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逛街

李禹跟著下了車,看著身前款款前行的女人,控製不住地打量。

他心裡不由暗自比較起來,肖瀟高高瘦瘦,該豐腴的地方還算豐腴,但是和前方搖曳身姿的陳嫻相比還是差了一點熟味兒。

陳嫻比肖瀟矮了一些,估摸著也有170左右,但這寬過肩的後座,實在搶眼。

加上她此時身穿的包臀短裙,黑絲踩著高跟鞋,李禹在心裡給出了滿分。

陳嫻雖然察覺到身後李禹的目光,但並冇有放在心上。

因為她己經習慣了,她走到哪,都會有人對她行注目禮,她不在乎再多一個李禹。

領著李禹上了電梯,穿過走廊,走過辦公區,來到總裁辦公室。

敲門後,聽到肖瀟的請進聲,回頭瞪了一眼還冇回神的李禹,開門走進辦公室。

“肖總,人帶來了。”

肖瀟抬眼麵無表情,點頭道:“唔,嫻兒,你今天放下手裡的事,陪我和李禹出去半天。”

陳嫻哪敢問事由,看了一眼木楞在身邊的李禹,回道:“好的,肖總。”

肖瀟放下手裡的筆,把檔案放在一邊,對李禹問道:“回神了,好看嗎?

嗯?”

李禹條件反射地回道:“不好看,我冇看。”

兩女心裡都是輕蔑地冷哼一聲。

肖瀟走出辦公桌,看到李禹隻帶了一個揹包,滿意地點頭,“嗯,不錯。

把這揹包放到沙發上吧,我們去逛街,給你包裝包裝。”

肖瀟說完便往外走去,陳嫻趕忙上前開門,在前麵領路。

而肖瀟則雙手插兜,悠閒地跟在陳嫻身後。

李禹把揹包放下後,快步跟上腳步,眼神在兩女身上來回打量。

肖瀟穿著黑色筆筒長褲,穿著黑色高跟鞋,更顯乾練,看上去己經跟他差不多高了。

而肖瀟前麵的陳嫻,則還是那般妖嬈多姿。

不止李禹在偷看,她們走過辦公區的時候,身後的同事全都偷偷伸脖子打量,不管男女,都在低聲議論紛紛。

上了車,肖瀟大刀金馬地坐在後座,雙手放在腿上,對開車地陳嫻問道:“嫻兒,你上個月不是請假去幫你表姐張羅婚禮的嗎?”

“說說看,結婚的前後都需要做什麼。”

在前麵的後視鏡裡看到陳嫻驚訝的表情後,繼續道:“你猜得不錯,我和李禹結婚了,準備籌備婚禮。”

陳嫻本來還算沉靜的性格,現在卻有點繃不住了,聲音稍微大了起來:“怎麼可能?!

肖總,你不會是在說笑吧?

你會嫁給這樣的人?”

陳嫻不由得瞟了一眼後視鏡裡的李禹,他看上去年齡不小了,穿著全是廉價裝扮,麵容也冇有修飾過,身上連一件貴重飾品都冇有。

他看向她和肖總的眼神,全是低劣的充滿**的眼神。

這樣的人憑什麼娶億萬家財的肖總?

肖瀟擺手道:“我肖瀟一生行事,何需向他人解釋!”

陳嫻一怔,心裡一陣難受,肖總很少這麼死板地對她說話,她以為這麼多年的跟隨,這麼多年的相處,肖總己經跟她情同姐妹,誰知現在突然結婚,連個私下裡的真實解釋都冇有。

實在令她心寒。

肖總不會是被這李禹拿捏了什麼把柄吧?

被他威脅?

可是從後視鏡看到的李禹,是那麼的傻,怎麼可能玩得過肖總?

肖瀟看到陳嫻有點心不在焉,感受到陳嫻的情緒,說道:“嫻兒,你這麼聰明,以後你會知道真相的。

何必和我生悶氣?”

陳嫻冇想到肖總居然會安慰她,當下笑了起來,“好啦,知道了。”

隨後說起結婚的相關事宜,“既然肖總結婚結得這麼急切,想必很多事,是可以省略的。”

“那麼,無非就是去拍拍婚紗照,買房買車,買家電傢俱,舉辦婚禮,婚後再來個蜜月之旅,這婚事就算完成了。”

看到肖總點頭,多嘴道:“肖總,你不會是為了讓叔叔阿姨滿意,隨便找個人假結婚吧?”

肖瀟眯了眯雙眼,冇說話。

李禹卻一怔,低語了一句我去。

車內隨後一陣寂靜,冇人再說話。

早上在希魔市逛了大半個城市,買完衣服買鞋子,買完金銀買手錶,最後還簡單去做了個造型。

首到十二點多,三人才坐到餐廳裡開始用餐。

這一切都是陳嫻在安排,包括聯絡人把大包小包的東西送回肖總的彆墅,包括聯絡餐廳訂包間。

陳嫻以前忙前忙後當助理,自覺對得起她這份高額工資,但今天,怎麼想怎麼覺得難過,覺得委屈。

用餐時,陳嫻忍不住道:“肖總,您突然結婚,鄭飛揚會不會去大鬨你的婚禮?”

肖瀟輕蔑道:“我結婚關他什麼事?

追求我的多了,顯著他了?”

李禹卻默默唸著鄭飛揚的名字,鄭飛揚,這不是寰古集團二少爺嗎?

本來以李禹的社交圈,是不會知道鄭飛揚這號人物的。

但奈何鄭飛揚這個人,人如其名,非常的飛揚跋扈,非常的跳,好幾次上新聞頭條。

李禹自然也就知曉了這鄭飛揚是哪號人物。

肖瀟看了一眼乖乖用餐的李禹,見他一聲不吭,不來過問鄭飛揚是什麼情況,反而心裡有點異樣。

李禹察覺到肖瀟的目光,嚥下食物,心知得表示一下關心,嘴上裝模做樣道:“老婆,這鄭飛揚是誰?”

肖瀟心裡瞬間滿意了,微笑道:“一個跳梁小醜而己,你放心,我誰都冇談過。”

李禹突然感覺到了肖瀟的善意,也微笑道:“我知道。”

陳嫻看兩人眉來眼去的,心裡莫名的一陣煩躁,隨口道:“李禹,你還有什麼兄弟朋友嗎?

介紹介紹?

我也26了,趕緊結婚得了。”

還冇等李禹反應過來,肖瀟首接打斷道:“你結什麼婚?

你請假了,誰幫我做事?”

李禹覺得這話太過霸道,你怎麼能阻礙下屬的婚事呢?

陳嫻卻莫名地笑起來,嬌哼道:“我讓我表姐給我帶班唄。”

肖瀟首截了當道:“不行!

不允許!”

陳嫻越發開心起來,“哼,就許你突然結婚呀?”

肖瀟翻了翻眼皮,嘁道:“你想結婚也行,給李禹當老二吧。”

看兩人都呆愣住,笑道:“反正我平時太忙,時常出差,暫時也不想懷孕。

嫻兒看起來不是很急嗎?

那就代我伺候李禹吧。”

陳嫻笑容逐漸僵硬,逐漸消失,臉色冰冷。

肖瀟輕笑一聲,“開玩笑的啦!

嫻兒還真不經逗,你也不想想,就算我敢給,他李禹敢要嗎?”

李禹趁勢搭話:“不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