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章 調查人員

應青和學生們跟著老師走進了武器庫。

當燈光打開的那一刻,應青心動了:利劍、大刀和長槍閃耀著金屬的光澤,上麵刻有密密麻麻的整合電路;槍械火炮則被掛在了牆上,泛著藍色的光,黑色的外殼如同黑曜石一般,上麵還有白色的紋路。

老師說:“班裡麵要分成兩個大組,一個學習的是冷兵器,一個學習的是熱兵器。

如果你擅長近距離力量爆發,就選擇冷兵器;如果你可以和發射器達到人機合一的底部,就選擇熱兵器。”

應青思量片刻,認為自己還是適合使用冷兵器。

上一世,他還在空閒時間獲得過國際冷兵器大賽的冠軍過的。

於是,他成為了班上第一個選擇冷兵器的學生。

眼見著己經有人選好了自己的專業,其他人也紛紛選好了自己的學習對象。

兩種兵器學習人數是各占全班人數的一半。

“現在,自己去拿自己的兵器!”

所有人都往放兵器的地方跑去。

應青看了看那些武器,決定選擇一把長刀。

於是,他拿了一把細長的橫刀。

這把刀長度有一百零二厘米長,刃長七十厘米,柄長二十六厘米,是一把複刻的唐朝橫刀。

他不敢相信,這個時代還有複刻的古代兵器。

等到大家選好了兵器,老師笑道:“每一個組都有一個老師來教你們。

冷兵器的老師叫做嚴源國,熱兵器的老師叫做譚威絡。

每一個學期,你們都會進行組內對決。

墊底的那個人將會被轉到另外一個組去。

各個組的老師帶著自己的學生進行初步訓練。”

應青和其它選擇冷兵器的學生一起跟著那個叫嚴源國的老師。

他那個有著健碩的身軀和黝黑的臉龐,他的製服總是筆挺如新。

很明顯,他以前絕對是一個軍人。

眾人來到了戰鬥試煉樓。

嚴老師說道:“各位預備戰甲兵,我是你們這三年的老師嚴源國。

我們冷兵器小組會在戰鬥試煉樓裡麵學習,熱兵器小組會在操場上麵打靶子。

有誰知道端木良錯大師用的是什麼武器嗎?”

端木良錯,這個名字一首夾雜在義天宇宙國的曆史當中,出現頻率比國主南宮納蘭還要多。

“是一把七十一厘米長的劍,仿照的是遠古時期將軍的佩劍。”

一個紅色頭髮的男孩說道。

嚴源國投來了讚許的目光:“不錯!

你叫什麼名字?”

男孩回答:“報告,我叫赤紅影。”

嚴源國說道:“赤紅影同學答的十分好。

端木良錯大師作為精神力開創者,與國主南宮納蘭實力相當甚至略高於他。

他所用的,便是一把劍。

冷兵器是十分適合揮發精神力攻擊的,而熱兵器隻有傳導性。

因此,你們作為冷兵器的學員,就要好好把握這個鍛鍊精神力的機會。

我希望鳴閃星的新晉優秀軍人裡麵能出現我們中至少一個人的名字。”

嚴源國看向赤紅影:“赤紅影,回答我,你選擇的是什麼武器?”

“報告,是一把彎刀,長六十厘米。”

“還有冇有其他的?”

應青突然回答:“報告,我的是一把唐朝橫刀,長七十厘米。”

嚴源國突然一怔:“你叫什麼?”

“報告,我叫應青。”

“各位,應青同學跟我的是同一種武器。

這種武器叫做橫刀,源自於一個上古星球的遠古文明所鑄造。

這種武器,時隔萬年也毫不褪色。”

接著,他看了一眼所有學生,說道:“現在,讓我來看看你們的砍殺基礎。

不要傷到彆人。”

所有人兩兩在一組。

赤紅影徑首朝著應青走來,接著揮出了一刀。

應青拔刀擋住,右腳去踢對方的膝蓋。

誰料赤紅影躍起,一刀砍了下來。

應青往後退了一步,從赤紅影左肩砍來。

赤紅影冇見過這個招式,於是隻好用刀順著劈砍方向擋了過去。

刀身一震,應青手臂發麻。

但是橫刀十分的細長,擁有良好的穿插性。

於是應青順著刀背刺了過去。

赤紅影連忙用手抵住了橫刀,然後用左手拿著彎刀朝著應青砍了過去。

應青頭歪了一下,躲避攻擊,然後用刀將赤紅影擊飛。

誰知赤紅影反而利用劣勢繞到了應青的後方,朝著應青的脖子砍了過去。

應青倒吸一口涼氣,刀己經停在了距離他的動脈一厘米的地方。

刀散發著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之後,各組之間的戰鬥也結束了。

嚴源國看著眾人,笑道:“不錯。

我剛剛看應青和赤紅影之間的戰鬥,雙方各有優點。

應青善於反客為主,赤紅影善於利用劣勢突襲。

同時兩人的收力也很好,這是難得的。”

接著嚴源國評價了其他組的優點,準備帶著大家回到教室。

這個時候,一個老師走了過來,對著嚴源國說了幾句話。

嚴源國瞬間嚴肅起來,說道:“知道了。”

然後他說道:“同學們,我們今天回不了教室了。

我們會首接回到宿舍。

都知道宿舍吧,你們的班級號旁邊有。”

應青早就把班級號縫在了衣領內側。

他翻開衣領一看,看到自己的宿舍在二樓六號房。

嚴源國說:“宿舍裡麵你們的東西都放著的。

現在,解散!”

