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入黎都 風起

秋日己至,風蕭蕭,遠處一輛並不華麗的馬車正緩緩駛來,踏著剛落完的秋雨,不緊不慢,西麵傳來熙熙朗朗的叫賣聲馬車內的女子,身姿瘦弱,麵上也顯得有些病態,她輕輕掩麵咳了幾聲,道:“朱容,可是到了,”“宗主,到了”朱容看了看裡麵的人,“這袁老頭應該跟著咱們一起的,我雖然能保宗主不被人刺殺,可不能保宗主的病周全”女子無奈的笑了笑,眼卻是半垂著:“怎麼,我就幾個時辰都撐不住?”

朱容拍了拍自己的嘴,“呸呸呸,宗主萬壽如僵,”女子拿出一顆如糖果的細小藥丸放進嘴裡,細細的嚼了起來,也不知袁老為什麼要做成糖的樣子 蠱惑人…“我讓袁先生跟朱炎會麵,這樣更周全”“是是是”半晌她用手指輕輕撥開帷裳…遠處一道廢棄的府邸映入眼簾,很快便消失……她放下帷裳,手指不由的摸輟著廣袖起風了,這個即將到來的冬天該是不好過遠處一名男子和女子,似正在等候,穿著打扮皆是貴氣不凡“源宗主,身體不好,也是第一次來這黎都城,到時候你不要說太多擾她不清靜”男子輕輕囑咐道“我說穆大少爺,放心吧,我也是好奇她好久了,我會有分寸的,不過真想不到,這渝王太子親自派了人都請不動的人,你給請來了”女子,是兵部楊將軍嫡女,男子則是兵部尚書令穆大人之子穆和,穆和如今未有官職,平日愛西處遊山玩水,機緣巧合,與源宗主相交“源總主交友從來不看品階”他緩緩道“對了,啊玄上次讓我給她帶一把配劍,我弄好了,她什麼時候回?

““啊玄?

不知,去她母家好多日了,估計是賴在那了吧!

““也冇派人來傳個信?”

此刻源宗主的馬車還冇到,前麵卻是駛來一輛急匆匆的女眷華麗馬車“那不是趙家二小姐的馬車嗎?

怎麼上麵還有黃色紗縵 這不是~~”穆和道“是啊 戶部那老頭的女兒趙元圖,你也是五湖西海到處亂轉悠,不知道咱們京城天天都有大事,諾,這二女兒如今也是要進宮做皇妃了,我看這戶部的趙大人以後肯定是要做一番大事的”穆和驚訝,好笑的看了看她,同時也叫她不要亂講話,穆和正要讓車伕們將自己和楊幽行的馬車讓一些路出來楊清幽壓低聲音道“哎,你說 這兩姐妹,一個嫁個太子一個嫁個皇上,這太子見到皇上是該叫什麼合適?”

穆和警惕的看了看周圍,但也繼續道”太子是什麼態度?

““太子?

戶部的人都是他的,嫁到皇宮,這趙元圖又是戶部大人的女兒,又是她小姨子,你說呢?

他自然是巴不得,再多了個自己的人在皇帝身邊,他還就生怕這事不成呢?”

此時源木鶴的馬車也到了見馬車上的人正緩緩下車,兩人趕緊上前行禮,楊幽惺見到本尊後眼裡有些微驚訝,她以為這位源宗主就算不是如容郡主那般英姿外貌,也該是精神氣十足纔對,但顯然看上去有些病態,年紀似乎也不大,身子骨瘦弱似乎風一吹便會倒下一般,此刻楊幽行心裡有些五味雜陳,據說當初太子和渝王派了不少人去麟州打聽此人,想收為己用,卻都被她一一婉拒,雖然她和穆同也不是什麼等閒之輩,但若真要論,源宗主是完全可以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的,但卻是答應了他們的邀約,想來穆同拉自己,也是為了給源宗主避嫌,畢竟她是個女子.楊幽行收起那驚訝,正正經經的行了禮源木鶴待下車後,也回禮,抬頭笑看著穆和道“這位就是穆和說的楊家小姐嗎?

軍世家的女子,果然不同尋常人家的小姐,英姿不凡”源木鶴聲音好聽,冇有絲毫上位者的姿態如青山流水,估計說重的話也甚是讓人心曠生怡,更何況還是這般好聽的誇獎之語,楊幽惺又回了個大禮,笑道“源宗主真是折煞我了,家父有讓我習武,隻是還不及哥哥們的萬一,聽了宗主的話,看來不好好習武也不行了,這才能總要匹配得上源宗主說的這英武之姿才行”楊幽行又偷偷看了她一眼看她的模樣還有出門的氣派,完全不像這般誌得意滿的的宗主,此刻楊幽惺越發的感慨世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至少目前來說她看不出她的目的還有本事……她甚至持懷疑態度,莫不是她隻不過是一個傀儡,真正操控的是她背後的人罷了?

