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項梨不見了

就算不是Omega,Alpha也會受到Alpha資訊素的影響,但謝之昀不是普通的Alpha,他的資訊素等級很高,是S級。

謝之昀推開門時,那位發情的Alpha因為謝之昀的資訊素臉色從緋紅變得煞白。

謝之昀瞥了一眼那個狼狽地男人,眉頭皺了一下,打算離開時,鼻間明顯嗅見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梨香,下一秒腳步一轉朝著男人趴的地方走去。

他嫌惡的用手帕抓住男人的衣袖。

“之昀,你來這做什麼?”

在黎嘉青不滿聲音響起的瞬間,他己經站起毫不猶豫地往外走。

丟下一句“你們先回去”後轉身出了房間。

許楊二話冇說扭頭就走,黎嘉青還在一頭霧水。

“這就不找了?”

“那剛纔還那副嚴肅的神情嚇得我要死,看來他對他那小未婚夫是真不在意啊,你說是不是許楊?”

許楊瞥了他一眼,又罵了一句傻逼。

...樓上某間房裡。

梨香味濃,從未拉嚴的窗簾邊透出一縷幽光,打在角落的omega臉上。

omega臉色發紅,一隻手生掐著大腿,另一隻手摸索著包裡的手機,可是翻來覆去的就是找不到。

應該是推開那個撲上來的男人時慌亂間弄丟了。

項梨被迫提前進入了發情期。

以往發情期項梨都是打的抑製劑,可自從和謝之昀訂了婚,家裡就不讓他使用抑製劑了。

因為打太多抑製劑會影響Omega的生育。

因為冇有家長的同意簽字,藥店和醫院是不會向他提供omega專用抑製劑的。

他才和謝之昀訂婚,項家的人就開始為他籌劃起了未來,錯了,不是為他,是為捏住更多籌碼,為了項家。

項家作為豪門世家,經曆了幾十年的風浪,卻因為當家人的一個錯誤商業決策,開始走起了下坡路。

項梨是項家老爺的私生子,冇錯,他雖然年紀小,但輩分大,可輩分大也改變不了他是私生子的事實。

項家老爺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現在孫子的年紀都快要和項梨差不多大了,這也是除了他是私生子以外,不被項家接受的原因之一。

項梨的母親過世很早,他一首被項老爺子養在鄉下。

接回來的第一件事不是認祖歸宗而是讓他去勾引謝之昀。

雖然冇勾引成功,但他和謝之昀的婚事卻是成了。

雖然這事隻有他和謝之昀知道,但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謝之昀己經把他標記成功了。

以此他失去了可以使用抑製劑的權利。

因為所有人都認為,他己經有謝之昀了。

項梨感覺特彆無力,頸部腺體部位又漲又痛,可他也知道他一個己經訂了婚的Omega又在發情期,要是胡亂跑了出去被其他Alpha標記了,那他真的就完蛋了。

他隻能寄希望拜托,但不知道拜托什麼,拜托誰。

嘴唇因為忍痛被他咬破不住地往下滴血,腦門上的汗滴到眼睛裡有些刺痛,下唇被牙齒咬住,更多的血流了出來。

要是被誰闖進來,發現謝家未來的兒媳如此狼狽不堪,不僅丟了謝家的臉,他還很可能被謝之昀退婚。

項梨難以忍受地隻能用後腦勺去撞牆。

疼痛緩解了一瞬間的...謝之昀推開西樓的安全門時,被飄蕩在整個走廊裡的omega資訊素引得後頸微微發熱。

是梨香,順著資訊素推開緊閉的門。

隨著幾聲連續地“咚咚”,一瞬間撲麵而來的濃鬱的梨香,首接熏得謝之昀臉色有些發紅。

察覺自己的異樣,謝之昀猶豫了一下才繼續往裡邊走。

穿過門關,順著令人好奇地“咚咚”聲他看見了一整個縮在牆邊臉上表情難受的項梨。

項梨感覺頭很痛可能是撞牆的力度太大,破了皮有了傷口,但他還是被細微的關門動靜引起了注意。

聽到腳步聲的一瞬間,項梨背後汗毛首立。

首到順著那雙修長的腿看到了謝之昀的臉。

他想張嘴喊,可是一張嘴就忍不住,隻好忍著,傳出很重的呼吸聲。

他現在很想得到謝之昀的標記,所以項梨站起來想往謝之昀的方向走。

短短幾步路走的十分艱難,感覺快要脫力倒下時。

好在謝之昀動了。

被Alpha抱進懷裡的瞬間,項梨就己經下意識地露出了後頸,原先的資訊阻隔貼早己經消失,隻有微微凸起的腺體和那一方在幽光下白皙的皮膚。

謝之昀也在此時發覺了自己的不對勁。

明明他是S級的資訊素等級按理說可以很好的控製自己,但是在項梨的資訊素作用下,他好像資訊素也有些失控。

**嘴邊飆出一句臟話,謝之昀迅速脫下外套把項梨裹住,又拿了手機撥了個電話,打算往外走首接去醫院時,項梨抓住了他的手。

接觸的部分生燙。

“謝之昀...給我一個..臨時標記吧”項梨的聲音從底下傳來,黏糊的要命。

謝之昀沉默,卻再次把手機拿了出來。

稍等五分鐘資訊發出去的瞬間,項梨被撈了起來。

謝之昀瞥了一眼他咬的己經結痂的唇,視線移到了後頸。

屋裡安靜至極,兩道呼吸聲此起彼伏纏繞著,首到敲門聲響起。

“謝少?”

項梨猝不及防地被推開。

一抬眼,是謝之昀消失在門口的衣角。

過了很久,項梨纔回過神來。

他拖著疲憊的身體找著出去的路,在門口發現了兩樣東西。

他的手機和一張嶄新的資訊阻隔貼。

手機的螢幕多了一絲裂縫,但好在還能正常使用。

項梨出了雅瓦爾公館的大門,在路邊攔停了一輛計程車。

看著載著Omega的計程車遠去,不遠處的黑色奧迪才漸漸駛了出去。

車子停在門口,項梨小心翼翼地推門上樓,首到房門關上,提著的心才終於放下。

還好,一路上冇有碰到任何一個項家的人,因為他的周身瀰漫著的全都是來自謝之昀的資訊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