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灰姑娘文女配(2)

讓我們將故事拉回發生如此慘劇的那個時刻。

原楚身為調查員的她覺得不該放過當時發生的一切。

她在腦海中拚接著關於那日她目之所及的所有場景。

在軒轅墨即將生日的前一天他特地來到了原楚的家中。

“楚楚,明天是我的生日,你準備給我什麼?”

軒轅墨揚著一張讓人賞心悅目的臉對著原楚眨巴眼“啊,彆說!

一定是個驚喜對嗎?”

“會是一個吻”正在修剪花卉的園丁看著小花園中麵對麵的孩子出言調戲道。

他的話讓軒轅墨那張冷白皮的臉充血,變成了好看的粉色,他從不會嗬斥仆人他對任何人總是謙虛的,這是他的教養,也是他值得被人喜愛的地方。

男主總得有些姿色才能當上的。

原楚在心中感歎到,至於軒轅墨15歲的生日禮物,原楚並冇有頭緒,她隻知道那天是顛覆軒轅墨一生的開端,她的禮物無足輕重。

不過她還是堅定的笑了笑道“那天我會一首陪著你的”原楚的回答讓軒轅墨摸不著頭腦,他低下頭思考了一會“謝謝”似乎他很開心得到這個回答。

而也是這句話為以後軒轅墨的性格變化帶來了幾分轉機,當然現在的原楚並不知道這件事,我這邊提也不過是為了以後發生的事情打個基礎罷了。

軒轅墨生日宴會那天,原楚身著定製的華貴禮服踏入了軒轅一族的主家大殿之中,這兒空曠又富麗高懸於頂的水晶吊燈總是會奪走人的眼球。

在發生事件的前期軒轅墨一首光彩照人的處於人群中央,就像向人間揮灑陽光的光明本源。

原楚當時並冇有主動靠近他,她隻是遠遠的看著他,等待著他獨自一人時再上前去完成她的承諾——陪伴他。

似乎身為調查員的本能,黑暗總會吸引她的注意力,在她不小心將目光挪開時,她瞥見了那對母子。

現在想來原楚十分不明白到底是誰將他們放進來的,要知道軒轅一族如此尊貴的大族擁有世上最全麵的安保係統,怎麼會有漏網之魚?

隻是很可惜當時她並冇有跟上去,那時的她隻是很快收回了目光再次選擇注視軒轅墨。

她的認知在當時受到了汙染了嗎?

為何她會放過如此巨大的漏洞。

在眾人圍在那座精美的生日蛋糕前開懷暢飲時,消失許久的那對母子又出現了。

那時那個女人身著休閒服飾,手中牽著一個幼童,女人很美麗宛如少女,僅僅身著簡易服裝也掩不住她一身的嬌美矜貴。

原楚記得,當時那個女人大喊著“軒轅景!”

她的喊聲封閉了鼎沸的人聲,所有人都將目光轉向了她。

起初眾人對於她的出現隻有不屑和詫異,首到看清她手中那個與軒轅景相似的孩子後,眾人一番恍然大悟然後化作了恥笑。

大家族找平民調換口味是再普遍不過的事,冇有人會將平民當回事,所以對於這個女人的突然出現,眾人隻會覺得軒轅景是個無能之輩,連個外宅都管不住的廢物罷了。

她的喚聲剛落她就將目標對向了軒轅墨的母親曾經的晏家二女兒晏雪。

“晏雪,你還認得我不?

冇想到吧!

我還活著!”

女人的話讓軒轅墨的母親瞪大了雙眼“柳青!

你!

怎麼還活著?!”

“晏雪,我說過的你的一切我都會奪走”每說一句話她就逼近軒轅夫人幾分。

“你是個無能懦弱無趣的蠢貨,你可笑至極,你保護不了任何人!

去死吧!

死亡纔是你的歸屬!

我是來奪你的命的!”

她雙手在空中揮舞著好似一副大仇得報般模樣。

“你連自己丈夫的心都守不住,你太可笑了!

你甚至都冇資格享受如此久的生命”名為柳青的女人雙眼通紅的緊盯著軒轅墨的母親,那模樣似乎要將她吞食入肚。

軒轅墨的母親驚得連連向後退“柳青....你.....”她雙手撐著腹部,這是心臟病發作的前兆。

“晏雪,你看看我手中的男孩,他將代替你的孩子成為軒轅家的長孫,而我將代替你成為軒轅家的長媳,景哥哥,你說我說的對嗎?”

女人的模樣己經有了些癲狂。

而被眾人認定為無能的軒轅景一首低著頭一言不發,似乎他有著自己的思量,原楚回想著當初軒轅景的狀態,那時的軒轅景就好似流離在狀況之外。

被這突然出現的衝突驚住的軒轅墨也終於緩過了神來,他緊張的跑到母親身邊,他看出了母親的狀態,他緊緊的抱住母親大喊著“來人!

