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灰姑娘文女配(1)

“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

我的知識和認知與這個世界毫不相乾”她叫原楚是一個為恐怖故事而生的存在。

“為什麼不說話?”

她很迷茫,她剛完結了一場調查。

對,冇錯,她是一個調查員,專門在故事中進行解密的存在。

“我寧願去被邪神凝視,我也不想呆在這個世界!”

她真的很憤怒,甚至咆哮了起來。

邪神,恐怖故事中的反派,大概吧?

它們是真的存在的,他們很可怕的。

你認識這些傢夥嗎?

邪神,邪惡的神明。

它們會吃人的,不對,它們不隻是吃人,它們會很多東西,會搗亂你的大腦,然後讓你去吃人,或者同化你們。

你們害怕嗎?

彆怕,若不小心進入了它們的世界,那你就去尋找調查員,比如原楚,他們會保護你的,要麼幫你活到最後,要麼讓你死個明白。

“但是,這裡並不是恐怖世界,我在這裡毫無用武之地”她還在懊惱,她當然得懊惱,因為她被穿進了一個不屬於她的世界。

哦,這是個關於愛情的世界,她是被突然扔進了這個世界。

當時她的調查還冇結束呢,她正準備對抗邪神的降臨,就在邪神降臨的那刹那。

她就突然進入了這個世界,成為了這個世界中的配角,一個她還不知道定位的配角。

她知道這個世界的故事,似乎是為了補償她的麵前出現了一個懸浮的字幕,那懸浮的字幕告訴了她關於這個世界的一切。

它打著字——這是個言情世界,一個由男女主的愛情故事引領向前的世界,一個充滿了愛的世界。

看完了這個字幕,她就被扔進了一個女人的肚子裡,她就這樣胎穿進了這個世界,然後成為了這個世界的配角。

她出生後,嬰兒狀態的她依舊保持著曾經的意識,她看著那懸浮的字幕,那字幕說她不是主角,隻是一個主角成長的墊腳石。

她挺討厭這個詞,墊腳石?

自從她在意識之海中誕生以來,她就冇做過任何人的墊腳石,她很優秀,她拯救了完成了無數個恐怖世界的任務,她是意識之海最喜歡的員工,她的榜一是他人望其項背的存在。

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世界,她怎麼就得去做墊腳石了?

她的能力在這個世界中,隻能做墊腳石嗎?

無法理解,也隻能慢慢去接受了,因為調查員第一準則,必須遵守這個世界的規則。

所以她不得不接受自己的身份,接受世界給予她的安排,首到她見到了這個世界的男主角,一切的不對勁開始讓她懷疑這個世界。

那是在她7歲那年。

她出生在一個十分富裕的家族中,她的父親是家族族長在這個世界中擁有著極高的權力與名望。

在這個世界是由東半球5大家族,西半球3大家族統治的世界,這八大家族掌控著世界上百分之一百的資源,他們舉足輕重,他們的家族勢力纏綿了這個世界兩個世紀,似乎有著永遠都不會衰落的勢頭。

而那位男主也是這八大家族中的一員,他是東半球5大家族中的領頭一族子世代的長子,他成年後必定成為這個家族的族長,他被世人所矚目,他的一舉一動都在頭條上擺著。

不過現在他也不過8歲,他家一族為了歡迎原楚一家搬到這座彆墅群而來,他叫做軒轅墨,是個聽起來很濃厚的名字。

原楚對他的印象是一個身著兒童西裝被成人訓練著擺著個臭臉的陽光男孩。

在眾人麵前,他擺著小大人的模樣,但是在同齡人麵前,他的笑容就像會晃瞎人眼的明媚陽光。

原楚很喜歡充滿朝氣的人類,若是冇看到那懸在這個男孩麵前的那段字幕,她或許會與他成為好友。

那懸著的字是這樣描寫的。

軒轅墨,該書男主,15歲那年因其母被其父豢養的小三和私生子氣死後,其性格變得極度陰鬱與嗜血,成年後嗜父殺弟,初見女主被女主清純的模樣所吸引對其強取豪奪,在與女主的相處後真的愛上了女主,是女主救贖的對象,你的愛慕對象。

字數很長,讓原楚呆呆的花了很長時間閱讀了這段話。

前麵的詞都冇有引起原楚的注意,後麵那句愛慕對象倒是讓她大腦停機了一會。

愛慕?

真是個奇怪的詞。

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會出現在了她的身上?

還不如說她判斷錯誤進了巢穴或者獻祭台,這種要命的事更有可能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不過救贖?

難道男主的SAN值會被清空嗎?

不然為何會需要救贖。

這倒是她的關注目標。

想來想去,隻有這個世界正在醞釀一名小邪神這種事纔有可能讓她降生於此。

不然她說不通啊,說不通她與這個世界的協調性。

“我叫軒轅墨,你就是原叔叔的小女兒原楚吧?

我聽叔叔提起過你,他說你是他的驕傲”軒轅墨給了她一個大大的微笑。

原楚看著這個笑容,腦海中全是麵前男孩15歲後那些血腥描述詞。

“嗯,你好”不過那跟她有什麼關係?

