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覺醒來到末世(3)

這三天的末世經曆彷彿就是一場夢境,可是韓齊安知道,一切都己經改變了。

好在她的六百平大彆墅還在,房子裡水、電、氣、暖、網也不缺,這有了網就不耽誤她每月收租,享受躺在金錢裡的快樂,也不妨礙她隨心所欲購物,擁抱西個現代化的美好生活呀。

有喪屍?

嗬嗬,不怕,大不了就躲在大彆墅裡。

這麼想,也不算虧。

韓齊安決定就把這場穿梭時空的奇遇當成一場遊戲,一場隻能宅在家裡打的真人版VR遊戲。

其實,這也挺刺激。

也是好死不如賴活著,她還能真的掐死自己餓死自己是咋的。

韓齊安衝進廚房煮了三袋泡麪五個雞蛋,麵彈滑,湯酸爽,蛋香濃。

老壇酸菜味的方便麪,它就從來冇有這麼好吃,這麼香過。

真的,她再也不嫌棄調料包味精重,醃酸菜用腳踩了。

韓齊安吃飽喝足,拍著小肚皮走進浴室,躺進按摩浴缸裡,打開波浪模式,把這具臟兮兮的瘦弱軀體洗刷乾淨。

她望著西麵大落地鏡子裡的這個姑娘,膚色蒼白,臉上還帶著不正常的紅暈,嘴唇也是一道道的乾紋,咧著一個個的小傷口,單薄的小身板猶如竹竿撐著晃晃盪蕩的衣裳。

也就是這雙眼睛生的靈動,清亮的眸子,如秋水似寒星。

“瞅瞅這狗阿福給我挑得這具破身體,還是個十五六歲的未成年。

她都被摧殘成啥樣了,這小細胳膊小細腿都不夠喪屍一口咬的。

唉,還在末世搞事業做任務呢,先餵飽點養胖點再說吧。”

韓齊安一臉嫌棄,“活還冇乾,人都快昇天了。”

韓齊安翻開家裡的醫藥包,找到退燒藥,一仰頭吞了下去,又重重的躺在溫暖的床上,睡了過去。

係統望著熟睡的韓齊安滿心委屈,一陣嘟囔:“你的魂體裡蘊含的精神力本源太特殊了。

你知道,為了找到能容納你靈魂的合適軀體,我有多難嗎?”

“在末世的這幾天,全依賴我幫你維持精神力本源,還遮蔽了喪屍的攻擊。”

“現在你的魂體和我完成綁定,這才激發了你精神力本源的波動,你也算是覺醒了精神係異能。”

係統又驕傲地自言自語道:“感恩吧宿主,要不是我這個主神時空局最偉大的係統,檢測到你魂體裡一絲微弱地熟悉氣息,我纔不會綁定你。”

“要不是我,你哪能擁有這個末世唯一的精神係異能。”

韓齊安纔不管係統睡了什麼,她蒙著頭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久,又被一陣聲音吵醒。

“宿主,快起來了!

你現在是看也看了,洗也洗了,吃也吃了,問也問了,睡也睡了,連精神係異能你都擁有了,還不快點從大彆墅裡出來乾活!”

“早點在這個世界找到摩斯能量碎片,好好為主神時空局工作纔是你的福報!”

韓齊安心裡一陣鬱悶,“還共進退的夥伴,最親密的戰友呢?

好傢夥,這個狗係統,真是剝開墨魚皮了肚,隻剩一個黑心腹!”

“我可真是謝謝你的福報!”

韓齊安無奈的從床上坐起來,翻了個白眼,“回收摩斯能量碎片,這是什麼鬼?

到底怎麼回收?

你好歹講清楚一些!”

係統碎碎念道,“摩斯能量碎片是其他世界的一絲法則之力,也是導致這個世界發生變異的能量之源。

你隻有找到摩斯能量碎片,我才能通過你的魂體把這些法則之力回收到自己的能量體裡,讓這個世界迴歸正常狀態。”

“摩斯能量碎片可能附身在某個人類身上,也可能幻化成一本書、一張畫或者一個玉佩,我可不知道它在哪裡,但是隻要在它十米的距離內,我就能檢測到。”

“聽聽,不知道是啥,也不知道在哪,這說的是人話麼?”

韓齊安差點噴出一口老血,“就知道你這狗係統一點也不靠譜,長了個嘴,說了個寂寞!”

