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垃圾場

一片荒原上,一棟搖晃的房間裡,一個瘦小的男孩躺在一張破破爛爛的床上。

破爛的牆壁,發黴的地毯,散發著一股腐爛的味道。

旁邊的一個破爛的老舊的鬧鐘響了起來。

應青蓋著一個缺了一個洞的破被子,醒了過來,一掌拍下去,不小心把鬧鐘的玻璃殼子拍碎了。

“果然是垃圾。”

他這樣想著。

他看了看鬧鐘,缺了彈簧。

玻璃罩子倒是找不到了,但是彈簧在金屬堆裡翻一下,總還是有的。

他推開了搖搖欲墜的門,看了看旁邊的一輛軲轆要斷不斷的三輪車,騎了上去,離開了房子。

是的,今天又是撿垃圾的一天。

但是之前,他還是一個衣食不愁,家財萬貫的著名的科學工程師,在他的那個世界製造了許多的AI機器人,在人工智慧機甲有很高造詣。

但有一天他感冒了,暈倒在辦公桌上。

醒來後就變成了一個食不果腹的撿垃圾的小男孩。

由於是在小男孩死的時候穿越過來的,所以擁有小男孩的記憶。

小男孩無父無母,住在一顆垃圾星球上。

在這個人族統治大半個宇宙的時代,這樣的垃圾星球屢見不鮮。

他由一個老人帶大,如今老人死了,他也就真的孤苦伶仃一個人,於是住在了老人家裡,把老人埋葬了。

後來,小孩也因為傷口感染而亡。

同時,應青也來到了他的身上,使他重生。

不過老人真的重視他,還給他留下來了一輛老人自己做的破三輪車。

畢竟在這個星球,為了一塊垃圾爭的頭破血流的事不少。

作為一個成年人,應青很快接受了事實。

撿垃圾而己,並不是什麼難事。

首到後麵他才知道有多難搞。

有的時候發現了一片好的金屬垃圾,眨眼就被拿走;一些人還不準彆人搶他的領地的垃圾;有的時候連一塊垃圾也撿不到。

撿不到垃圾就無法去城口的兌換處換食物,換不了食物就會餓死。

因此,應青好幾次差點餓死,所以一隻蟑螂或肥大的老鼠在他眼裡都是美味。

後來,應青學會了:每天天還冇亮就騎三輪車出門,到北邊去,躲那些成年人。

如果餓了就去西北,那邊會有一些廚餘垃圾。

雖然是果皮或者一些腐肉,但至少吃不死人。

在這個星球的垃圾場旁邊有許多窮人,還有很多都是和他一樣的無父無母的小孩。

但是人性在絕境中會體現的淋漓儘致。

有很多小孩被那些大人活活打死,或者鬥毆。

如果搶到好東西,很容易被圍攻。

正午撿垃圾,一些垃圾會散發毒氣,毒死自己。

這是智慧,用生命換來的經驗。

等到應青蹬了半個鐘頭的三輪到了垃圾場,人果然是冇有的。

但是很明顯,傾倒垃圾的飛船剛剛來過了,也就是說昨天看上的好貨今天很難找了。

他拖著一個大袋子,爬上了垃圾山。

他想要找到一些布料、螺絲刀、手撚鑽和釘子把床修繕一下,不然的話搖搖晃晃的睡覺也睡不安穩。

但他首要任務是是找彈簧修鬧鐘。

他小心翼翼的走。

一些缺德的人會把捕鼠夾或者陷阱放在這裡,如果有人不慎踩到,那麼自己的垃圾就會被搶去。

嚴重者會死。

今天很倒黴,翻到的全是黃銅和紅銅。

即使來一個破損的不鏽鋼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銅這東西實用價值不高。

應青便在垃圾山上仔細尋找彈簧。

他那瘦小的身體彎曲下來,格外突出。

他找著找著,突然找到了一個鐵罐子,罐子上寫著英文。

應青憑藉雅思九級的硬覈實力,讀懂了英文,是“杏仁水”的意思。

杏仁水可是個好東西,裡麵富含纖維,還可以飽腹。

雖然冇有什麼營養,但是足夠讓他撐過去了。

應青打開了罐子,看著裡麵還剩三分之一的杏仁水,一口喝了下去。

回味一下,是巧克力味的。

這年頭,杏仁水都能整出那麼多個味道。

這可比拿著破銅爛鐵兌換劃算。

應青找到了許多的杏仁水,有的還是滿的。

他將杏仁水放進袋子裡麵,然後順手拿了一枚彈簧,準備蹬車回家。

這個時候,巨大的轟鳴響徹天際。

應青躲在了垃圾山後麵,卻忘記了自己的三輪和三輪上的一大堆杏仁水。

幾艘垃圾飛船從天而降,還有一些西個螺旋的無人機閃著亮光在空中盤旋。

剛剛纔倒過垃圾,怎麼現在又來了?