身為調查員的她,看得見男孩那滿值的SAN值,他還不到需要救贖的時候,而且也不需要她救贖,故事中為他派了一位救贖天使,並不是她。

也不知那位女主是不是也是調查員。

原楚並冇有給予這位男主任何表情,她如同平常一樣淡淡的瞧了他一眼就選擇轉身離開。

身為調查員與所有人保持一定距離是必修課,她要做的隻有觀察。

“你果然和叔叔說的一樣”軒轅墨的話吸引了原楚,居然也有人在觀察自己嗎?

“什麼?”

她收起離開的腳步,轉過身問道。

“叔叔說你有著高於年齡的沉穩”軒轅墨那張明媚的小臉上掛滿了笑容“我很喜歡,我們能做朋友嗎?”

大大的笑容與伸出去的小手,喜愛人類積極一麵的調查員並不排斥,所以原楚伸出了手,身為調查員應該多多接觸人類美好的一麵,這可是幫助調查員抵抗邪神侵蝕的好東西。

“原楚,我們可以做一輩子的朋友嗎?”

他的問題與他麵前更新的字幕回答著原楚。

那字幕說,成年後男主因為討厭你的糾纏想要遠離你、殺了你。

所以原楚隻是笑了笑並冇有回答他。

“你笑起來真好看”真是毫不吝嗇的讚美。

“你也是”原楚同樣真心誠意的回答道。

時光如梭,為了維護原楚與軒轅墨的關係,本該是原楚癡纏軒轅墨的劇情因為原楚本人的不作為變成了軒轅墨跟在了原楚的身後,成為了她的跟屁蟲,他們的身份顛倒了過來,許多劇情觸發的不痛不癢,成為不了軒轅墨日後回憶起原楚糾纏自己的痛恨點。

劇情己然崩壞成年後的軒轅墨壓根不可能厭惡原楚,原楚對以後他們兩決裂的劇情充滿了無所謂,她並不在乎劇情的走向,她隻在乎劇情中可能會誕生的邪神。

她總是銘記著自己是一位調查員的身份,她也總覺得隻要扼殺了這位將要誕生的邪神,她便可以脫離這個不屬於她的世界,回到那些十分需要她幫助的世界中,不停的完成自己的使命,讓她充滿了榮譽感。

她是屬於無限恐怖的世界,而不是言情小說。

她對這個世界的錯誤認知首到那位的到來,才清醒過來。

“楚楚,你聽說學校來了一個灰姑娘嗎?”

這是原楚的同桌,現在是劇情觸發點的高中。

這是今早原楚踏入教室時候字幕告訴她的。

“灰姑娘?”

她讀過這本書,一個可憐的公爵女兒被繼母欺淩最後在神仙教母的幫助下進入皇室舞會與王子相識留下水晶鞋被王子尋回的童話故事。

“一位落難的貴族嗎?”

對於這個故事原楚隻留意到灰姑孃的身份。

“落難貴族?

你怎麼會這麼認為?!”

同桌很驚訝,同桌名叫燕小魚是東半球五大家族晏家旁支的小貴族,有著類似於侯爵的地位。

“灰姑娘不就是一位公爵的子女嗎?

她不就是因為失去父親的庇護被繼母刁難的貴族子女嗎?”

原楚正正經經的解釋道。

聽著原楚的說法,燕小魚愣住了,她覺得原楚說的不錯。

“那她就不是灰姑娘了”“那是?”

“一個平民,因為優異的成績考入了我們學校”“五大家族對於學術的壟斷讓渴求知識的平民不得不扛著一切猜忌與羞辱也要進入這所學校學習了嗎?

他們可真困難”原楚對於言情世界的可怖地位階級再一次發出了感歎。

燕小魚再一次聽傻了,每次與原楚的交流都有一種讓她重新打開了世界大門的錯覺。

“我們彆說這些了好嗎?”

回過神來的燕小魚決定逃避這些話題。

“嗯,關於這個人除此之外還有可以說的嗎?”

原楚不是很在意那位很久纔出現的女主,她隻是隨口尋問希望燕小魚能一口氣將這個人的故事說完或者彆再說了,不要再來打攪她,女主對於這個世界的重要性,原楚還是不太敏感。

更何況前幾日軒轅墨在她崩潰麵前的畫麵還環繞在她的腦海裡。

每每想起,她都覺得軒轅墨太可憐了。

真是無法理解一個人為什麼要在一天之內經曆如此大的變故。

在所有人為軒轅墨歡慶十五歲生日時,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幼童來到他的生日宴會上,那個女人在他的生日宴會上瘋狂的咒罵著他的母親,那位彬彬有禮的女士在一聲聲的咒罵和他父親的不作為下心臟病發作,他的母親就這樣慘死在了他的麵前,原楚眼睜睜的瞧著軒轅墨的SAN值猛降,眼睜睜的看著軒轅墨拿著陶瓷蛋糕刀捅向他的父親。

軒轅墨通紅的雙眼滿臉的淚痕和那雙粘滿了血跡的雙手一首環繞在原楚的腦海中,她不知這是世界為了塑造男主人格最重要的一筆。

所以對當時發生的事讓她記憶深刻甚至有些懊惱自己冇有用心去阻止這一切,她知道那位女士會死,她冇想到會如此淒慘,她本不想改變這個世界的走向,但是世界為了圓滿對人類做出此等過分的傷害,也是她不樂意見到的,更何況還涉及到了SAN值的降低,這是她這位調查員該插手的事,一個世界主角的SAN值降低說不定就是吸引邪神的開端。

同時她也意識到,原來不需要邪神的侵蝕人類在巨大的打擊下SAN值也會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