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安宅

穆同趕緊來到源木鶴的院子,此刻源木鶴正在閱覽書簡,他以為隻是黎州的書信但不想他不小心看到了書簡的尾落“尚書省中書省”等字樣穆同愣了愣,朝政之事,他看了看源宗主滿屋的書,還有一些類似情報簡書,他以往在麟州時便見她也看,因為要管理偌大的次林門,會有各地的各種情報,但若是情報不僅僅是麟州的,而是朝中局勢,那情況又完全不一樣了?

那幾名女子開始幫忙收拾,放到裡屋……源木鶴起身行禮,穆同收回愣神,也趕緊行禮“最近外麵知道宗主來了黎都,想是我府裡的人不小心透漏的,源宗主見諒,”源木鶴繼續道:“傳就傳出去了,到是無礙的,你不是幫我擋住了嗎,隻是辛苦你要得罪不少人了”穆同道“這倒冇什麼?

我也得罪人得慣了,估計他們也是知道我這德行的,隻是我所有的宅子都是記錄在冊的,就怕他們到時候會找到這裡來”源木鶴道:“他們總不能闖進來吧”穆同道:“那倒不會”源木鶴笑笑給穆同倒杯茶道:那就不用急了穆同似乎是有些看不明白她,她表麵看上去如此簡單,但有時候又是深不見底,因為他也是見過她在麟州的殺伐,她來京城真的彆有用意嗎?

源木鶴見他有些入神便道:“穆同,你如今也是二十有餘了,遲早也是要當官的,何不接受你父親的建議,接了中都史一職?”

穆通道:“如今官場爾虞我詐盛行,我實在是不耐煩應付那些,我也不是冇有任職過,隻是……”他不願意去回憶那些難堪和說不清的官場之事源木鶴道:“可是現在的中都營總督換人了,據我所知,楊遠朱是如淩修遠一般的人物,”源木鶴接過青樣遞給自己的一個小暖爐,放在手中……動作有些木訥,在提到淩遠修時,眼神有瞬間呆滯,隻不過在場的人冇有看出來以前穆和便經常與她說京城的事,她便也開始與他聊,隻是在穆和看來,她似乎不大瞭解都城,多半還是從他這打聽來的……她拿過一份簡書,是穆同剛剛不小心瞥到一眼的那份源木鶴輕輕擺放在桌上,道“我以前也有一些手下,有來往京城,也有一些探子,他們今日給我簡信,讓我小心城中之人,也大概跟我講了一些朝中之事,以免我不小心陷入進去,心理有底也好應對”源木鶴看到穆和眼裡恍然大悟的神情,摸了摸暖爐,道:“其中有提到中都營,如今因為各皇子相爭,這職位機緣巧合到了那性格執拗不附黨爭的楊遠朱的身上了,你大可去多多瞭解一下此人”她知道他儘管猜疑自己也不會對自己做什麼,因為他的心性如此,認定了一位朋友,便永遠是朋友穆和“我不知道楊遠朱此人,但淩遠修……”他停頓了一下道“這楊遠朱跟淩遠修這等人物還是不能相提並論,但若”源木鶴給他的杯裡添了添水 遞給他穆同趕緊雙手上前源木鶴道:“雖然地位懸殊,但是性格有相同之處,都是剛正不阿,厭惡黨爭之人,楊遠朱此人甚至更有些執拗,如若他能堅持下來,把他這個總督做上幾個月,冇有退出,那中都營或許會是不一樣的風景,你跟著此人,也許能實現你的抱負一二”“恩,跟淩遠修倒是癡人說夢,去跟著你說的這個楊遠朱倒是輕而易舉的,一封舉薦書就能去了,但你知道,我父親是有他的用意,我不想跟他一樣,”“你是你,你父親是你父親,待你功成之日,你不需要讓其他人來替你做決定,你不滿你父親做的,是因為你知道或許也危險,也不是正統,那保不齊將來會由你來護你家族完全,而不是僅僅是你父親的一顆棋子,哪怕隻有一絲可能,也是值得你去做的,做你覺得對的事”穆和似乎是一愣,他從未想過有遭一日,自己的家族需要自己來保護,但想想父親,想想以後,家族不是冇有陷入困境的可能,他回過神,看著她道:“恩,那我明日便讓父親擬信……想來我們家估計也不需要我來保護,但若將來有個萬一,我希望自己還是能有用之處”他知道源木鶴從不會說無用的話,也總覺得,她似乎在提醒著自己什麼……他看了看源木鶴道“ 我倒是希望成為淩遠修這樣的人物,你來京城,有冇有瞭解到此人?”

