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蘿蔔清燉牛腩

兩人在網吧裡通宵玩到早上六點,有點挨不住了的兩人決定離開網吧,吃完早餐回宿舍睡覺。

隨便找了一家麪館,林予初要了一碗大碗牛肉麪,而劉思豪隻點了一個小碗的。

看著萌妹子在自己麵前狼吞虎嚥得,劉思豪放下筷子靜靜地看著她,心想真能吃。

“你看我乾啥,是不是我吃相嚇到你了,我是不是太能吃了?”

“冇事吃吧,你還在長身體,你身體亟需大量營養,以後我養得起,放心吃。”

劉思豪玩味的說道。

“切,有你這句話就夠了,老孃以後吃窮你。”

林予初也完全不顧劉思豪的玩笑話說道。

“你都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又是上通宵,又一起吃飯,不怕我不懷好意嗎?”

此刻劉思豪似乎覺得兩人之間走得太近了一點。

林予初喝完碗裡的湯汁,打了一個舒爽得飽嗝,白了劉思豪一眼,放下大碗說道:“一看你就是有賊心冇賊膽的壞人,我纔不管你叫什麼,以後就叫你大壞蛋。”

劉思豪抽出一張紙巾,寵溺的給她擦點嘴角的殘渣後說道:“我叫劉思豪,很高興認識你,你叫什麼名字啊?”

聽到劉思豪的問話,林予初起身走到他麵前,抬起右腳狠狠地跺在劉思豪的腳背上。

“讓你欺負我,你難道不知道我叫什麼?”

本來痛的齜牙咧嘴的劉思豪,聽見林予初的話,背脊發涼,隻覺得莫名奇妙,心想:“為什麼她知道我認識她?

難道她會第六感技能?”

劉思豪冇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糾結,兩人並肩朝校園走去。

將林予初送她女生宿舍樓下,劉思豪掏出手機,兩人互相存了電話號碼,昨晚打遊戲時,兩人己加上了QQ好友。

臨走時,劉思豪對林予初說道:“以後有急事給我打電話,彆在風風火火,冒冒失失,將自己置顧於危險之中。”

林予初白了劉思豪一眼道:“囉嗦,跟我家老頭一樣,碎覺、乏了。”

說完轉身朝宿舍樓跑去。

看著林予初跳脫的背影,劉思豪喃喃道:“美······”在回男生宿舍的路上,劉思豪接到他媽媽打來的電話。

“兒子,這月的生活費緩幾天給你,你爸爸他們還冇發工資,我的店鋪也不景氣。”

“冇事,媽你們不用擔心我,我有錢用,我在這邊平時有兼職掙錢的。”

“那就好,你和亦寧還好吧?”

“對了媽,你給爸說一聲,我不打追求王亦寧了,你們以後對她家彆再唯唯諾諾了,看著她爸媽對您們趾高氣昂的樣子就來氣。”

電話那頭的劉母聽到這訊息頓了頓,在她心中劉思豪決定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當初說要追求王亦寧,怎麼勸說都不聽,為了她放棄清、北邀請。

結果被王家吃定了一樣,原本兩家的家庭條件就差不多,反而劉家還要好過於王家,自從自家小孩開始追求王家姑娘後,王家那兩夫妻開始裝上了,自家無論做什麼都要指手畫腳。

“兒子,你說真的嗎?

是不是你倆又吵架了,在說氣話。”

劉母非常清楚自己兒子的尿性。

“媽,我是認真的,我認識了一個比王亦寧還優秀的女孩,她對我真心實意,不用我再去刻意討好,這樣真好,以前的我太累。”

“好吧,隨你吧,希望這是你想通了說得話,掛了我去忙了。”

說完劉母便掛了電話。

劉思豪陷入沉思之中,前世的2009年元旦前,父親因公司倒閉被解雇而失業,母親的餐館也因為經濟不景氣而閉店。

後來父親為了維持家庭生活,去開出租車,不久便因車禍致殘從此躺在病床上,兩年後撒手人寰。

母親也因長期操勞過度,在2015年因心肌梗死而離世。

而自己從未關心過父母,冇有儘到做子女的義務。

這一世堅決要避免這種事情發生,不能子欲養而親不在,非常的讓人難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了。

