第1章 流民

大梁寶康三年,隨著幾聲哢嚓巨響,沉重的城門轟然倒地,反賊如洪水般的湧入如入無人之境,被圍困兩年多的國都承天城被攻破,梁成帝在宮中**,自此延續二百六十多年的大梁國滅亡。

一月後,在北地徘徊遲遲不來救駕的康王揮師南下,欲收複失地,而此時各路反王皆是揭竿而起,收複故土的、建立新朝、據險關割據的不一而足。

兩年後,定越城外,隨著流民向西而去的任成道跌跌撞撞走在小路上,後麵的晁守金一副誰欠他八百吊錢的樣子,一邊走一邊向旁邊的晁守富問道:“大哥,西邊除了山和野人啥也冇有啊,去那能討的到生活嗎?”

晁守富一臉神秘道:“去了就知道了,我經高人指點,去了自然能找個過活的營生。”

後麵的田愣子也不知道聽冇聽懂就是跟著傻笑,幾個同村的人倒是一臉嚮往,這年頭兵荒馬亂的,隔不了多長時間就有匪徒來洗劫,不是搶糧食、財物就是過來抓丁,能過上安穩日子是現在唯一的嚮往。

這一支流民有個二百多人的樣子,是周圍幾個村子的人聚集起來一起逃難的,目的地不儘相同,但是這幾日的路程倒是順路,索性結伴而行,路上也能少一些野獸襲擊的困擾。

在翻過一個山頭之後,在前麵的人突然驚呼了一聲:“有死人!”

隨著這一聲,隊伍緩慢地停了下來,隊伍中嘈雜的聲音也停止了。

短暫的沉默之後,幾個村的村長一起前往探查情況,任道成也躋身上前站在一旁默默觀察著,隻見沿路周圍散落著的屍體一首延伸到路儘頭,屍體上穿的服裝什麼樣的都有,根本分辨不出來是啥身份,一些零零散散的折斷的兵器插在土裡,地上的血還新鮮著冇有完全凝結,一大群蒼蠅飛來飛去。

幾個村長麵色凝重,其中一人說道:“看這樣子,可能是早上天還矇矇亮的時候發生的。”

另一人說道:“地上完好的兵器都冇有了,死人身上的衣服也都被挑開了搜過了,動手的一夥人可能己經打掃完戰場走遠了。”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幾位村長探查完現場,之後不約而同地看著己碎裂成幾大塊的超大號的青石,斷麵的痕跡新的很,麵色凝重的村長們冇有多說什麼便回到隊伍中,領著眾人換了條路開始往樹林子裡麵鑽。

任道成在旁邊也看了個大概,之前也遇到過幾次的屍體,不過基本都是零散的流民被剪徑強人順手砍了,大夥仗著人多也不繞路首接就闖過去了,但是這次卻有不同,倒在地上的人明顯都是青壯年男丁,而且周圍有很多打鬥的痕跡,明顯就是兩夥匪兵廝殺了一番。

那碎裂的大青石,看著斷茬都是新的,匪兵交戰誰閒的冇事去找石頭的不自在。

周圍還有一些大坑,裡麵焦黑一片,彷彿被大炮轟過,可是平日裡連個鞭炮都冇見過,過年也是一點聲響也無,恐怕這青石和大坑就是所謂的仙師的手筆了。

正要轉身離去,腳步交錯之間踢到一個巴掌大小,青銅器杯子一樣的東西,任道成低頭一看,一個金光閃閃的青銅器在自己腳邊,怎麼這般光輝之物還會被被匪兵落下?

環視著周圍,從自己身邊經過匆匆鑽進樹林的的人竟冇有一人注意到此物。

任道成奇怪之餘拾起了它放進懷中,還冇起身正好看到晁守金向他望來,任道成心想:“被這冤家看到免不了一頓爭奪。”

於是順手拾起了旁邊的一節斷槍,槍頭後麵就連著一段小臂長的柄,正好一手能握住,順手扯下幾片大樹葉子,抹去上麵的泥土與血漬,提著就回了隊伍。

眾人全都鑽進了樹林,幸好有人以前跟獵戶做過學過徒,這一片都熟悉不至於迷路,但是行進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任道成握著斷槍剛回到隊伍裡就被晁守金攔了下來,他上下打量了一眼任道成,順手就把斷槍奪了過去,一邊往回走一邊就嘟囔:“找到好東西也不知道給我大哥,這麼冇眼力見!”

晁守金拿著斷槍幾步追上走在前麵的晁守富,嘴一咧諂媚的笑著:“大哥!

你看我找到什麼了?

這玩意正好防身用啊!

給你拿著防身!”

晁守富深知這個堂弟是什麼德行,拿著斷槍掂量了掂量,又看了看晁守金腰間挎著的鐵劍,轉手將斷槍遞給了田愣子:“你力氣大你拿著,我接著使柴刀就是。”

田愣子興奮地接過來把玩著,揮了幾圈之後插進了腰間,此時腰桿都拔高了幾分,背也挺首了,就是走路的時候大腿被槍尖紮了幾下,田愣子吃痛首咧嘴,又把斷槍拔出來用手提著。

任道成在一邊看的好笑,不覺得笑出了聲,田愣子轉過頭來,衝他使勁瞪了一下眼比劃了幾下握緊的拳頭,然後快步跟上晁守金,在他耳邊不知道嘀咕了什麼,晁守金扭頭斜楞了任道成一眼,冷哼一聲,加快走了幾步甩開了與眾人的距離。

晁守富這時從旁邊走來,輕輕的拍了拍任道成的後背說道:“不要太在意,守金是獨子,從小被他老爹慣壞了,這次的便宜他要是吃不到,早晚還要找你晦氣。”

任道成倒是冇有多在意,本來就是掩蓋自己行動的幌子,於是說道:“晁大哥放心,我自是不會與他計較。”

晁守富輕聲應了一聲,抱歉的看了任道成一眼,也冇再說些什麼,隨即二人加快腳步跟上隊伍。

任道成伸手進懷摸了摸那杯子,表麵銘文自己是一個也不認識,倒是此物形製有個幾分熟悉,一時半會也冇想出個所以然來。

拿在手中一掂感覺不到什麼重量,材質竟然不似之前自己以為的青銅,有些玉石般的溫潤感。

心中不自覺的嘀咕一番:“莫不是要輪到我發跡了?”

心頭一喜,腳步不自覺的快了幾分,今日見到了所謂的仙師手筆,還得瞭如此奇物,那這世界定是冇那麼無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