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偶遇唐欣,路如雪的真實身份

民政局外。

莊文低頭盯著結婚證,目光呆滯,思緒紛飛。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獎勵:魅力值 10。

忽然,腦海裡響起係統的冰冷聲音,將他從混亂中扯了出來。

莊文不解。

但他能明顯感覺到,冥冥之中,自己的身體,在某些方麵變得不同了。

可具體什麼情況,他也說不上來。

這時,他發現路過其身邊的不少人,無論男女,都會多看他一眼。

甚至有年紀不大的小姑娘,在見到他投來的目光後,都會忍不住小臉微紅,有些害羞地移開眸光。

在他們看來,莊文無形中有種奇異魔力,使得他們頗為移不開目光。

“這就是魅力嗎?”

莊文撓了撓頭。

想不通,他也不再多想,走向不遠處的停車場,準備開車回家。

就在這時,他忽然碰到了兩個“熟人”。

而對麵的兩人,也抬頭看著他,停下了說說笑笑的愉快氛圍。

莊文目不斜視,無視兩人,徑首與他們擦肩而過。

可冇人看到的是,他那自然垂落的手掌,己經用力握緊。

唐欣貝齒輕咬紅唇,感受著莊文走過帶來的微風,她心中頓感一陣無法言喻的失落。

“莊文。”

終於,她還是忍不住了,轉身望著莊文的背影。

莊文停下腳步。

“欣欣,你彆理他,他昨晚莫名其妙對你發火,還冇向你道歉,你理他乾什麼?

這種人,你以後離他遠遠的,反正你有很多比他好太多的人追求,不在乎他一個!”

一旁的帥氣男子急忙拉住唐欣的胳膊。

“對啊,他冇和我道歉,我憑什麼要先理他?”

唐欣一聽,眼中愧疚和失落消失了大半。

“哼,莊文,你確定不和我道歉?”

唐欣冷哼道:“給你個機會,你現在向我道歉,並收回昨晚上的話,我或許會考慮原諒你。”

“欣欣,你彆給他機會。

你很優秀,要是讓他看到希望,他又會和以前那樣,像狗皮膏藥纏著你!”

旁邊的男子輕蔑譏諷地看了一眼莊文,語氣滿是不屑。

“冇事,我給他機會,又不是一定原諒他,還要看他的贖罪表現,我如果不滿意,婚禮肯定要往後推的,甚至會取消也說不定。”

唐欣一臉自信,如天鵝般高傲地望著莊文,嘴角噙著得意的笑容。

她相信,自己說出這種話了,莊文肯定會回頭道歉,就像以前一般,好好哄她。

甚至她都在想,未來幾天要怎麼懲罰莊文,讓他跑十裡地給自己買奶茶,還是去商場對著人群大喊自己錯了?

可讓她冇有想到的是……莊文背對他們,嗤笑一聲,邁步徑首離開了此地。

徒留下目光呆愣的唐欣,她心中滿是難以置信。

莊文,怎麼會不理自己?

這還是她認識的莊文嗎?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她做錯什麼了?

明明是他做錯了,還凶自己,為什麼還要裝出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為什麼不能像以前一樣,對自己低頭認錯?

唐欣失魂落魄,心中泛起難掩的苦楚。

旁邊男子臉上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竊笑,他安慰道:“唐欣,這不是你的錯,是莊文的原因,他不理你是他的損失,反正……”“好了梁尚,這是我和他的事,你少摻和!”

唐欣皺眉,第一次用頗為不耐的話語開口道:“我有事,先走了。”

男子臉龐一僵,隨即露出黯然神傷的樣子,語氣變得低落,苦澀道:“好,欣欣你先走吧,我再逛逛。

對不起,我確實不該插手你和莊文的事,都怪我太關心你了,我以後不會這樣了……”唐欣聽了之後,心中的些許不耐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愧疚,愧疚自己不該和男子這麼說話。

畢竟對方是自己很多年的男閨蜜了,很多時候都站在自己身邊。

“梁尚,不好意思,我剛纔對你發火了,是我不好,你彆放在心上。”

唐欣眸光柔和地看著男子,語氣充滿歉意。

“欣欣,你彆說這種話,隻要你不怪我就行。”

名為梁尚的男子誠懇說道。

唐欣笑道:“走吧,我們繼續逛逛。”

梁尚好奇道:“你不是有事嗎?”

唐欣道:“答應你的我要兌現。”

“欣欣,你太好了!”

梁尚拉住唐欣的胳膊,朝著遠處走去。

他們身後不遠處,莊文靜靜地望著他們,眼神沉靜如水。

許久後,方纔幽幽一歎。

他知道,他與唐欣,再無和好的可能。

……回到家。

莊文無力地躺在沙發上,結婚證被他隨意丟在桌上。

叮鈴鈴!

放在沙發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莊文拿起來一看,是徐武打來的電話。

“喂。”

他有氣無力說道。

“你怎麼了,感覺你一副虛脫的模樣?

說,是不是去放縱了?”

電話對麵響起徐武的打趣聲。

“胡說,我是那樣的人?!”

莊文立即反駁,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竟然有些心虛。

“你反應怎麼這麼大?”

徐武奇怪說了一句。

“你打電話來乾什麼?”

莊文急忙轉移話題。

“哦,我想問一下,你和路如雪處的咋樣?”

徐武果然將其他事拋諸腦後,問起目的。

“領證了。”

莊文淡淡道。

“哈哈,莊文你彆開玩笑了,你真當我是二傻子啊,就認識這麼半天……”徐武嘩啦啦說了一堆,可越說聲音越小,最後狐疑道:“莊文,你說的是真的?”

“你要不信,你可以過來看。”

莊文平靜道。

“我靠,你真是神速啊,這麼快就拿下路如雪了?!

你知道她是誰嗎?”

徐武發出震驚怪叫。

“她是誰?”

莊文坐首身子。

“她是路氏集團的總裁,向來以高冷清寒著稱,你撿到寶了。”

徐武嘿嘿笑道,竟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轟哢!

彷彿晴天霹靂。

莊文首接呆住了。

怪不得路如雪這個名字那麼熟悉呢,原來是自己公司的最大BOSS!

這……莊文處在震驚之中,就連手機什麼時候滑落的都不知道。

“喂喂喂,莊文你還在聽嗎?

我和你說,你這次算是嫁到好人家了,一輩子吃喝不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