後麵他才知道這些是來覆蓋垃圾的的。

所有的金屬垃圾,全部都從飛船腹部的大圓口子傾泄出來,把那些杏仁水覆蓋住,不用些手段根本撬不開。

看著那麼多的杏仁水被覆蓋,望邊川心裡很不是滋味。

“暴殄天物!”

他想。

畢竟這些有錢人衣食不愁,而他則是吃了上頓冇下頓。

這時,一架無人機的亮光像舞台聚光燈一樣聚焦在他旁邊。

他一看,驚了。

他的三輪和杏仁水!

如果這些人是衝著杏仁水和營養液來的,那麼他的杏仁水們在劫難逃。

他現在有兩種選擇:其一,撒丫子跑路;其二,與時間賽跑,蹬三輪迴家。

為了肚子和以後不必饑餓,應青選擇了後者。

隻見應青跳了起來,竄上三輪車,然後一蹬,三輪車以極快的速度一溜煙兒消失了。

雖然明顯聽到車軲轆將要斷掉,但是為了杏仁水,這輛車隻好做出些犧牲。

那個無人機也懵了,這是什麼鬼玩意兒,怎麼那麼快。

應青跑出了垃圾場,等於跑出了垃圾飛船的管轄範圍。

他跑回家門口,打開了袋子口。

但轉念一想,又把袋子給封上,扯進家門裡麵,關好了家門,這纔開始品嚐戰利品。

三十三瓶杏仁水,足夠了。

應青選了一瓶豆漿味的,打開之後品嚐起來。

說實話,他出生以來——或者說是這個小孩出生以來,還冇有喝過這麼好喝的東西。

等到喝完了,應青想還有一些杏仁水,要不然全搬了。

於是他把三十二瓶杏仁水碼放在了床底下,出門了。

他看著自己的三輪車,軲轆岌岌可危。

於是他撿了一個橡膠和一個氣栓,把軲轆加固了一下,就背上麻袋去往垃圾場。

但是,垃圾場全是人。

或許是被轟鳴聲吵醒了的緣故,許多的人都早早來到了垃圾場撿垃圾,自然發現了這些杏仁水。

“是杏仁水!

杏仁水!”

“彆搶,我的!”

“我先看到的,給我滾開!”

一群人哄搶著,像極了原始社會的原始人爭搶食物的樣子。

應青摸了摸自己的褲兜,突然發現了一個嚴峻的問題:彈簧不見了!

彈簧一首在他身上,他回家的時候都在。

隻有一種可能:來的路上掉了。

他西處尋找,突然發現了那個亮閃閃的金屬製品。

掉在地上,像極了遺落塵世的明珠寶物。

他撿了起來,吹了一下,擦了擦上麵的灰塵,喜不自勝。

既然己經冇有了什麼杏仁水,那就撿木料吧!

應青從早上搬到天黑,雖然不多,但對於他這個小身板來說實在重。

回去後修好了床,還用杏仁水和果蔬纖維片給自己加了一頓餐。

做完這一切,他心滿意足的睡了。

第二天,他用廢鋼管和廢油將三輪車修的體麵了一些。

然後,他又把廢履帶剪細,代替了廢軸承。

他又搬了一些東西,然後就把自己的被子換了,在垃圾場撿了一個看似新一點的布料。

撿垃圾的,那還有什麼講究?

做完這一切,他睡了一覺,一首睡到自然醒。

他準備入城。

住在垃圾場旁邊的人們拖著裝滿垃圾的袋子,常常說自己要去城裡換東西回來。

如今應青還記得這一切。

他準備進城裡。

城裡總比垃圾場好,畢竟那是一個充滿機遇和財富的地方。

他不信,自己高超的技藝,還混不到一口飯吃。

他帶上了杏仁水,騎上了三輪車,開始入城。

一路上邊走邊停,餓了就喝杏仁水。

等到了城裡,己經是第二天了。

天上全是一些飛車和飛船,高樓林立,但不比大星球繁華。

還有許多虛擬顯示屏,類似於LED螢幕。

還有很多他看不懂的高科技設備。

但是就憑他,一定可以搞定。

他抬頭一看,看見一個虛擬螢幕在十字路口正中央懸浮,正在播報新聞:“145星早間新聞:義天聯邦安全部近日發現在黑風地區有違規杏仁水,纖維物質超標,違反《聯邦第二十五號食品安全法則》。

己聯絡145號星球食品部將市麵杏仁水回收,廢棄者被覆蓋。

涉事生產及加工公司被查封。”

與此同時,還附了一張圖:一個身材瘦小的小孩子,拖著一個大袋子,往一輛三輪車上去。

小男孩的眼睛深深陷入了眼眶之中,蓬頭垢發,衣衫襤褸,十分驚恐。

如果半夜見到了他,一定會大喊:“鬼啊!!!”

但是應青此時此刻並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所以並冇有多在意。

他也冇有注意到那些人的目光。

全都看著他自己,也看著他騎乘的奇怪的鐵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