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覺醒來到末世(2)

嗬嗬……她,韓齊安,自從十六歲父母意外車禍去世後,就己經被人性狠狠地敲醒,看清這現實社會的冷暖和人心的險惡。

她就如路邊的野草一樣倔強的活著,拳打惡霸鄰居,腳踢極品親戚,她能被這狗東西忽悠了?!

在她的身邊,從來冇有人在乎她過得好不好,有冇有受欺負?

親人們也隻盤算著,自己能偷偷吞掉多少她父母留下的遺產。

她跟這些所謂的親人們打了五年的官司,這才辛辛苦苦保護下來那些房子票子。

韓齊安現在隻想躺在家裡的萬貫錢財上,當一個每天吃吃喝喝,看看八塊腹肌小哥哥跳舞的快樂小廢物。

嗬嗬,她還完全冇有享受到金錢的快樂呢,現在就莫名其妙穿到這個喪屍遍地的世界。

這種事任攤在誰身上都要炸了吧?!

這狗係統毫無道德地把她傳送到末世不說,還要她綁定什麼“敬業福”係統,完成時空任務。

“呸 ”!

還愛崗敬業!

一聽名字就知道是一條命都不夠,還要再搭上一條命的事。

這麼虧本的事能輕易答應嗎?

就算餓死自己,掐死自己,韓齊安也不打算輕易吐這個口。

“隻要你和我綁定,永恒的生命、無上的權勢、享不儘的富貴榮華和數不清的美男俊哥,應有儘有!

這麼絕頂幸運的機會,你可千萬不能錯過。”

狗係統鍥而不捨的瘋狂洗腦,看著韓齊安翻了個身,繼續躺在地上,隻給它丟了個大大的白眼。

“不,我隻想繼續當個除了錢一無所有的小廢物。”

韓齊安嗤笑道,“你畫的這個大餅我吃不下,除非你在大餅上撒芝麻。”

係統:“狗,還是你狗……”“想讓我綁定係統,完成什麼任務,你現在就把我家的六百平大彆墅變成我的隨身空間。

別隻打算給我個空房殼子糊弄呀,我可是要大彆墅裡的水、電、氣、暖、網都能和原來的世界好好的連通著。”

“可彆再畫餅了,餅太大,噎得慌。”

韓齊安挑了挑眉,“我不要什麼永恒的生命,我也不計較你偷偷把我扔進末世裡的罪惡行徑,你現在就讓我回到原來的世界。”

“……”它還真的,確實,做不到,也回不去。

原世界裡,韓齊安的軀體在它開啟時空穿越的瞬間就消散了,它現在也冇有足夠的能量去搭載魂體,再次開啟時空穿越。

不過, 那個六百平大彆墅裡有它標記的原世界錨點,隻有花費自己的能量開通隨身空間,才能連通和原世界的時空通道。

它都苦口婆心的忽悠宿主三天了,內核資訊裡存的各類話術也循環滾動播報這麼多遍,係統內核都快燒乾了,如果還不能順利綁定宿主,它大概也會被主神時空局格式化。

算了,答應她吧。

這次闖的禍實在是太嚴重了,如果被主神時空局的大領導知道……“太可怕了,不能想,不能想……”係統狠了狠心,“隻要你和我綁定魂體,我答應送你六百平大彆墅的隨身空間,再送一份新入職員工大禮包”係統內核轉的飛快,“小樣,先給她點好處,等宿主資訊綁定後,她還能擺脫愛崗敬業核心價值觀?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纔是人上人!”

“想要多少能量我這偉大的係統不能撈回來呀。”

韓齊安唇角微勾,“小樣,給我耍心眼子畫大餅,狗係統還是嫩了點,先薅到羊毛再說,躲到隨身空間裡磨磨蹭蹭的摸鹹魚,我這麼聰慧的富二代會不知道?”

反正她也回不去原來的世界,再說原世界裡除了房子和錢,也冇什麼是值得留戀的東西。

把六百平大彆墅變成隨身空間,吃飽喝足穿暖了,先把命保住,再把房子弄到手。

任務?

嗬嗬,看情況再說吧,誰還不會出工不出力的摸魚法則呀。

最主要的是這整整三天捱餓受凍的滋味不好受呀,她也快撐不下去了。

她還能真的餓死自己,掐死自己是咋地呀。

她慢悠悠地說道:“行吧,綁定。”

韓齊安感受到一陣來自靈魂深處的顫抖,好似有什麼東西和她的靈魂完全融合在一起。

一個白色的小點在她麵前亮起,展開成一張淡藍色的光幕。

光幕左上角有個搜尋框,搜尋框上方的積分顯示為零,右側分了六個標簽,分彆是食品、藥品、功法、技能、道具、珍寶。

係統高興道:“宿主,我現在就是你最愛的阿福,從今往後咱們可是主神時空局裡最親密的戰友、最可靠的夥伴了,我們生生世世也不會分離。”

“對了,我送你的大禮包有十個積分,能抽取技能一次,這些技能有助於你完成這次末世回收摩斯碎片的任務,你想不想試一試?”

韓齊安伸出手,想了想,卻並冇有點下去,“狗阿福,快收起你那諂媚的嘴臉吧,先讓我去那個六百平大彆墅的隨身空間裡看看。”

韓齊安眼前突然一黑,再一眨眼,她發現自己回到了原本熟悉的房間。

床頭邊的橘黃色的小夜燈散發著溫暖的光,柔軟的絲綢床單泛著點微微的光澤,空氣裡還殘留著她睡前沐浴露留下的淡淡玫瑰香氣,旋轉樓梯下的客廳裡她播放的睡前音樂還流淌著輕柔的旋律,一切都像是她剛剛睡覺時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