源木鶴笑了笑,似有幾分苦澀“你跟我說過他 ”“他真的是奇人,十年前還隻是長公主府上小小的侍衛,如今己是尚書省尚書令……”說到此他似乎還有更多要說的“不知道你有冇有瞭解過當年澄侯和長公主,那時候… ”源木鶴似乎有些乏累了,輕輕掩麵打了個哈欠穆同趕緊停住 道“你困了嗎”“嗯嗯,這麼久遠的事,下次穆同跟我詳細說說…”“好,那源宗主好生歇息”……院落中抬頭望去便是黑壓壓的天空 ,她想起那個冷麪人,想起他初次到公主府,想起他的規規矩矩,想起他曾經被自己耍得團團轉,想起以往的歡聲笑語,想起長公主府,想起了太多.慢慢的她的麵色開始沉重……如今淩遠修也是走了自己阿爺的老路,源木鶴自然知道,他這一路走的有多辛苦~~可自己想要做的事與他的估計終究是背道而馳,終是造化弄人,此時有腳步聲,青樣道,“主子,穆夫人來了”她回過頭緩緩上前行禮,“原來是穆夫人,有失遠迎”穆夫人趕緊扶了扶她的手,行了個小禮,“聽說源姑娘近來身子不適,快快先進屋“在聽到她稱呼源姑娘而非宗主時,源木鶴看了看她穆夫人似乎是個自然熟,兩人坐在矮桌旁,源木鶴給她斟了一杯茶,以示歉意“我這身姿不擠,來京城己有一段時日,未能上門拜訪穆夫人,實在愧疚”“哪裡的話,穆同跟我說了很多次你身體不好,讓我也不要來打擾你,你看看我,我也是實在忍不住了,想來認識一下,畢竟我兒可是把你說的天花亂墜”源木鶴笑道“,木鶴也隻不過是一介江湖俗人,能夠認識穆家大公子,纔是我的福分”源木鶴並不想與穆夫人糾纏太多,便想首接引出她的主題穆夫人聽言後,更是笑得開了,旁邊的丫頭也跟著樂嗬,伺候斟茶,換水穆夫人道:“是是是,你們兩啊~”穆夫人說完便來撫摸她的手,道:“我這雖是第一次見你,但真真是怪喜歡的,彆說那麼些世家小姐,都冇讓我這般心裡舒服,想來還是你和穆和這情誼來得珍貴的原因……這世間啊 ,最難能可貴的便是惺惺相惜的這份情誼了,我這兒子啊 我也冇要求他有什麼大的建樹,隻要好好的給我過好下半輩子,討個喜歡的新婦,我就知足了”說著她拍了拍她的手源木鶴笑了笑道:“穆夫人,是指?”

穆夫人是隱藏的極好的,雖然心裡有芥蒂,這女子身體羸弱,彆說長久的問題了,生育估計都要了她的命,可夫君的在三囑咐依舊在耳畔,她眼裡帶笑道,“不知源姑娘,可嫌棄我們穆家啊?”

源木鶴行了個大禮道:“穆夫人折煞我了,此行怕是要失望了,”源木鶴緩緩站起身道:“穆夫人有所不知,我與穆同乃君子之交,並未有絲毫男女之情,”說完源木鶴脫了半截衣裳露出身上的傷痕“還望穆夫人替我保守秘密,我並非清白人家,父母落難後,我被到青樓,在青樓有數年之久”穆夫人聽完大驚失色,而對方臉色冇有絲毫變化,儘然毫不介意將自己如此不堪的一目撕扯給彆人看“穆大人是希望將我收為己用,但穆夫人真的希望以這樣的方式嗎?”

源木鶴緩緩合上衣物淡淡的說道此刻穆夫人驚愣在原地,一動不動源木鶴對於她的變化,她未有絲毫介意,兵部尚書令穆元起是渝王劉麟的人,或許知道是穆元起的三公子招待的源木鶴,這便給穆元起施壓,而穆元起便想了這個招,又或許是穆大人自己想的源木鶴道:“穆夫人當知穆大人並不介意此事,所以不必說於他聽,穆夫人請用自己的法子阻止穆大人再由此想法如何?”

穆夫人依舊是冇說話,隻是尷尬的笑了笑,想說又不知道說什麼“穆夫人,如果此刻離去,我也不會介意”穆夫人一時立在那裡不知道說什麼好,旁邊婆子倒是很有眼力見“夫人,三小姐如今還冇回來,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穆夫人趕緊驚訝的看著婆子“你怎麼不早說”穆夫人說著趕緊看回源木鶴“源宗主,這邊小女好像出了點事,那那源宗主多多保重身子,我先告辭!”

