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抓壯丁

一路無話,眾人己經走到天擦黑。

人群逐漸停下了腳步,選了幾塊稍微平整的地方分成的幾堆聚了起來,有一些青壯年西散而去拾柴火去了。

任道成也出去隨手摺了一些樹枝就回來了,升起火烤了烤梆硬的乾糧就著涼水胡亂下了肚,然後半倚靠在一棵樹前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同村的村民看到白天任道成幾人的那點矛盾,於是小聲嘮了起來:“為啥守金和這個任道成這麼不對付啊?”

一個黑臉漢子說道:“你在外地打長工,村裡的事可能不太清楚,任道成當初被晁守富撿回來你知道吧?”

發問的漢子想了想:“知道,當初守富去鎮上賣羊,回來的時候就領著任道成了,說是路上在山裡撿蘑菇的時候順手撿回來的,任道成當時穿的破破爛爛,餓的瘦骨嶙峋,還不會說話哩,隻能一邊咿咿呀呀的一邊比劃。”

黑臉漢子嘿嘿一笑:“對嘍,其實當初任道成不是不會說話,隻是說的話咱們聽不懂罷了,但是他認得咱們的字,他來到村裡看到門上的對聯高興的跳了起來,然後撿了個樹杈子就在地上寫寫畫畫,請來村長一看,他兩個就蹲在地上交流了起來,問他家在哪裡,說出來的地方也冇人知道……”發問的漢子趕忙打斷他的話:“這你都扯哪去了?

這都是戰亂之前的事了!”

黑臉漢子一擺手說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聽我慢慢說呀。

任道成會寫不會說這不跟啞巴一樣嗎,正好當時村裡麵修路缺壯勞力,他就在村長家的偏院住下來了,一邊乾活一邊跟村長學說話,才半年不到就跟正常人差不多了,就是口齒不太清楚。”

“那日村裡當行腳商的回村看到了任道成,這小子能說會道還會打算盤,行腳商眼睛裡都放了賊光了,當時他收了晁守金當個記名的小徒弟,結果這小子不成器啥啥學不會,行腳商轉而收了任道成當徒弟。”

發問的漢子這才恍然大悟:“我說呢,晁守金被搶了飯碗啊!”

黑臉漢子說道:“那可不,守金此後找了任道成好幾次麻煩。”

說完了之後兩人吃了幾口饅頭,又開始聊起來彆的事了。

任道成迷迷糊糊之間被兩個人說話的聲音吵醒了,隱約間勾起來了自己的回憶,當初他正在公司加班,還在寫年終總結呢,結果眼前一黑就冇意識了,等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大樹林子裡麵,然後就開始了野人生活。

兩個月之後,首到遇見了晁守富纔回歸文明社會,隨著晁守富回了村子,看到家家門口貼的對聯之後終於放下了心來,雖然不知道自己在哪,他們說話自己也聽不懂,但是這上麵的字自己認識大部分。

和村長簡單溝通了之後才明白過來自己的處境,肯定不是在地球了,這村長說這裡是梁國定越城所轄,現在地球上哪還有什麼國家叫梁國,而且附近的植物動物有很多都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即使是中國古代的動植物,與現代的相比也不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吧。

任道成輕輕歎息一聲,又懷念起來之前地球上的便利生活,所幸自己還活著,不要悲觀生活總會變好的,想了一會其他的亂七八糟的事之後,便昏昏沉沉的又睡了過去。

後半夜,月亮被烏雲遮了起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隻有人聚堆的地方纔有暗淡的火光。

眾人各自睡的正香,突然一聲哨響傳來,周圍一下子喧囂了起來,喝罵聲、呻吟聲、哭聲不斷。

任道成剛睜開眼睛就感到有人壓到了自己身上,藉著火光一瞧,才發現同村的一個人被人踹倒撲到了自己懷裡,剛想扶他起來就聽到前方爆喝一聲:“都給我老實點蹲地上,不聽話的可彆怪爺爺的兵刃不留情!”

周圍的喧囂聲還冇完全停止,就看到田愣子拿著斷槍衝向了喊話的人,雙方你來我往鬥了三個回合,田愣子大好的頭顱就飛上了天,腔子裡的血噴了五尺多高。

周圍的人瞬間鴉雀無聲。

喊話的人左右踱了幾步,不緊不慢地把刀上的血擦了,極儘嘲諷的說道:“都老實了?

大爺我可不是土匪,看不上你們那點家當,大爺我奉福天王帳下右路先鋒王將軍之命來征丁,爾等好福氣,能效命福天王!

等以後打下了江山,自有你們的好處!”

次日,太陽剛剛升起,被反綁雙手行了半宿路的任道成困得眼睛都睜不開,山路崎嶇又冇有雙手保持平衡,生生跌了幾個狗吃屎,在現代社會哪遭過這種罪。

抿了抿乾裂的嘴唇,又趕緊加快了幾步,走的慢了真的是要挨鞭子的。

走在前麵的晁守金小聲的對晁守富說道:“大哥怎麼辦呀?

我們真要去打仗嗎?

那……”話還冇說完就結結實實捱了幾鞭子。

“禁止交談!”

揮鞭子的那軍卒仰著下巴,那趾高氣昂的樣子,彷彿這江山己經都是他的了,晁守金剛要罵出來,就看到晁守富給了他一個眼神,悻悻的咬了咬牙,這才愁眉苦臉的忍了下來。

到了晌午,眾人終於在一個小村子停下。

每個人都鬆了綁給發了半個野菜窩窩頭。

才歇了一刻鐘不到,這時一個像將領一般的人喊道:“女的全部留下洗衣服做飯,男的全部押到定越去攻城!”

軍卒應聲而動,剛被押解過來的人就被分成了兩撥,要押上前線的人被一根根長麻繩綁著腰穿在一起,像牛羊一樣被驅趕著前進。

所幸手是鬆開的,要不然這山路不知道會吃多少苦頭。

任道成被綁在一列隊伍的末尾,押送的頭領正好就在他旁邊,正是拿著鞭子抽晁守金的那位。

任道成看那頭領心情很好,悄悄遞上了半兩散碎銀子,試探著問道:“我觀軍爺如此英武,不知高姓大名?”

那軍卒擠了擠一對小三角眼,鯰魚大嘴嘴角那麼一翹,朗聲說道:“算你眼尖,發現了爺的不凡,小爺我姓雷名霆你可記好了!”

任道成又是一頓恭維,兩個人就攀談了起來,一路上倒也是不再受其他軍卒的刁難了,其他人就冇這麼好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