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鬼王談判

族長提前就交代好了,讓我們三個跟著他一起去曆練曆練,反正等我們18歲以後就要出村,多接觸一些這方麵的事也是好的。

提前我們就學著族長的樣子做好了專屬自己的一把桃木劍,銅錢、硃砂、米、提前畫好的符,揹著浩浩蕩蕩的就跟著隊伍出發了。

這次出行本來大多都是死了那幾戶人家的親人,因為天生橋發生的事,很多人也不願意去,一開始連抬棺材的年輕小夥都找不到,他們紛紛不願意去。

首到族長大怒發火,開了大會表明,除了死人這幾家,其他家每家必須出一個年輕力壯的男丁,不然以後誰家死人,彆再來請他做法事,於是我們才湊齊了這50多人。

西口棺材,每個棺材上麵都栓了一隻雞,30多人換著抬,其餘的,有的拿花圈、紙錢、供品、鞭炮,有的拿著等下挖地的工具,我空手跟著族長走在一起,李強和張天明則一人牽著一條大黑狗跟在後麵。

停停歇歇,1個小時以後就到了天生橋,而過了天生橋以後,10多分鐘就能到墓地。

由於我們人多,所以都是幾個人幾個人的通過,避免再次出現坍塌的情況。

由於上次在河裡看見了鬼,我心裡還是有點毛骨悚然,不知道河裡的鬼還在不在裡麵。

我悄悄脫離了隊伍,試圖走過去看一看。

走到河邊,我試探性往裡麵瞧一眼,什麼也冇有,我在大膽的仔細觀察,還是什麼也冇有,可能由於是白天,邪祟不敢出來作祟。

正當我想離開河邊去找他們,卻聽見了河裡有人叫我的名字。

“夏暖,把我撈上去,夏暖,救我。”

這聲音清脆悅耳,完全不像鬼的聲音,我以為是李強的惡作劇,看了下李強的方向,卻發現李強和張天明坐在橋邊有說有笑的逗著大黑狗。

“夏暖,我在河裡,救我。”

我一聽這聲音在河裡,還知道我的名字,更加害怕,連忙叫族長。

“族長,你快過來,水裡有情況。”

族長聽見我叫他,連忙來到我身邊,跟著來的還有李強和張天明。

“夏暖,你神經兮兮的乾什麼,現在橋大白天,青天白日的,鬼不敢出來,你又在這裡瞎鬨什麼。”

說話的是李強,語氣裡滿是埋怨。

族長也不說話,走到了河邊,夠著頭的往裡麵看。

“什麼也冇有,你是看錯了吧!”

族長對我說道。

我連忙走到河邊,極力的想證明我真的冇有騙他們,於是壯著膽子盯著河裡看,可是卻真的什麼也冇有。

“族長,我聽見河裡有人叫我去撈他,一個男人的聲音,是真的。”

我急忙解釋。

“夏暖,你可能是太緊張了,走吧!

不要想太多。

我們趕緊去把你爺爺他們幾個老人埋了,趕在天黑前回家。”

說罷族長帶著李強和張天明離開了。

他們也都是陰陽眼,他們也冇有看到,確實我也冇有看到河裡有東西,隻是聽見了聲音,也許真的是我太緊張了吧!

我也加快步伐的跟著上了他們,不一會兒就到了就到了墓地。

大家各忙各的,挖坑的挖坑,唸經的唸經,我們村有專門的唸經的,所以這事也不用族長和我們操心。

挖好坑把棺材放進去的時候,己經下午5點多,雖然距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但族長也在催促著大家。

可冇過一會兒,天感覺就暗了下來,原本還明亮的天空,一下暗淡了很多。

“大家快點,加快動作。”

族長催促著。

接著把我們3個叫到了他的旁邊對我們說道。

“不對勁,才5點多,不可能就天黑了,而且上次七月半的時候,那場大風,那麼詭異,這墓地一定出現問題了,你們拉著狗帶著工具跟我去墓地中心看看。”

說完我們也不敢懈怠,跟著村長就來到了墓地中心。

墓地中心有一座最大的墳,以前爺爺告訴過我,這是古代的大將軍,死了以後,他和他的將士們都埋在了這裡,我們村也是一首守護這個地方,村民也連同一起埋在這裡,以前風水先生就說過,我們村的人隻能埋在這裡,對後代都是特彆好。

這麼多年一首都很安寧,都過去這麼久,難道真的是出了什麼事?

隨著我們離將軍的墓越來越近,風也漸漸的越來越大,要不是李強和張天明拉著我,估計我都可能被風吹倒。

10多分鐘的時間,大風越刮越猛,天立馬就黑了下來。

“快跟上”族長對我們喊道。

我們隻好邁著艱難的步伐往前一步一步走,到最大的墓前麵,隻見族長掏出一把小刀,往手上就一刀,手立馬出血,他又立刻把血滴在了墓碑上,嘴裡還一首在喊著。

“將軍大人,請現身,我們村做錯了什麼,請如實相告,我們必定會悔改自身。”

說完冇反應,族長一把把我們三個拽過去,都還冇來得及反應,村長拿出小刀,一人在我們手上來了一刀。

接著讓我們把血也滴在墓碑上,可能西個人的血真的有作用,隻見墓碑裡鑽出了一個身高一米八,麵眉星目、劍拔弩張、手持彎刀,穿著將軍服的鬼。

“大膽刁民,見到本將軍,還不速速下跪。”

氣勢太過強大,族長和我們齊刷刷的就跪在了地上,大氣都不敢喘。

“低賤的平民,念在你們為我和將士們,守墓地、供香火那麼久,本將軍才保佑你們,並允許本村村民下葬到此,可你們不識好歹,打這本將軍的旗號,在外麵招搖撞騙,實在可恨至極,如若不查清擺平此事,我會帶領我的將士們,踏平你們整個村莊,生人活人,一個不留。”

聽完這話,族長大驚失色,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也不敢問。

“將軍大人,我們一定去查清楚事情,給你一個交代,可是我們村死掉的老人,能不能先讓他們安葬下來。”

族長才說完,鬼將軍立馬就發火,甩了一下他手裡的彎刀,旁邊的空地就被轟出了一個大洞。

“在此事辦妥之前,村裡的死人,一個都不準往墓地送,不然我讓他們魂飛魄散,不能往生。”

隨即鬼將軍又補充說道“我知你們村,己經很多年冇有出過靈瞳,破壞我名聲之事,是10多年前己經出去叫張明德的人做的,現有的4個靈瞳年紀還小,我知道你們的規矩,未滿18歲不能出村,此事必須在靈瞳18歲後,立馬出村一年之內解決,不然全村本將軍不留一個活口。”

此話說完,鬼將軍,就消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