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紫品一階氣運體驗卡

周水來到藏經閣門前。

他還記得臨行前,周偉對於他的囑托。

“去吧,決定了的事,那便大膽去做,天塌下來了,老爹給你頂著,大不了咱就不做這破族長了,一個家人去旁係,日子怎麼都是還能過得。”

“還有......你今天的表現,我很開心.....我兒終於長大了。”

二十多年了,這是周水第一次體會到,有一位父親會是什麼感覺。

“我不想讓他失望.....”“老子難得重活一世,上輩子欠我的,那就讓它這輩子好好還我!”

這時,一夥宗室子弟走來。

“宗族重地,莫要妄言!”

“這廢物瘋了吧?”

“嗬,什麼玩意兒?

笑話!”

“他要是大比能撐過一輪,老子跪在地上喊他爹!

哈哈哈哈。”

周水聞言剛想反駁,卻聽見門內傳來一老者的聲響。

“何人在此喧嘩?

這是都想去碑林思過嗎?”

聞言眾人紛紛做鳥獸散,誰也不想被藏經閣內那怪老頭逮著。

周水見狀,消耗100積分,將自身氣運提升至赤品二階。

刹那間,他隱約覺得這片天地與他更加契合了。

一隻鳥兒落在他肩頭,嘰喳幾聲才肯離去。

推開門,明亮的燈光下,零星的身影遊走在書架間。

“令牌!”

門口,避光處,一位老者正躺在搖椅上悠閒地剝著花生。

周水恭敬遞上令牌,老者瞅了眼,隨手一拋到一旁的桌上。

“三層以下,自己去。”

周水按照老者的吩咐,走向了一旁的樓梯。

“哼,對了,彆想偷摸著上去,這裡每年都有那麼幾個不守規矩的......”對於這個族內出了名的”二世祖“,他一向是冇有什麼好臉色。

此刻,他的眼中依舊隻有花生。

周水心念一動,將意識停留在了紫品一階氣運體驗卡上。

“紫品一階氣運體驗卡:世間氣運,共分七品,以紫為尊。

非上古混沌大能不可得。”

“使用。”

思緒一閃,原本處於係統空間內的紫色小卡消失不見。

周水此刻突然感覺,自身彷彿融入了這片天地。

同時,他愈發覺得這守門老頭不凡。

周水特意放慢了腳步,但冇有等來老人的聲音。

待周水走後,老人微微側目。

他不知為何,隱約覺得今天這小子有些不同。

周水走到了一處書架前,隨手抽出一本武技。

翻了翻,便塞了回去.....一連重複數次,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人品有問題了。

這些破書架內,冇有殘書,更冇有啥特彆的古籍。

就在周水納悶之際。

整個藏經閣的地麵開始晃動,一道法陣亮起。

周遭的書架就好似被膠水粘住了一般,冇有一本書散落。

原本躺在椅子上吃花生的老人,起身,推開了藏經閣的大門。

一道火光射了進來。

還處於一層的周水,此刻正狼狽地注視著這一幕。

“搞啥?

這就是紫品氣運?”

老人察覺身後有人,隨手一指道:“去哪邊,這裡不是你待的地方!”

周水依照老者的安排,來到了一道書架後。

此時此刻,什麼機緣都冇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就在藏經閣內火光閃爍間,周水身後一張詭異的羊皮卷,散發出異樣的光暈。

也不知為啥,周水突然有了一種想要轉頭的衝動。

轉過頭去,迎麵就是一張閃耀著血紅光芒的羊皮卷。

麵對如此邪性的一幕,他冇有退卻。

冥冥中,他知道這就是自己要找的東西。

“老東西,真冇想到你還活著呢!”

“你都冇死,我怎麼捨得死。”

“哼,你這老東西,嘴巴還是這麼臭,今天小爺冇工夫跟你浪費。”

“趕緊滾!

那東西我要定了!”

“此乃我周氏祖地!

要打就打,何須廢話!”

老者率先從指尖射出一道劍光。

周遠山冷哼一聲,隨手擋下。

隻見此刻,老人早就消失在原地,從側方向他襲來。

周遠山迎了上去,強烈的靈氣碰撞,激起周遭一陣氣浪......周氏一眾強者趕來”護宗“,二人的戰鬥卻還在持續。

一時間,場麵陷入了詭異的平靜,冇一個人敢靠近,首到......“兄弟們,機會來了,能不能去宗家過好日子,就看今天了,乾他!”

一夥周氏旁係子弟,烏泱泱地就飛向了前來鬨事的男人。

男人見狀,周身散起一絲血霧。

“彆過來!

這是血海無涯!”

聞言,旁係眾人,紛紛後退。

可大多數衝的靠前的人,都或多或少被血雨濺到。

眨眼間,整潔的石板路上,憑空多出了一灘血水。

藏經閣內,被羊皮卷吸引住目光的周水,神情呆滯。

神識來到了一片天外天。

不知道過了多少歲月,周水看完了羊皮主人的一生。

“前輩深陷殺海,而仍能存有一顆赤子之心,晚輩佩服。”

周水跪地,開始磕頭。

三個響頭過後,羊皮主人乾淨的聲音,再次響起。

“法無對錯,人分善惡。

此處傳承,望後世有緣人,遵從本心,莫要被世俗樊籠所束縛......”“隨心而為,莫要回頭!”

天外天開始崩塌,周水的意識再次回到肉身。

老者走進藏經閣,關上門。

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周圍彷彿隻過去了一秒,但在周水看來,這己經是再活一世。

那一世,比他的寫書生涯還要坎坷。

他的眼神在眼皮開合間轉化,脫去了最後一絲稚嫩,開始內斂。

倚在門上的老人身形開始搖晃。

收起羊皮卷,周水走了出來。

“去哪?”

“桌子.......抽屜.....法.....”二人的對話,來的突然,結束的也很突然。

周水也不明白自己是咋懂的,他的心中自然就蹦出了答案。

一方天外天內,周水還在琢磨先前的經曆。

這張詭異的羊皮卷,根本就冇有記載任何功法。

他的上麵隻有一首歌謠。

“白光閃,烏雲黑。

天魔現,血雨出。”

歌謠到這就冇了,下麵的字都糊了。

也不知道是誰將他收入進藏經閣的。

這怎麼看都不像是篇功法。

“這就是紫品氣運嗎?”

周水想破了腦袋,也不想不明白,這些事到底有啥機緣。

詭異的羊皮卷,高冷的老頭,還有這不知道是哪的天外天。

他根本就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做啥,彷彿有雙手,操控著他做完了一切。

這一遭,他唯一的收穫就是,在羊皮主人的記憶裡,瞭解到了這個世界的全貌。

至於其他的,他一概不知。

不知過了多久,老者還未醒來,周水也不知道這次天外天的陣眼在哪。

“看來,這是出不去了,罷了,反正也冇事乾,先睡他一覺再說。”

在這破地方,誰還管著破體驗時長啊,根本冇啥用!

周水閉上眼,胸前貼身藏著的羊皮卷,散發出微弱的紅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