回到寢室,三個室友還在呼呼大睡,為了避免打擾到他們,劉思豪簡單的洗漱後便躺上了床,通宵一夜實在是太累了。

劉思豪反覆思索著應該做點什麼搞錢,頭腦思緒萬千,卻抓不住重點,現在要做的不僅僅是守護林予初,而掙錢改變現狀纔是最重要的。

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劉思豪難抵睡意襲來,沉沉的昏睡了過去。

此時,女生寢室裡。

王亦寧怔怔的拿著手機,看著與劉思豪的QQ聊天記錄,從昨天開始到現在自己給他發了幾十條,他一條也不回,從未有過的失落感油然而發。

似乎自己真做錯了,不應該當著他的麵接受彆的男人的禮物,估計他是真生氣了。

“亦寧,你想清楚了冇有,成少可是對你很有誠意的哦,像你這樣既收了人家貴重的禮物,一邊又和老情人拉拉扯扯,藕斷絲連的,人家成少可是會有意見的哦?”

狗頭軍師汪霞看王亦寧道。

“小汪,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劉思豪己經一整天冇有理我了,這個點他應該給我發資訊叫我去拿早餐了。”

“亦寧,這我就要說你了,穩住你高傲的態度,反正我不信劉思豪能端得住,以前你隻要一天不理他,他就會來找你求原諒,相信我不出一天他就會出現在你麵前。”

聽著汪霞的開導,王亦寧的心情也變得稍許輕鬆起來。

“成少中午約我去食堂吃飯,小汪你說我穿什麼衣服去?”

心情變好的王亦寧心中的想法又活絡了起來,瞬間把劉思豪又趕出了自己的內心。

“我的大美女,你穿啥都成少迷得神魂顛倒,對你可真大方,出手就是3萬多的香奈兒新款包包。”

想到這裡,王亦寧覺得侯成似乎是不錯的選擇。

男生宿舍,劉思豪被陳宇從床上搖醒,看著眼前的陳宇,劉思豪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笑咪咪的看向他。

陳宇見到劉思豪這極其曖昧的蜜汁笑容,心中很是不得勁,開口罵道:“你有毛病吧,再這樣對我笑,我揍你。”

“幾點了?”

劉思豪收起笑容問道。

“12點了,昨晚乾嘛去了?

獨自去江邊喝悶酒了?

我可是聽說昨晚王亦寧把你踢開,和約會高富帥去了。”

陳宇滿臉八卦道。

劉思豪不以為意的說:“她和誰約會關我啥事,我昨晚陪我的小公主去大風車網吧,通宵玩遊戲去了。”

陳宇白了他一眼,說道:“指不定在網吧裡大哭了一夜,自己心愛的女人被彆人嘿咻,哈哈哈。”

“對了,你讓我辦的事情妥了。”

說著陳宇從包裡掏出一遝錢遞給劉思豪。

“昨天你出門後,我把轉讓演唱會門票的訊息發在了學校貼吧裡,三分鐘不到就有人私信我,願意出6000元買下,當晚就有人來寢室交易。”

看著陳宇遞過來的錢,出乎劉思豪的意料,本以為會虧本出手,冇想到還賺了。

接過錢,劉思豪抽出500遞給陳宇,陳宇急忙轉身離開表示拒絕。

見陳宇不肯收錢,便請陳宇去學校食堂搓一頓。

“對了,我再叫一個人,看她去不去。”

劉思豪想到林予初睡一上午,肯定餓了,便掏出手機準備給她發訊息。

“誰啊,王亦寧?

她會願意同你去吃飯?

一般都是你送到她門口的。”

“不是,我的小公主。”

說著便給林予初發去QQ訊息。

“小野貓,睡醒了冇,起床吃午飯了。”

過了十多秒,見對方冇有回覆自己,劉思豪準備打電話過去。

“剛起床,大壞蛋準備請我吃什麼?”

“去學校食堂吧,請你去吃二樓的蘿蔔清燉牛腩。”

想著前世這妹子最愛的就是這道菜。

“好啊,好啊,等我十分鐘我就到。”

感受著手機螢幕對麵的高興心情就快溢位螢幕了。

“那行,我在食堂樓下黃角樹下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