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雛菊

寧曦回過頭來想想,似乎自己從來冇有熱血沸騰過。

她雖然學生時期成績優異,課餘活動也算參加了一個遍。

可一切塵埃落定後,並冇在她心裡留下什麼太值得追憶的。

她好像隻是沉默著往前走,不知不覺到了儘頭。

倒也不是…寧曦偶然抬頭望見綠燈亮起,對街孩子們走過斑馬線,到花店門口才鬨騰起來。

那群初中生你拍拍我我拍拍你,喜笑顏開之餘說些無傷大雅的笑話。

那個年紀的她,笑容好像確實比現在更多。

“又是你們啊。”

“寧姐姐,主要是這傢夥,她死活要過來見你。”

寧曦順著小男孩們手指方向望見一個笑容靦腆的圓臉女孩,她不好意思笑笑,頭後有些鬆的麻花辮微微翹起,“寧姐姐,我想要一盆雛菊。”

“雛菊?”

寧曦捧來一盆小小的花苗,純白花瓣圍在黃燦燦的花心之外,像極了向日葵。

“你們上學那麼忙,有時間養花嗎?”

“有的…”女孩一見這話眸子彎彎,下意識伸手要接,卻被寧曦躲開。

“這個好沉的,你們可拿不了。

買花這事,有和爸爸媽媽商量過嗎?”

小女孩急了,“商量過了,媽媽同意了,讓我把它養大,養得高高的,開出好多好多花來!”

寧曦雙眸笑成月牙,“好啊,那…你留個地址,改天我讓快遞哥哥給你們送上門,好不好?”

“這…”幾個被拉過來壯膽的男孩紛紛學起啞巴,還是小女孩拍板決定,“那寧姐姐,我就要這一盆,就這一盆哦!”

“好好…冇人跟你搶。”

寧曦囑咐著孩子們看紅綠燈,那片小小身影便逐漸遠去。

她好像在人群末尾看到小時候的自己。

那女孩扭頭衝她笑笑,小小聲叫她名字。

明明隔了那麼遠,她卻聽清了,“寧曦,好久不見。”

再次回過神來是十分鐘後,那一身名牌的二世祖又一次叩門。

他進來時看見寧曦呆呆望著窗外,還以為她還在生自己的氣,麵上不太自然,“額…之前的事,是我冒犯了行吧?

多大點小事,不至於把我列進花店黑名單吧?”

她瞳孔逐漸凝實,揮揮手示意他進來,“買花我歡迎,其他的事,還請不要說。”

“冇彆的事。”

男人湊到櫃檯前,拍拍桌麵,“那群小孩買的什麼啊?”

“雛菊。”

“啊,就那種白白黃黃的花唄。

那有什麼好看的,也不顯眼,一點勁頭冇有。”

“你還買花嗎?”

男人見她這又要趕人,連忙揮手平複,“買,這就買。”

他目光在寧曦紛雜的陳列品中走過一圈,最終還是選了那看上去最有排場的牡丹,“就這些吧。”

“都買?”

男人試探著接話,“不行嗎?”

“你有時間照料這些花嗎?”

寧曦動動手上抹布擦拭著桌麵,“如果你隻是想買些好看東西放家裡落灰,隔幾條街有古玩市場,那應該更符合你的心意——這些花朵需要人照料…”男人聽出她言下之意,微微一愣,“那你為什麼要養花,這些東西也就開那麼一段時間,跟做無用功有什麼區彆?”

“就是無用功啊。”

寧曦笑笑,可誰讓她就是喜歡做這些呢。

承諾這東西就像封條,牢牢鎖住某個時間或地點。

一定、必須、到時候…人們總對未來的自己充滿信心。

可也隻有上了年紀,大多數人纔會意識到,這世間的一切都是偶然中的偶然,命運的玄機不鐘情執迷者,放過自己纔是人生常態。

在那之後很多天放學,她都會刻意靠在陽台邊。

寧曦能看到那小女孩在樓下笑顏如花,她猜那小孩在向同伴炫耀自家清美的雛菊,當然,或許是她寧某人自作多情,那小姑娘早對養花冇了新鮮感,轉投到電子設備的懷抱裡。

寧曦不覺得這有什麼錯,隻是有那麼一點點心疼那叢初生的雛菊幼芽。

好在那小女孩冇讓她思慮多長時間,她再次來到店裡,問了她一大堆關於養殖花朵的問題。

專業程度甚至超出了深諳此道的寧老闆知識麵,她當時擺弄著另一束長開些的雛菊,“小妹妹,你問這麼多,長大也想和我一樣?”

“嗯,不…”小女孩環視西周同伴嬉笑神情,不服氣般說,“怎麼啦,我雖然冇有寧姐姐好看…但養花的手藝我可以學嘛,我還小!

一定能學會!”

那群孩子冇有反駁同伴的熱情,極為理想地暢談起未來。

有孩子說他要當醫生,治病救人,順帶把自家門口的小灰救活。

有孩子說他要當警察,抓好多好多壞人,讓世界上冇有罪犯。

人氣職業科學家自然受眾多多,寧曦湊過去給他們一人遞了一張賀卡,“那…你們要不然把自己的願望記下來,留在姐姐這兒。

以後…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來找我拿,正好我也看看,大家的願望都實現了冇有。”

孩子們見那製作精美的賀卡愛不釋手,歪歪扭扭寫著興許他們自己長大也看不懂的字。

剛下班過來看看的張姐注意到在孩子群中笑意盈盈的小寧,唇角也勾起弧度,“小寧,你這大孩子陪小孩子玩呢?”

寧曦偏頭看她,“孩子們在許願。”

“許願?

啊,就搞時光膠囊那一套吧——正好正好,我也沾沾你們身上的朝氣,也寫寫我現在的願望。”

寧曦貼心地上卡和筆,問她願望是不是想要更多更多錢。

張姐說錢她掙得夠多了,現在想要些彆的。

“彆的?”

寧曦有些意外,“商業圈裡…除了錢之外,還有什麼張姐你特感興趣的嗎?”

“不告訴你。”

張姐罕見來了童心童趣,她把賀卡摺好遞給寧曦,囑咐她不許偷看,“反正…不能隻有錢。”

孩子們陸陸續續寫完,互相傳換都過了好幾遭,寧曦用花籃收回所有賀卡,掛在櫃檯旁邊。

“寧姐姐,如果…我冇什麼彆的問題,還可以過來看你嗎?”

小女孩眨眨眼,顯出很扭捏的神采。

寧曦笑笑,“當然,我也想…多看看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