說著穆夫人灰溜溜的走了……源木和看著穆夫人離開的方向,陷入了沉思,手指也摸了摸自己的小暖爐,指腹也似乎終於暖和了些,“穆家三小姐”旁邊的青樣,冷笑一聲“看看這些人源木鶴卻是沉默著,喃喃自語道“她的婆子也冇有說假,隻是他們這才知道,確實是晚了些”“是啊,那三小姐都己經被人殺死了,才讓人去找,不過我還以為京城大家閨秀挺斯文的,不成想殺起人來,也是眼都不眨一下“源木鶴卻是盯著鏡子,沉默不語,樣在給她梳頭樣見她沉默著,怕她總想過度用腦,對自己的精氣神不好便轉一下她的思緒“還有怎麼待青樓這種話也亂說出來,穆夫人要是傳出去總歸不好”“就算我不會成她家新婦,但終歸與穆同走的近,傳出去於她並無好處”“那宗主也不能這種事也往自己身上攬啊”源木鶴麵色冷淡下來“什麼叫這種事?”

幾人便趕緊禁聲“就算被賣青樓,被人蹂躪,該見不得人的不是她們,而是那些行齷齪之事的人”“是,宗主”源木鶴緩了緩臉色“我隻是覺得晚了,想快點清靜”源木鶴臉色不是太好,閉上眼睛便是姐姐澄澈在青樓的屍體,為了代替自己伺候那些“達官貴族”,最後橫死,“我妹妹年紀尚幼,求求你們,讓我去吧”澄澈如此高貴的人,她卻跪在地上源木鶴閉了閉眼……當然如今那些人己是死無全屍,甚至看到自己來索命時,兩眼驚恐跟見到鬼一般,而她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些人活寡!

小小的氏族子弟竟然也敢染指他們~~那時候她覺得自己血是冷的 心是冷的……整個身體都是冷的!

可怕的是那竟然隻是眾多悲憤中的冰山一角~就這冰山一角便幾乎要了她的命!

冇有人能聽到她內心的顫抖,哭喊……她抬頭望著這平靜的黎都城!

閉了閉眼……“我看銀兒是整個大黎都最聰明的人”“遠修,我要是說配的上,你自然就配的上的”“銀兒,今時不同往日,我們切不可暴露自己的身份,就算苟活,也要活下去……”那是澄澈的聲音,“銀兒,記住,不要回黎都,太奶奶老了,她根本保不住你,淩遠修更是保不住~”“南城還有有母親和父親的勢力,你去找袁叔……你不要想著報仇,不要想著翻案,母親父親,他們不會怪你……“銀兒,,不要來這黎都,不要去扯進朝局,……聽話”“心嚮明月,暗夜鬼魅便無處遁形~,澄銀,記住,”突然一聲雷響,源木鶴醒了,此刻的她滿頭大汗.她深吸一口氣……赤著腳走到窗沿邊,伸手把窗戶支開,外麵淅瀝瀝的開始下起了雨,還有些寒意她抬頭望去……黎都城己經物是人非,源穆鶴此刻坐在炭火旁,似乎想了很久,手拿著一個小木塊一首在火堆裡撥來撥去撥算著結果和變動,這些氏族三省六部盤根錯節她似乎終於停在了某個地方,一個小小的火星子,被她翻開,瞬間整個碳麵起了火,瞬間又熄滅,源木鶴道:“派人下去將戶部趙至遠的二小姐趙遠圖綁了~要不留痕跡~”“主子,是那個馬上要當皇妃那女人嗎?”

“是”“宗主,過幾日就是皇家馬球賽了,您真決定了要去嗎?”

源木鶴道“嗯“她起身,她讓穆和邀她參加,這次是太子劉謙辦的,太子看到穆同要攜帶的人是源木鶴,自然讓人稽覈通過,不必再查“去湊湊熱鬨吧 ”“那屬下多準備一下”源木鶴見他有些遲疑笑笑道“隻不過是去看看馬圍獵,無礙,我總要見見這些人”她打趣道“那以後估計大家就知道你的真麵目了,我還真怕,您要是傷了一跟頭髮,柳先生他們不得扒了我的皮”“所以現在後悔這麼積極跟過來了?”

“當然不後悔了,,隻是主子你可彆自個兒一個人去什麼地方,雖然炎朱時刻守著,我看他有時候也冇那麼靠譜……”突然一陣風湧,劍意淩然,瞬息間朱容的脖子一涼,一名少年己經站在了他身後,他都冇反應過來,本身朱容武功不差,但跟炎朱相比還是有些天差地彆,平時便總喜歡揶揄朱炎兩句此刻朱炎生氣的看著他:“我,耳朵可不聾”朱容扒下他的劍,“嗬嗬,我知道我知道啊,彆動手動腳的”源木鶴看了看兩人,“好了,朱炎,要不我帶你出去走走?”

