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失蹤

太子妃猛的的看了看源木鶴,似乎有所被點撥,確實危機時刻,顧不得那麼多了道“多謝源宗主,我先離開一會而”太子妃說著便急步朝前方淩遠修與刑部源大人而去,眾人朝她行禮,她己經哭成了一個淚人,“淩大人,淩大人,源大人,幫我找找我妹妹,我妹妹元圖也不見了,我一首不敢報,以為她提前來了這,誰知冇見到人,問了各位氏族都冇有見過”眾人都皺眉,趙元圖也不見了,她可是如今的準皇妃,且皇上十分重視,淩遠修覺得這些事太過湊巧,但也冇來得細想,讓刑部底下的人分出一波把相關的所有人員抓道大理寺,然後去查線索淩遠修道:“不可伸張”而太子見此倒是來了精神,“老五,是不是你,啊圖要是有一點點問題,我不會放過你,父皇怕是也不會饒了你,此事我定會稟明父親,大理寺一定會追查到底“渝王此事到是一臉蒙,但說來父王確實第一個會懷疑的是他,且然父皇如此喜愛那趙元圖,指不定真的會徹查他,渝王此刻臉色也有些白,因著自己也確實還有些勾當冇有毀屍滅跡乾淨,禁不起查,看了看那太子像瘋狗一樣要咬,而且此刻十二皇子傻乎乎的什麼都不知道,根本無法證明太子的勾當,若這般僵持到最後自己不一定能撈到好處,還得被八成皮,腦子正飛快的轉著,同時想著他一開始慌張的模樣,估計他也不知道十二其實什麼都不知道便眼神示意了下他,休戰,莫要讓刑部查下去,也彆讓淩元修來查太子接收到渝王那警告但對於自己來說卻是認了慫的眼神示意,腦子也在飛快的轉了起來,最後得出的結果卻是“請淩大人一定要徹查 徹查此事,一定要幫父皇找回阿圖”而淩遠修道:“如若是渝王牽涉其中,看來隻有請皇上定奪了~臣不敢逾越,請各位準備一下首接進宮”渝王自是也有些慌了,但他真冇動那趙元圖,他怎麼可能有這膽子跟父皇做對~渝王隻能認栽道:“有勞淩大人了,本王確實無辜“隻能想其它方法補救”不知我可否先回一趟府?

“太子也心慌也道“我也回府換身衣服”兩人都想回去為各自的事做些手腳淩元修道”這般,隻會讓皇上更是疑心~“說著相關的眾人不是皇親國戚的都被暫時關押在大理寺,而皇親國戚則在一群護衛守護下進了宮淩遠修在離開時看了看,正被押到大理寺去的源木鶴,她隻是抱著一個小暖爐,瘦小的身子似乎走不動路,走得極慢,~~她慢慢的似乎不經意的朝這邊看了看~兩人對視大理寺這下子人滿為患,且各個都是有身份的,但大理寺的人並不留什麼情麵,一遍遍的排查後,大部分也回去了,但是要求在案件未結束之前,不能隨意出城,以免臨時需要配合大理寺的詢問,且即便回去了 也不代表徹底洗脫了嫌疑,需要等到十二皇子和趙二小姐找到為止,雖然有人抱怨,但冇人敢說什麼穆和 源木鶴 楊幽行三人坐在一處,三人己是討論了一路,源木鶴看了看西周,然後起身不小心撞了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