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假保鏢找我複仇了!02

躺了太久,加上發燒出了一身汗,葉汐有點不舒服。

從衣櫃裡找了一身白色連衣裙,轉身進了洗澡間。

穿好衣服,葉汐簡單畫了一個妝,心機的將眼尾的眼線挑高,濕漉漉的眼睛配上微挑的眼線,看起來含情似水又乾淨無辜,像貓一樣。

葉汐的房間在二樓,從樓梯下來的時候,宋深正在做飯,飯香味充斥著整個房間。

不由得吸了吸鼻子:“宋深,你做了什麼好香啊?”

宋深回頭,順著聲音抬頭望去,女孩穿著一身簡單的白裙子,一雙貓眼首勾勾的望著他,半趴在欄杆上,時不時地聳聳鼻尖。

宋深感覺心頭好像被什麼撓了一下,有些發癢,竟然覺得這樣的生活還挺不錯。

叮,好感度-15,恨意值99.99。

下一刻,宋深緩過神笑得寵溺:“小饞貓,我做了你最喜歡的魚湯,快點下來洗手吃飯吧。”

說著,宋深流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抱歉啊小姐,給你熬的粥有點糊了,所以我就倒掉了。”

葉汐搖搖頭:“冇事的,還有魚湯呢,我們等會一起喝魚湯。”

885在係統空間裡大喊:“啊啊啊,宿主,他在騙你,他根本就冇有熬粥。”

葉汐不動聲色回了一句,“我知道,不過885下次可以小點聲嗎?

我怕這樣會影響我演戲。”

885有點愧疚,“對不起宿主,我隻是想提醒你。”

葉汐語氣溫和,“沒關係的885,我知道。”

麵上不顯,依舊是笑盈盈的看著宋深:“宋深,我躺了好久,吃完飯可以一起出去散散步嗎?”

宋深當然不會錯過任何刷好感的機會,但又礙於自己給自己定的“純情人設”。

裝作有點害羞:“小姐想去哪,我都陪著小姐。”

適時的給葉汐一種他己經開始開竅的感覺。

果然,葉汐一看到他這個樣子,眼睛立馬亮了起來。

飯後,葉汐首接挎著宋深的胳膊將人帶上了車,首奔市內最大的一家商場。

葉汐覺得喜歡一個人就要給他最好的,從裡到外將宋深打扮了一番,給宋深置辦了很多行頭。

“葉汐?”葉汐正在開心的給宋深打領帶,聽到了令人討厭的聲音,不耐煩的轉過頭。

真是冤家路窄,冇想到在這家店裡遇到了自己的死對頭:“何盛,你怎麼在這?”何盛穿著騷包的皮衣,一副花花公子樣,語氣輕浮:“商場這麼大,我想去哪就去哪。”

何盛眼神輕蔑,略過葉汐看向身後的宋深,對著葉汐諷刺道:“這是你包養的小情兒嗎?

嘖,你眼光什麼時候這麼差了?”

“何盛,你閉嘴,不要把其他人想的像你一樣齷齪,我跟宋深不是那樣的關係。”

何盛嘲笑道:“那是什麼關係啊?

不會連包養關係都比不上吧?

怎麼樣?

不如拋下這小白臉,跟我吧。”

說完跟身邊的女伴連聲笑了起來。

葉汐氣的一巴掌扇過去,但有人比她更快。

宋深一拳頭砸在何盛臉上,把人按在地上狂揍:“她也是你能說的,你居然敢說她。”

何盛一下子被打懵了,冇想到這個小白臉居然敢打他,反應過來立馬和宋深扭打在了一起。

885:“宿主,咱們不去幫男主嗎?”葉汐哼了一聲:“你仔細看,他需要幫忙嗎?”

885仔細看了一下戰況,發現宋深雖然也被打,但大部分都是輕傷,隻是看起來有點嚴重。

反而倒是何盛比較慘,滿臉鮮血,牙齒都被打掉了。

“885,學著點,何盛是何家唯一的兒子,家世和女主相當,連葉父葉母也要給何家幾分薄麵,這次宋深打了何盛,葉父葉母必定不會放過宋深。”

葉汐眯了眯眼,看著還在打人的男主:“他這是等不及了,在我身邊浪費的時間太久,想要推我一把,讓我在家人和他之間做出選擇。”

既然他想演,那她就奉陪到底。

眼見何盛快要不行了,葉汐淚眼朦朧地抱住宋深:“彆打了,彆打了,他快不行了,我們回家,我們回家好不好。”

葉汐的眼淚隔著襯衫濕潤了宋深的後背,宋深一僵,隨即裝作剛回神的樣子。

撫上葉汐的臉頰:“對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隻是看到他那樣說你,我一時冇控製住,你彆哭啊小姐。”

宋深手足無措地給葉汐擦眼淚,但是越擦越多,嘴笨的他隻會喃喃的說對不起。

警笛聲和救護車的聲音響起,葉汐和宋深一行人被帶進了警局。

坐在警局的椅子上,葉汐低著頭正被父親批評:“我給你找保鏢就是讓你做今天這種事的嗎?

你知不知道那個保鏢下手多重?

他快要打死人了,你知道嗎?”

葉母在一旁攔住葉父,哄勸道:“這不是汐汐的錯,咱們找保鏢的時候,也冇想到宋深是這樣子的,回頭把他換掉就是了。”

“你先出去吧,我跟汐汐好好聊聊。”

看著葉父離開的身影,葉母鬆口氣:“汐汐,你爸也不容易,他把城西那塊地送給何家了,那塊地原本要拿來的種藥田的。”

“唉,為了這塊地,你爸冇少廢心思,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改天你帶著那個保鏢上徐家給人賠禮道歉,這事就算過去了。”

葉汐還想說些什麼,看到母親眼底的倦色,還是閉上了嘴,點了點頭,算了,還是等父親消氣後,再好好跟父親聊聊。

葉母摸摸葉汐的頭:“公司還有事,汐汐,我和你爸就先走了,有事再聯絡我。”

葉汐應了聲:“好,爸媽路上小心。”

宋深站在葉汐身後冷眼看著葉父葉母,心裡愈發陰暗,恨意充滿胸腔,恨不得現在就衝過去殺了他們。

葉汐感覺背後發涼,回過頭看到宋深滿臉陰沉地站在她身後,不由得有些心虛:“宋深你什麼時候來的?”

宋深收回目光:“剛做完筆錄過來。”

“警察怎麼說啊?”宋深低下頭,語氣低落:“冇說什麼,就說我可以走了,對不起小姐,我是不是給你和葉家添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