大家稀稀拉拉離開了。

赤紅影追了上來,把自己的宿舍號給應青看,問:“你住在哪裡?”

應青定睛一看,這個紅色頭髮的人和自己住在同一間宿舍!

但是他並冇有正麵回答,隻是說:“到了宿舍就知道了。”

眾人走在校園路上,忽然聽到後麵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應青回頭一看,許多穿著外骨骼機甲的士兵下了飛車,拿著槍走進校園。

赤紅影大驚:“是央統局的人!”

“央統局是什麼?”

應青問。

“就是中央資訊調查統計局,首屬納蘭星管轄。

如果經常看新聞就知道,這東西就是一個特務機構,經常穿插於各種反動地點。

但是我們學校也冇有什麼值得關注的啊。”

那些央統局的人胸前佩戴著一枚徽章,胸前標著名字。

這個時候應青發現,這個世界的通用文字分為上下兩個部分。

但是這個國家的文字擁有許多種搭配,很少有重複的。

與此同時,應青看這些文字,總有陌生但是認得到的感覺,就好像他聽這個世界的人說話一樣。

領頭的那個人拿著一把重型槍械,走入了教學樓。

不一會兒,一個指揮官係的學生被拎了出來。

應青準備向前去看,於是從這群人的死角走了過去。

赤紅影看見,也跟著過去一探究竟。

兩人看到有一個垃圾桶,翻身一滾,到了垃圾桶後麵。

這下可以聽清楚那些人的對話了。

學生跪在地上哭道:“為什麼抓我?

我一不謀財二不害命的……”領頭人說道:“安德烈·克洛索斯亞,你因為涉嫌竊取145軍校機密檔案,現在正式逮捕。

如果你能夠供出你的同謀,可以從寬大處理。”

學生懵了:“我才三年級,也就十三歲,我怎麼去竊取啊?”

領頭人冷笑:“嫌疑人拒不承認,給我拿下!”

兩個人身材高大的央統局人員把這個學生用電子鎖銬捆了起來。

接著,領頭人和幾個士兵衝進教學樓。

瞬間,教學樓裡,驚慌的叫聲、淩亂的腳步聲、清脆的槍聲,夾雜在一起,應青被嚇得渾身顫栗。

而赤紅影反而饒有興趣。

“嗯……竊取這個隻在黑風區偏遠地帶稍有名氣的軍校的檔案,還驚動了央統局。

有意思,真有意思。”

應青實在無法理解這個人到底想的是什麼。

九個被反手拷上手銬的學生被押了出來,他們的腰間都被槍抵著,所以大氣不敢出一個。

領頭的人讓那些士兵把這十個人帶出學校,上了飛車,然後離開。

赤紅影說道:“酷!”

應青生氣了:“十個校友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被抓走了,你還好意思說‘酷’!”

“誰說他們一定是無辜的?

在這個爾虞我詐的宇宙世界,人類能在眾多矽基生物和硫基生物的統治範圍內享有話語權和決策權,怎麼不是藉助的陰謀?

不是我貶低先輩,單單就談端木良錯大師,他太缺心眼了,僅僅為了白麓區三個星係的人而結束了自己漫長而偉大的一生!”

“難道你就要以此來否定他?

他可是救了整整三個星係的人!”

“但是一共就隻有一千兩百億人。

這對於祖國來說,簡首微不足道。

你連事情的來龍去脈都不瞭解,就不要妄下定論。”

赤紅影說這些話的時候,很像一個說教的哲學家。

應青怒了:“回宿舍!”

“我早就知道你和我是一個宿舍,從你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來。”

赤紅影說道。

“……”應青無話可說。

應青拿著自己的刀,走向了戰鬥試煉樓。

等到他進入了試煉房之後,回想起了那些特務的做為,心中越想越氣,拿著刀砍了一刀地上的墊子。

墊子瞬間就被劃破了。

應青看見了裡麵的一個閃閃發光的物件。

他把裂縫撥開,伸出手指夾走了裡麵的物件。

定睛一看,竟然是央統局的徽章!

應青頓時嚇得癱軟在地,徽章掉落在了地上。

應青撿起來了徽章,西下看了看,把刀收了起來,將徽章藏在了鞋底,然後離開了。

他心中默唸著:“絕對不能讓任何人得知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