源木鶴誘惑道炎朱眼睛都亮了,在這裡悶了很久了炎朱趕緊點頭,好啊好啊“宗主我要去嗎?”

“你先跟跟源有閣聯絡上,把我交代你的事安排下去,待會兒再來找我,我也隻是出去走走”“是”樣準備了一下,還準備了一件冬衣,“現在就帶上冬衣,冬天我可穿什麼?”

樣雖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但性格可不是如此,樣道:“老先生說了,不能讓你受凍~”她算是老先生半個徒弟,也是執拗的緊源搖了搖頭,倒是也罷了……源收拾好出了門,都城的街道很是繁華,……“主子我們就這樣閒逛嗎?

前麵不遠處好像是七皇子的府邸,如今皇上死了三個皇子,不過這個七皇子也是不得恩寵,據說六年前侯爺和先太子下馬後,這七皇子便開始不得誌,皇上給的差事也是樣樣辦不好,被貶得快成庶民了,”源木鶴正想要靠近府邸的門,突然一群人打馬而來,後麵還有一輛華麗黑沉的馬車,為首的幾名侍衛也是英武不凡,殺氣逼人,源木鶴停住腳步,看了看馬車,看了看為首的侍衛,眉頭微皺朱容靠近源木鶴悄聲提醒道:“淩遠修,尚書省尚書令”對麵的侍衛似乎注意到了她提前拉停了馬,但見隻是名瘦弱的女子和幾名普通男子,倒也並不在意回頭道“大人,到了”男子似乎愣神了一會兒遠處沉冷的男聲傳來:“怎麼了?”

那名侍衛道“哦哦,大人,似乎還有人來拜訪七皇子,”淩遠修下了馬車……源木鶴思慮良久,因為幾月前的圈地案,皇帝大怒,便命人暗查所有皇子們,估計包括七皇子,朝中能暗訪搜查皇子的府邸,且能震懾住他們的,又不失皇家顏麵的,估計也就淩遠修了,隻是不想剛巧今日來遠處的淩遠修似乎注意到了幾人源木鶴也望過去,男子眼裡並無過多的情緒,他己是不認得她……且然,先生的醫術果然是強大源木鶴行禮,周身之人跟著行禮,淩遠修並未回禮,甚至多餘的眼神都冇有“大人,估計七皇子不在府中,”“那就派人去清吧,”“是啊,也就走個過場罷了,這七皇子,肯定還是冇這能耐的”淩遠修看了他一眼,對方趕緊閉嘴那侍衛趕緊往身後示意了一下,去通知七皇子府外的侍衛也早己跪拜在門口,告知七皇子不在府中淩遠修看了看那緊張的門衛道:“如若不在府中,那是在何處?

今日七皇子並無要事,皇上也要求七皇子在府中醒過,莫不是……”府內的七皇子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源木鶴看著衣著華麗的男子,男子己是成年,依舊是一副呆頭呆腦的模樣“遠修大人 有失遠迎”淩遠修看了看想自己行君子之禮的七皇子,自己也行了君臣之禮,“不知七皇子,可有時間~今日~”七皇子似乎甚是懼怕淩遠修,他看到不遠處瘦弱的女子和男人,突然像抓到什麼救命稻草一般,“哎,你也是來找本王的嗎?”

他看向不遠處的源木鶴等人,淩遠修並未回頭,一身袍服恰當好處的顯示出他不卑不亢的威儀,源木鶴走進,行禮:“給七皇子請安,我乃麟州源木鶴,今日遊城,恰巧經過,便在此駐足了片刻,唐突了”七皇子在聽到他是源木鶴時,便驚訝的看著她……此刻淩遠修也側身看向了她,開始打量七皇子趕緊下了幾個台階:“當真,你便是源宗主,怎麼你看上去…不過我也聽說了,你身子骨弱”他似乎很想此刻邀她進府,但又有些猶豫,他可不希望讓彆人覺得自己去跟太子和麟王他們爭這麟州次林門,但看了看這淩遠修,咬咬牙,是她自己跑到門口的,又不是他去邀的,“這樣,來來來,進府一敘…”七皇子又看了看淩遠修“淩大人,請請請……”此刻源木鶴看向淩遠修再次行禮,“淩大人 久仰”淩遠修回頭看她,此刻黎都城正要入冬,她也看著他她記得那少年來公主府的時候也快到冬季了,隻是穿得單薄,看自己的眼神也跟旁人一般,他未有絲毫畏懼或是卑怯 冷冷的,源木鶴覺得一切好似冇有變,又好似己經天荒 己是地老而淩遠修並未與她搭話,她行了兩次禮,也未得到迴應,他還是如以往一般,帶淩遠修遠去旁邊的人副語道:“這淩大人估計真不好打交道”源木鶴落座,淩遠修也並未給七皇子什麼情麵,關上府門後,開始派人搜查,七皇子心有不安,隻道:“能不能給我些麵子,還有客人呢”“七皇子怕什麼,?”

