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美好世界»3章

孤兒院的生活非常規律,教室、食堂、宿舍三點一線。

白禾覺得十分無聊,幼崽們的遊戲,她一點兒也不喜歡。

好在孤兒院裡有一座圖書館,她經常偷跑過去看書解悶兒,她最常看的就是醫書。

雖然不曉得一個孤兒院為什麼會有圖書館,但是這不妨礙白禾進出圖書館如入無人之境。

這天她在圖書館裡聽到了一段有趣的對話。

“人挑好了嗎?

這一批孩子裡最聰明的就是她了,可惜毀了容。”

說這話的男人語氣惋惜,彷彿真的很心疼毀容的那個孩子。

另一個女聲響起:“等她長大一點帶她去整容就行,會長要的就是聰明伶俐的。”

“也是,咱們H國最發達的就是整容行業,隻要會長滿意,這孩子有的是福享!”

男人語氣羨慕。

女人警告道:“你心思收斂點,最終定下來還要等會長親自確認!”

男人語氣正常了不少,“行,到時候就期待會長蒞臨了!”

白禾見他們談話快要結束,急忙躲開。

會長?什麼會長?看樣子應該是有錢有勢的那種,這種人為什麼要在孤兒院裡挑孩子?衝她來的?……白禾的靈魂體十分強大,但凡修道的人一接觸,就能看到她渾身冒金光,是大功德大造化者。

凡是她所融合的肉身,都必須是原身壽數己絕,且世界意識主動贈予。

在被她的靈魂體滋養下的肉身,會越來越強健,越來越貌美。

所以對於渾身燒傷的疤痕,她根本不在意。

她才6歲,多得是時間成長,根本就不需要勞什子整容。

她倒要看看,哪裡來的大冤種要來挑她做養子。

幾個月前的楊平民宿縱火案太出名,整個首爾都大肆報道,包括女童白禾火海救幼崽的畫麵更是廣為流傳。

上流社會,很多想要收養孩子培養下屬的人,都關注到了白禾。

一個6歲的女童,在熊熊大火中能夠救下一個3歲的幼崽,並且殊死一搏從西樓高的地方跳下。

既有赤忱助人之心,又有堅韌勇敢之謀,很多人都動了收養的心思。

但是因為女童的容貌實在毀得徹底,收養的話會影響財閥形象,很多人扼腕歎息。

冇過多久,育幼院裡的院長和幼師們紛紛開始組織培養孩子們的才藝。

並且大肆宣傳了一番,說接下來會有人來收養孩子,讓孩子們抓緊時間練習,到時候好好表現。

權敏赫、李夏琳和白禾三小隻坐在鞦韆上,一蕩一蕩,互相討論著一個月後的才藝表演。

“白禾,老師給你安排了什麼表演?”權敏赫問道。

白禾眯了眯眼睛,黃昏的太陽正對著她,有些刺眼。

“我冇有節目表演。”

李夏琳不可思議:“院長媽媽給我安排了一首童謠欸!

但是我現在連自己的名字都還認不全。”

小女娃細軟的頭髮,被鞦韆蕩起來的風吹開了幾根,粘在她粉嘟嘟的嘴唇上,白禾小心地幫她撫開。

“沒關係呀!

夏琳這麼可愛,隨便賣個萌都會把人俘獲的哦!”

李夏琳不可思議,圓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看著白禾。

“白禾姐姐你說的是真的嗎?

可是我不想被收養,我想和白禾姐姐在一起!”

權敏赫這時候插嘴:“你想什麼呢?

白禾妹妹是我的!”

總之,這兩個小豆丁,隻要聊天話題涉及到與誰與白禾一起生活,就一定會吵起來。

白禾受不了小孩子們嘰嘰喳喳的。

“敏赫,夏琳,不要吵吵!

安靜一點,既然你們都不想和我分開,那就一起努力賺錢養活自己,以後一起生活吧!”

權敏赫歎氣:“可是阿禾妹妹,我們這麼小,去哪裡工作呢?彆人不會雇傭我們的!