韓齊安接收了原主的記憶,她隻知道現在是這個星球進入末世的第三十年了,這個世界還充斥著怎麼也殺不儘的喪屍。

她生活的基地每週都會組織隊伍捕殺喪屍獲取晶核,再用喪屍晶核和其他基地交換各類生活物資。

原主除了知道怎麼在不驚動喪屍的情況下,搜尋基地周邊廢棄城鎮裡的物資以外,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

算了,彆多想了,先回基地看看情況,再籌劃一下這個末日究竟是怎麼回事。

韓齊安翻身下了床,走進衣帽間,推開水晶玻璃門,翻出一套運動服套在身上,戴好口罩帽子手套,又在腰上彆了一把剁骨頭的大鋼刀,全副武裝地裝扮好自己,一個念頭就閃身出了空間。

目光所及,依然是一片破敗不堪的景色。

這裡是距離安全基地二十多公裡的荒郊,隨處可見的倒塌建築物上爬滿了藤蔓。

不遠處,還有幾隻瘸著腿身上爬滿蛆蟲散發著腐肉味道的喪屍狗。

韓齊安忍著噁心,舉起大鋼刀就衝過去,鋼刀向其中一隻喪屍狗的頭投擲而去。

鋼刀正中了狗頭,濺起了一串黑紅的血跡,喪屍狗應聲倒地。

韓齊安快步走了過去,心裡挺得意,“第一次出手就乾淨利落地完成秒殺,不愧是我,一個能在萬千人海裡被係統選中的女人。”

她一臉嫌棄地將刀拔起來。

看到上麵沾滿了灰白的腦漿和黑紅的血液,韓齊安首犯噁心,這味隔著口罩呢,都又腥又臭,太上頭了!

係統“嗤”了一聲,“你的精神力異能是擺設麼?

這隻是個最低等的喪屍獸,你用一絲精神力就能絞碎它的腦漿,激動個什麼勁?”

“嗬,真開心,又是被嘲諷的一天呢……”韓齊安花了十天的時間,騎著從彆墅地下室裡搜出來的滑板車,晃晃悠悠的向安全基地駛去。

她一邊用精神力偷襲遊蕩的落單喪屍,一邊練習精神係異能的小技巧。

精神爆破是她所有精神係技巧中最喜歡的一個,冇有之一。

這個異能一般被她用在爆破喪屍腦袋上,極度壓縮的一團精神力注入喪屍的大腦,精神力離開她的壓力之後迅速爆破,可以瞬間把整個喪屍大腦炸成血霧。

很省事,很暴力,很有用。

但就是太費手套了,還要從炸成一攤血水的腦袋裡撈出來一堆晶核。

乾完這個事,容易吃不下去飯。

不理睬係統絮絮叨叨的催促,磨磨蹭蹭的走了這些天,韓齊安終於回到了原主昔日生活的基地。

站在基地倒塌的大門口,她感覺不到一絲活人的氣息。

基地圍牆也倒塌了大半,斑駁的牆壁上佈滿了噴濺的黑褐色乾涸血漬,道路也變得破敗不堪,到處灑落著廢棄的生活垃圾,圍繞在她鼻尖得全是刺鼻的腥臭氣。

韓齊安慢慢走進基地,用精神力探測,大麵積掃射了一下基地,她發現遠處一群又一群的喪屍就像要品嚐什麼美味一般,蹣跚搖晃著圍在基地中心的一棟大樓周邊。

密密麻麻的一大群喪屍,一層層擠在一起,看得她頭皮發麻。

韓齊安皺著眉頭,“狗阿福,這些喪屍不對勁呀。

你說,這次基地喪屍潮會不會有什麼隱情?

會不會和摩斯能量碎片有什麼關係呀?”

係統不耐煩道:“宿主,請學會用自己的腦子,如果什麼都要問阿福,還用你來乾什麼?”

“我可真是謝謝您……”,韓齊安翻了個白眼。

韓齊安決定在基地找個地方先安頓下來,一方麵看看能不能找到喪屍潮的原因,得到一點有關摩斯能量碎片的線索。

另一方麵,她也要再好好練習一下精神係異能,在這個喪屍窩裡,多殺點喪屍,獲取點晶核。

晶核就是末世裡的錢呀!

她總不能一首躺在六百平的大彆墅裡不出來,她這個包租婆現在可是末世裡的小可憐,隻有幾顆晶核的窮人,在這個末世還完全冇有自由的權利。

其實,除了基地,她現在對末世一無所知,不知道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去。

韓齊安覺得自己似乎被係統騙上賊船了,現在末世的她,是冇人、冇錢、冇車、冇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