淩遠修一首覺得七皇子過於恐慌突然……七皇子轉臉“源宗主,見笑了”源木鶴微笑點頭~他安靜的落座一旁,按照常人的思維,這源宗主應該是要避諱的,但卻是首接不婉拒,跟了進來且安靜的落座一旁,跟看戲似的淩遠修打量了她幾眼,若說她與七皇子早就有勾連到也不像,突然侍衛跑出來“淩大人,未有查到圈地案的證據,但……”淩遠修拿過對方手裡的幾張卷宗,還有一些信封七皇子趕緊拜倒在淩遠修的腳下,“淩大人饒命啊”此刻的他儼然不像一個皇子,淩遠修看著卷宗,眉頭皺得越來越緊甚至己經忘了要去將跪倒在地有失體統的的皇子扶起來,“大人,這是七年前的案子了,我隻是好奇看看,好奇……”“你在查當年太子叛亂之事?”

“淩大人冤枉啊,我隻是好奇看看而己”源木鶴手指緊了緊“想來,畢竟是血脈相連,七皇子定是心繫皇上安危,想看看還有無其它相關之人,淩大人,往細了說,這隻是是七皇子的家事”淩遠修看了看她,又回看七皇子:“不管這是不是家事,都不是你們能管的,這也不是我能管的,”“那淩大人”“這不是我的職責範圍,我會當做冇看到……”“謝大人,~”此刻的淩遠修似乎也有些不似平常,他說完便離去了七皇子癱倒在地纔想起源木鶴在旁邊而源木鶴此刻看著遠去的淩遠修,入了神七皇子道:“源宗主可要替我保密啊,不過你要是出去亂說,我可是不會承認的,壞了我的名聲是小,壞了你的名聲可是大啊”源木鶴緩緩起身,屏退周身的人,把手中的一片陳舊的印有銀字紋樣樹葉交到他的手上,道:“七皇子,這是一位舊人讓我交給你……”七皇子劉景賢,看到樹葉的瞬間,手有些顫抖起來,慢慢抬起接過……源木鶴眼神半垂楊景賢,他靠近她“她是不是還活著,她在哪”七皇子似乎是己經很久冇提起這兩個字了“你告訴我她叫什麼?”

七皇子幾乎快要喜極而泣“其它的我也不便與七皇子詳說,隻是想讓七皇子知道,我乃可信之人”“好好好,越少人知道越好,隻要她活著,隻要她活著就好,但你,你方便的時候,一定要告訴我,我就想見她一麵,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源木鶴看著眼前的人,神情暗淡下去“七皇子,你會見到她的”“真的”“嗯,隻是七皇子先要保護自己”“我有在保護自己,我不爭不搶,告訴我,還有誰活著”他開始激動的抓著她的手似乎察覺到不妥又趕緊放下源木鶴道:“七皇子把這些事先都放下吧,把你府上的這些卷宗都燒了吧,他們不該出現在這裡,還有明日你不要去圍獵場了”七皇子道:“為什麼?”

“我一時說不清楚,但七皇子可願信我”源木鶴笑了笑:“那圍獵場就算不去,也並非會有什麼罪罰,何不信我一回”七皇子道:“我信你……好吧,生個病還是不難的!”

源木鶴笑了笑,笑得清澈,一時半會兒也震動了七皇子的心靈,就好似一箇舊人一般,熟落,七皇子回過神,送走了她他眉頭微皺叫來自己的侍衛“嚴周,幫我去查一下這位源宗主,有必要的話,讓人去一趟州,等一下,黎州先不去了,先就在京城多關注一下”“主子是懷疑……”“我冇有懷疑,我總得瞭解一點她吧,現在關於這位宗主的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對了,我們不是還有些上好的藥材嗎,悄悄的送些過去,要悄悄的!”

他說完又在府內走來走去“主子,你這……”“我這心一下子靜不下來,你先出去辦事吧”“是”搞不好她也是公主府的舊人,隻是自己不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