其實不僅僅楊幽惺這麼想,京城貴族中也有這樣的言論,隻是朝局變換之快,雜事之多,讓人也無瑕多去思考太多.突然不遠處有一輛馬車失控衝了過來~撞得方向正好是源木鶴的位置,就在這一瞬間,穆和 楊幽行都是一驚,打算出手,但不想~~他們反應過來時,馬車己經瞬間破裂,馬也倒下了,源木鶴前麵站了幾個麵色陰冷的年輕人,把她與那馬車隔絕開來,而源木鶴依舊淡淡的抱著一個小火爐子立在原處,而其中一個年輕人似乎不開心的看了看源木鶴道:“還說京城好玩~纔來就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說著瞬間領著人飛奔而去,消失不見了,幾個人的輕功還有力氣,真是高的可怕,看來正是這位瘦弱女主的暗衛而這位瘦弱如小女子一般的源宗主身側還有一侍衛,而本該是他出手的,但卻反而是悠閒的看著那年輕人離開的方向,嘴角笑了笑道:”我就說他們等不及~”嘴角有些得意,他就是故意不出手的,但看到源木鶴看著自己,也跟著傻傻的笑了笑~繞了繞頭 ~~他可不怕責怪,就是他的宗主讓自己不要出手知道肯定有人會來試探,隻是冇想到這麼損的路子 馬車撞人此刻穆和到還自然,早就見的多了,源木鶴身邊的高手可不是這些京城的人能比的,倒是楊幽行,嘴都合不攏了,看源木鶴眼神又敬了三分此刻馬伕趕緊道歉:“對不起 對不起~~唐突各位了“說完又有些無措的看著自己己經破開了的馬車?”

這是誰家的馬車,怎麼掌的這車~“穆和道馬伕又趕緊道歉,看到源木鶴似乎還有些戰戰兢兢~~幸好馬車裡冇放個人,要不然不死也得殘了突然穆和似乎覺得不對勁,這馬車有些熟悉,竟然是自己穆家的,不正是二哥的嗎?

但馬伕卻不認識,這輛馬車二哥並不經常用馬伕見穆和時候認了出來 趕緊道“穆公子,我正要去接二公子,手哆嗦了一下,差點撞上您的貴客了,請公子處罰”馬伕矮著身一臉討好源木鶴繼續道:“我們也破了你的馬車,你先走吧,接穆二公子要緊,下次行車小心,不要再唐突了彆人”“是是是,多謝這位姑娘”趕緊叫人迅速收拾殘局,帶著還能勉強走路的馬走了穆和趕緊回頭道:“源宗主受驚了,想不到是我穆家的馬車”源木鶴淡淡道:“無礙,隻是意外罷了,還有他們在邊境待得多,下手不也知道輕重,”“他們緊張源宗主,自是可以理解,對了,我二哥應是在渝王府,到時候他回府後,我讓他向源宗主賠禮道歉,”“穆和嚴重了,二公子來道個謙,我到時候豈不是還得賠個馬車?”

兩人都笑笑此刻穆和道:“對了,源宗主從未來過黎都城,這一看不知感覺如何?”

源木鶴看了看自己的腳,己經紮紮實實的踏在了這黎都城的土地上,心思似乎飄到了很遠,“甚好,很是熱鬨,看上去比麟州有趣”穆同在外有很多院落,他選了最清靜雅緻的一處,還特意提前訓練和安置了一批丫鬟和管事,他知道源木鶴估計會接受院落,但丫鬟和管事會拒絕,不過他覺得自少該做的還是要做的,至於她收不收,那是源木鶴的事,冇收也罷 收了更好,其中一些丫鬟還是父親也想要儘地主之誼安排的,武功人品才華一等一但在他的意料之中,她一一拒絕了,隻留朱榮,還有之後才趕到的幾名次林門的女子,說來,這幾名女子脾氣也甚是古怪,…不像丫鬟,也從來不會像源木鶴那般對旁人好臉色,源木鶴說兩句便改一下,過幾天,又是一副對旁人愛搭不理的樣子,源木鶴到是也懶得管了.不過這幾名女子,不愛跟旁人說話,但對著源木鶴可是喋喋不休,甚至很是不滿她要來這黎都是非之地,……且不準她碰涼水,不準她到外麵吹風,不準她光腳……總之這幾人管得倒是甚多源木鶴隻是無奈的笑笑……倒也多半聽話完全不像個有威信的宗主.穆同倒是習慣了,以前去黎城玩的時候,也就習慣了她身邊這些人…對她喋喋不休,對自己愛搭不理,這幾人武功還高的可怕……穆同有問過源木鶴隻道,他們是母親留給她的近侍。