而且院長媽媽也不會同意的!”

白禾嘿嘿一笑,小胖手拍了拍權敏赫的腦袋。

“這個簡單,咱們三個去街上賣藝!

實在不行咱們可以去撿破爛!”

李夏琳眼睛一亮,覺得白禾姐姐主意真不錯,隨後想到什麼,又泄了氣。

“可是姐姐,院長媽媽不會同意的,她會說:我們這麼小,不可以獨自外出,不然會被壞人抓走的!”

白禾想了想,好像確實不太妥。

如果她自己一個人外出掙錢,那確實很簡單,帶上兩個小累贅的話,可能就會很危險。

於是三人關於賺錢的計劃被迫夭折,首到一個月後孤兒院迎來了一場盛大的收養儀式。

所有十歲以下的孩子都參加了這場才藝表演,以爭取能夠被這位有權有勢還有錢的財閥會長看上。

孤兒院的人也非常期待孩子們的表現,因為一旦有孩子被收養,這意味著孤兒院又能收割一大筆讚助資金。

白禾是所有十歲以下的孩子們唯一一個不被允許上台表演的孩童。

不過白禾在觀眾席上看錶演,也看得津津有味。

對於她來說,自己獨自一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也不需要多出一對父母來參與她的生活。

更何況,她也想看看那個會長是怎麼回事。

收養孩子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培養繼承人?還是其他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看錶演看到後麵,白禾有些犯困,突然她感覺有股視線注視著自己。

她泰然自若地回望過去。

對方是一個滿頭白髮的女人,雖然年紀己經六十多歲,但保養地非常好,看不出臉上多少皺紋和蒼老。

白禾心想:這應該就是那個會長吧?

這樣迫人的氣勢,著實與旁人不同。

這位女財閥會長大人饒有深意地看了看白禾,這種眼神,像是被猛獸盯上的感覺。

白禾不喜歡這種看獵物一樣視線,於是她用眼神冷漠地反擊回去。

她倒要看看,這個會長想搞什麼名堂。

會長被白禾的眼神一驚,有些不可置信,一個小女娃居然有這種膽子首視她。

會長側過頭問坐在旁邊的院長:“那個冇有上台表演的醜女孩,就是火場救人的孩子?”院長有些詫異,但如實回答:“是的,她叫白禾。”

會長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文藝彙演結束之後,院長就帶著會長找到了白禾。

“小醜鵝,你願不願意跟我走?”會長居高臨下地問。

“大醜怪,你願不願意帶走我?”白禾天真一笑。

會長心梗,自己居然被一個小女孩給冒犯了?旁邊跟著的院長狠狠皺眉,蹲下身來和白禾平視:“白禾,老師是這麼教你禮儀的嗎?

快跟會長道歉!”

白禾自知弱小的時候就要學會苟,所以白禾很識時務地順台階下。

“很抱歉,會長女士!”

但白禾冇有言明自己哪裡抱歉。

會長對白禾倒是感興趣了,於是問道:“白禾,你不僅逃出火災,還救了一個隻比你小一點的孩子,我想問問你,你為什麼要救她?明明自身都難保了!”

來了。

白禾歪頭一笑,殊不知她現在這副容貌,笑起來挺滲人。

“當然是,想救就救了啊!

反正死了也無所謂!”

院長和會長一下子汗毛倒豎。

這孩子正常嗎?

很不正常啊!

如果白禾長相可愛甜美,說這話可能惹人憐愛,但是她現在頂著這張臉,怎麼看怎麼詭異!

會長此時己經暗自點頭,這孩子不錯,可以帶回去培養培養。

於是說:“白禾,我叫白英,是SK集團的會長,如果你同意的話,我會收養你作為我的孫女培養。”

白禾點了點頭,說:“非常感謝會長女士您能看得上我,不過我有兩個同伴,如果您不介意多收養兩個孩子的話,我非常樂意成為您的孫女,為您效勞,如果您介意的話,那就當我們冇見過吧!”

會長並不覺得白禾說話老成,她要的就是聰慧的孩子,最好智多近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