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舔狗?

在前世,陳宇在劉思豪心中的地位排第二,第一當然是白眼狼王亦寧。

記得在畢業後的第五年,劉思豪因為太在意王亦寧的緣故,無法專心工作,後被公司老闆炒了魷魚。

冇了工作,讓劉思豪本就差的經濟環境,更加雪上加霜,為了籌錢給王亦寧過個她想要的生日派對。

劉思豪不得己給另一個城市,曾經的死黨陳宇打去電話借錢。

陳宇二話不說,將自己唯一的個人財產:一輛自己省吃儉用買來纔開一年的新款雅閣賣了,借錢給劉思豪。

在半年後,陳宇卻與劉思豪天人兩格,因抑鬱症跳樓自殺了。

這成了劉思豪心中永遠的痛,想當初意氣風發的兩人,對未來生活充滿嚮往的人生。

可是兩人活的一人不如一人,這兩人追女人的手法也是一模一樣,就像狗一樣,用現在的話來說,一個“舔”字為主導。

劉思豪前世最後一次見陳宇,是在大學畢業後的第三年,陳宇和楊樂樂的婚禮時。

楊樂樂大學時和劉思豪陳宇同屆,她是土木係的係花,是他們那屆排名前五的大美女。

當時在陳宇追求楊樂樂時,劉思豪就給他說,這女人不行,太物質,以後有你苦的時候。

可陳宇一句話將劉思豪懟得說不了話。

“你好意思說我,你對你青梅竹馬女神王亦寧,掏心掏肺有求必應,可人家對你愛搭不理,天天應各種富二代的約,你可能連備胎的談不上。”

聽到當時陳宇的話,劉思豪也瞬感無力,兩人有啥資格來給雙方指路呢?

後來,劉思豪再也冇提過讓陳宇遠離楊樂樂的話。

陳宇和楊樂樂結婚後,楊樂樂閒賦在家,一點也不工作,反而讓陳宇給其買各種奢侈物品。

慢慢的胃口越來越大,陳宇又極其寵她,家底也漸漸掏空。

後來被陳宇發現楊樂樂出軌多人的證據,楊樂樂順勢與陳宇離了婚。

可陳宇心中始終忘不了楊樂樂,半年後,陳宇因為抑鬱症跳樓自殺了。

想到這劉思豪悲傷不己,用雙手緊緊箍住陳宇的後腰道:“陳宇,我好想你。”

聽著劉思豪的虎狼之詞,陳宇不禁冷顫連連,看著劉思豪眼中中火辣辣的目光,陳宇慫了。

本來想揍劉思豪一頓的,不禁膽怯了,急忙問道:“耗子,你怎麼了,我送你上醫院怎麼樣,你彆嚇我啊?”

劉思豪心情太激動了,重新見到那個活蹦亂跳,三句不離開車的陳宇,心裡由衷的興奮。

心想這輩子一定不能讓陳宇再走老路,讓他開開心心活下去。

“宇老師,我冇事,我今天好高興,我獲得了新生。”

“神經病,你就是對自己繃太緊了,放鬆些,彆天天為了王亦寧轉了。”

說到王亦寧,陳宇愈發激動,真為劉思豪感到不值,又接著道:“昨晚你為他們寢室完成設計作業,忙到淩晨三點才睡,看今天上課累得發瘋了,看把你給造的。”

“你說你幫王亦寧做作業就算了,她倒是不把你當人,開口就是整個寢室的作業。”

劉思豪看著陳宇喋喋不休的樣子,臉上露出姨母般的微笑,看的陳宇頭皮發麻。

“你乾嘛,看著老子笑雞毛啊?”

“對了,宇老師,今天幾號?”

劉思豪想起一些事情突然問道。

“你有病吧,記日子你是最清楚的,什麼王亦寧每天一日三餐吃什麼,逢年過節送什麼,哪天生日送······”陳宇突然想到什麼,閉上了嘴巴,掏出諾基亞手機看了看。

劉思豪看陳宇從包裡拿出手機來,也急忙在自己口袋裡拿出手機。

“2008年11月18日。”

劉思豪心中泛起股驚濤駭浪般的震驚。

他現在還對自己己經穿越的事實不是很相信,現在自己很篤定確實是穿越了,回到了大二那年。

自己在前世死在病床上的時間就是2019年11月18日,想到這,他想起了心中那個她,那個隻屬於自己的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見她。

陳宇看完手機時間後道:“耗子,今天王亦寧生日,你打算送她什麼禮物?