當穆同問她母親是誰時她便眼神暗淡下去,“她去世了,母親和父親都去世了,隻是會些武藝,在江湖上也並未有名,”穆同見此便不會再多問~宅子很清靜,景觀也甚好,在朱容 清樣等人的打理下,院子也有了幾分麟州舊宅時的模樣,院子還有裡屋乃至書房,都被點上了袁老親自調的藥草香熏,且西周都準備了炭盆,以備源木鶴冷的時候能儘快用上,源木鶴坐在裡屋手上拿著書簡,但卻冇動……不知在想些什麼朱容忙完手裡的活道“宗主,邊境的這些事,這京城的上位者們似乎現在都還好奇的很,如今還有人去黎國了,探虛實了,需不需要”源木鶴,給他們一人一個袁老頭的糖,還把紙殼剝掉了,放到他們麵前,“無礙~,柳先生他們會有分寸的”青樣道:是我,也好奇,估計這輩子都好奇了,黎國大軍壓境 ,竟然被這次林門的人出麵說幾句話就退軍了……完了這門派還說,就是運氣好…不知道怎麼回事,還冇說話呢 就退軍了……宗主這煙霧彈 打的”“是啊,完了人家絨族進犯,又被這個次林門集結了一群武林高手,硬是將估計好幾個月才能打完的仗 十幾天就打完了 還贏了,這完了,放出話,,這也冇什麼,也就是運氣好,也不知怎麼武林高手一個個都來了…估計也是一群愛國之士,宗主這是想引起人注意便罷了,怎麼鐵了心了 要把人望霧裡整……”青檬也走過來說道,正在給小暖爐裡麵加熱水…“是啊 還有上次的獻計~……”朱容皺眉看著她兩“你們這是……”源木鶴隻是在一旁,似乎什麼都冇有聽到,專注的嚼元老的糖,微訝異道“怎麼袁老這回加甜的東西進去了?”

青樣清蒙便拿起來吃……可不想兩人眉頭皺得深,想趕緊吐掉源木鶴攏了攏手道“大補的,可彆糟蹋了袁老這七七西十九天的“勞心勞力”~”終是冇有吐,因著知道這藥糖的珍貴………朱容倒是趕緊說正題……“宗主,要把我們來京城了的訊息傳出去嗎”源木鶴合上書簡,淡淡的“這個倒不用我們費心”朱容不解源木鶴道:“會有人幫我們做這件事的……不久,源木鶴來到京城的訊息便一下子傳開了,穆同拒絕了不少人的邀約,稱“源宗主身體不好,隻是來遊玩一段時間,並未有心牽扯到任何朝政當中”來人是個六旬老頭,也是他的父親忘年世交,他道:“穆同,這來都來了,想來她也是知道,定會有不少人上門拜訪,若真隻是遊玩,何苦選這黎都城”老頭笑了笑,顯得有些奸詐,“我這老頭啊,也不適合跟源宗主這樣的姑孃家品茶喝酒什麼的 想來她也不喜歡,”來人悄悄在穆同耳邊道:“是渝王殿下”說完繼續道:“這不花燈節快到了,渝王殿下一首仰慕源宗主,想來源宗主雖是宗主估計還是有女孩子心性,渝王殿下想邀源宗主一起賞一些都城的花燈,渝王殿下還邀了容郡主一起,不過不能明目張膽的相邀,這不讓老城來悄悄的找你”穆和皺眉:“前幾日太子殿下也派人來過了……”老頭尷尬的看了看穆和,這穆和還真是油鹽不進,他父親穆遠起,怎麼說也是渝王的人,這小子身為穆遠起之子,慣是冇有二公子的覺悟高,性格執拗的很,:“我說穆同啊,你就告訴我們人在哪?

我們自己上門去就好了”穆同冷笑一聲:“那就怕是源宗主不得安寧了,還請朱先生回稟渝王殿下,源宗主有病在身,實在是不方便見客,”“你”,老頭甩袖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