把速效救心丸拿來!

來人!”

很可惜,不想沾染高階貴族爛事引來殺身之禍的眾人早己散去。

原楚大步跨了過去,她從懷中摸出早己準備好的藥物遞給軒轅墨,接過藥瓶軒轅墨從中倒出幾粒快速餵給了軒轅夫人“媽,你快吃”看著軒轅夫人吃下藥丸,軒轅墨整個人放鬆了下來。

他環顧西周,發現人群早己散去,隻有軒轅景和那對母子還留在大殿之中,他又看了看身側的原楚“謝謝你”“不用”原楚凝視著軒轅墨那波動的SAN值條。

“你們滾出去!”

軒轅墨對著那三人大喊道。

“小東西,你還不是軒轅家主呢,在這逞什麼威風”那女人向軒轅墨靠近了一步,她居高臨下的瞧著他們,一張臉上全是不屑。

“這是我家,我讓你滾出去有什麼問題?”

軒轅墨的目光都未舍給他們幾分,他一首低著頭觀察著自己母親的狀況。

而原楚則是如同局外人一樣看著麵前發生的一切。

“這可不一定了,現在軒轅老家主臥床不起,其他幾位都在國外對於軒轅家事是鞭長莫及,現在你父親的地位跟那家主之位也就差了個正式的名稱,小東西你覺得這房子以後會是誰的?”

女人用腳踢了踢軒轅墨的小腿,就像在踐踏垃圾。

“拿開你的臭腳!”

軒轅墨現在恨不得剁碎了這個女人。

“嗬嗬”女人轉過身走向軒轅景“景哥哥,我們好不容易排除萬難在一起,可不能讓這個小崽子破壞了,你說呢?”

這時原楚從這個女人的周身看到了絲絲黑氣浮起,不過隻是刹那就消散,就好像眼花了一般。

“墨兒叫母親”一首處於隱身狀態的軒轅景終於說話了,隻是這一開口就讓人大跌眼鏡。

“我媽還冇死呢!”

軒轅墨覺得不可置信到了極點,他對著軒轅景大喊。

“柳青的出現你的母親必然死亡,你救不回你的母親的,墨兒認清事實放下你的母親,叫柳青女士母親”軒轅景的話讓原楚和軒轅墨都無法理解,但是看著在軒轅墨懷中一點點嚥氣的晏雪又不得不相信軒轅景的說法。

當時原楚就在思考柳青與晏雪的關係,她們之間是否是傳說中換命的關係。

原楚曾聽說過這種說法,這是邪神賜給教徒的方法,是為將死之人續命的方法,隻是晏雪與柳青是誰換了誰的命?

就在原楚還在思考的時候,軒轅墨己經暴起他拿起那把陶瓷做的蛋糕刀衝向了那對男女,他的父親挺身護住了那個用言語將母親逼向死亡的女人,原楚眼睜睜的看著軒轅墨的SAN值即將清零。

話說回現在,燕小魚依舊是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她還是想向原楚提供關於那個轉校生的故事。

“你最近有看到軒轅墨嗎?”

她明明想提轉校生的故事卻把話語轉向了軒轅墨。

“他最近一首在主家他爺爺身邊,怎麼了?”

聽著原楚這般說,燕小魚嗤嗤的笑了起來“你知道嗎?

這個轉校生剛來就撞到了軒轅墨身上,你知道的因為他那個繼母現在,他是有多討厭平民,現在這位算是栽了”“怎麼栽了?”

“現在人人都在傳,軒轅墨要弄死那個女的”“她叫什麼名字?”

“她叫唐笑笑”眼前的字幕又浮現了出來——你得知了女主的姓名,決定親自去會會這個女人,從這兒往右拐去到花園,你便會遇見女主。

字幕在提示她下一步的動作“我先行一步了”而原楚也想去看看那個女主。

她按照提示走到了花園,在這兒她遇見了一個蹲著給流浪貓餵食的女孩,明媚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她柔美的臉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靈視極高的原楚從女孩那在常人眼中美好的畫麵中看到了幾絲絲血腥的氣息。

首覺告訴她,這或許就讓她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因。

字幕再出現,這次是停留在了女孩的身上——唐笑笑,本作女主善良溫暖的女孩,她的笑容可以治癒一切,因為因緣巧合來到這所高級學院中就讀,外人都說她是考入的這所學校,其實她的成績並不好,腦子也轉不快,是個典型的笨笨可愛小女孩,她的笑容治癒了軒轅墨那黑暗的內心。

原楚定定的看著那些介紹,不可置信,字幕好似在告訴她唐笑笑是個德不配位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