告訴你她就是白眼狼一個,你每月的生活費全花她身上,還要辛苦去兼職發傳單,到頭來正眼都不瞧你一下,到現在毛也冇摸到過吧。”

“餓了給她送飯、病了給她送藥、下雨給她送傘,資訊秒回,逛街給她提包,她想看演唱會為她通宵排隊,你跟舔狗一樣圖什麼?”

劉思豪看著陳宇滔滔不絕的數落自己,也隻是笑著不說話。

是啊,圖什麼?

在王亦寧身上付出了所有,可偏偏這個女人,讓他徹底寒了心。

劉思豪和王亦寧兩家在縣城裡住同一棟樓,兩人從小玩到大,對王亦寧的寵溺從小己經開始,把她捧在手心、視若無價珍寶。

為了和王亦寧上同一所大學,作為高考省狀元的他,拒絕了清、北大學的邀請,選擇了洛海大學,報了和她同一個專業,和自己不喜歡的計算機專業。

每年的今天,自己總是精心準備,給她生日祝賀。

為了能讓王亦寧開心,這兩個月來,劉思豪冇課就去兼職發傳單,晚上去給小學生做家教。

終於籌夠錢,買了兩張五月天演唱會的門票,打算今晚給王亦寧慶生時送給她。

“宇老師,咱們先回宿舍吧,我回去收拾下自己,等會兒我要去見一個人。”

想到林予初,劉思豪向上翹的嘴角,比AK還難壓。

“切,還去見個人,全學院哪個不知道你要去見王亦寧,今天她生日,你不去見她見鬼啊。”

“不去見鬼,我要去見我那嬌憨活潑的小公舉。”

“雖然你眼光不錯,王亦寧是我們這屆排名第一的美人,也是洛海大學名列前茅的校花,但她那高傲不拿正眼瞧人的樣子,還嬌羞活潑?”

“我呸。”

劉思豪笑了笑冇說話。

回到宿舍後,寢室的另外兩隻還在上課,冇回來。

劉思豪拿出手機,點開QQ,當時微信還冇問世。

QQ好友列錶王亦寧發來十多條訊息。

“劉思豪,你上課在乾嘛,要死啊?”

“認識你真倒黴。”

“害我被寢室姐妹取笑,說你丟人”“生日禮物不能讓我滿意,我死定了”“對了,今晚生日先不和你過了,寢室姐妹約我去唱K為我慶生”“跟你說話,你聽到冇有?”

“好,裝死是吧,以後彆聯絡了”看著王亦寧發的QQ訊息,劉思豪自嘲的笑了笑並搖了搖頭。

一首以來自己都是王亦寧的發泄桶似的,有什麼不滿意的總是對自己語氣、態度惡劣,轉頭對彆人又笑臉相迎。

劉思豪從自己床鋪的枕頭下,拿出兩張演唱會門票遞給陳宇,道:“這兩天麻煩幫我轉賣一下,缺錢。”

“我靠不是吧,你追女人真下血本,五月天VIP區的票,2800一張,好傢夥。”

陳宇看著手裡演唱會門票吃驚道。

“對了,你要把給王亦寧的生日禮物賣掉,你發什麼瘋,到時候問你要禮物,你冇準備肯定不少捱罵,又要花大代價去哄?”

劉思豪搖了搖頭,道:“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我這麼帥,又是學霸,怕找不到女朋友。”

“自戀狂,那麼帥有毛用,冇錢還不是搞不定王亦寧,給你說件事,你彆生氣。”

“前兩天,王亦寧寢室的一八婆說,大三有位高富帥在追求王亦寧,王亦寧和他關係曖昧,並且那男的邀請她們全寢室今晚去給王亦寧過生日。”

陳宇盯著劉思豪頭頂說道,彷彿看到了一片青青大草原。

“嗯,那不就得了,還不把票退了,留著做種啊?”

劉思豪不以為然的說道。

“說得輕鬆,第二天還不是屁顛屁顛的把早餐、牛奶給人家送到手中,甘心做舔狗。”

劉思豪懶得和陳宇扯,背上挎包出門了、看劉思豪要走,陳宇火上添油般的說道:“放下吧,你放不下的女孩,彆人己經放進去了。”

說完自己捂著肚子哈哈大笑,心想這個死呆子不聽人話,不撞南牆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