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舉世無雙的曠世神作

”我幫你解決麻煩了。

“毛球得意洋洋的舉起一個勝利手勢,向凱貓表示自己的能乾。

對方喝著水,用狐疑的眼神看過去,對於他的說詞表示懷疑。”

你又想了什麼歪主意?“要知道,毛球的主意十次有九次是餿的,剩下一次是狗屎運歪打正著。”

嘿嘿。

“小吉坐在公車上靠窗的位置,還想著怎麼在機車行大哥前掩飾他們的真實身份、手機一個震動收到一封新訊息。”

試試寫歌吧,如果成功轉移阿峰的注意力,就不會被髮現你乾的蠢事了。

重點是,不管你寫的好還是爛,他都會好好關愛你的。

“文末還附上十分愉悅的表情符號。

被阿峰學長好好的關愛這種事情還是能免就免了吧…不過,提到寫歌這主意,小吉倒是興奮了,手速至少兩百的立刻回毛球學長訊息。

鏡頭回到凱貓與毛球合租的小套房,毛球正站在爐前卻絲毫聞不到傳來的陣陣燒焦味。”

龔先生,我的荷包蛋是不是焦了?“凱貓問話,冇立刻得到回答。

毛球低著頭雙手並用,很努力地回覆學弟的訊息,回神時才發現平底鍋裡的不明焦黑物體,哭喪著臉回頭。”

媽啊,為什麼小吉他手機打字的速度比他彈吉他還快上這麼多,這實在太浪費才能啦!“凱貓背起揹包,立刻放棄在家裡吃早餐的決定。

毛球成功轉移的不是阿峰的注意力而是小吉的,他買了點吃的東西回到宿舍,趁著房間裡冇人,立刻打開電腦裡的模擬軟體,戴上耳機上網找靈感。

樂團裡的自創作品通常是這麼來的,先由阿峰學長寫詞再給凱貓學長譜曲,偶爾反過來或是學長們集體創作,畢竟一梯退三步,像他這種小咖隻有默默接受的份。

他正感動著至少有一個學長認為自己可以進一步嘗試新東西了,一邊打開存在電腦裡麵的歌單播放,研究了幾首他們表演過的自創或是翻唱曲目。

從來就冇有情歌。

從他加入樂團開始,不管是自創或是翻唱都冇有,這說起也不算太特立獨行,反正搞這種地下樂團的人總有那麼一些奇怪的怪癖,要說是一種風格還是假掰都可以。

隻是,從他入團以來就一首冇特彆聽說過有這條約定,就這麼被大家有默契地遵守著。

據說,根據——嗯,說可靠又不怎麼可靠的傳聞,跟一個可悲可淒可笑的淒美愛情故事有關係,自此學長們再也不表演任何情歌,快樂結局的不表演,悲劇收場的更是不碰。

身為後麵加入的後輩小生總是忍不住心生歎息,看來情歌能帶來的可觀人氣跟他這一輩子是無緣了,多想無益。

登錄社群網站,頁麵右邊的幾個紅點冇特彆拉住他的眼光,晃完了首頁的幾個最新訊息,纔去點擊。

動作正漫不經心時,幾個關鍵害眼抓住了他的目光,那是一場社會運動遊行的活動邀請,不知道是哪個陌生的朋友丟來的。

他異想天開的想,自己有冇有可能,打破樂團一首以來的習俗呢?”啊啊——等等,我要熱血沸騰了!“他開始在搜尋引擎輸入各種關鍵害,進入一個自閉的世界裡,連室友陸續回來了都不知道……小吉徹底忘記機車行大哥的事情,一心投入新歌的譜曲填詞之中,期間隻跟凱貓聯絡過關於譜曲的技巧。”

喂小吉,你的聲音聽起來不太對,怎麼了嗎?“”冇什麼呀?!“小吉咳了幾聲,問:”這樣聽起來有好點嗎?“.....可能是我的錯覺吧,你多注意身體,明天團練見,掰。

凱貓簡單叮吟完之後就掛了電話。

雖說隻有那麼一句叮吟,但……凱貓學長果然是團裡唯一的良心呀!小吉思不住感歎了三秒,注意力很快又回到了他正熱切關注的事情裡,一首忙碌到深夜,寢室裡的其他人都熟睡了,隻剩下他開著一盞檯燈小心翼翼地聆聽從耳機裡傳來的曲,小聲含糊地唱著檔案裡寫的歌詞。

一首到播放軟體結束又循環,小吉忍不住激動站起發出一聲歡呼。

睡得正香甜的某室友從上麵取下一枕頭,吼:”神給病!“隔天,五點的下課鐘一響,原本上下眼皮正難分難捨的小吉立刻恢復精神,並從座位上彈起來,著見講台上老師己經在收拾麥克風了,自己也把中上的講義收進揹包裡,急著去赴車。”

紀冠書.“”是!“小吉一麵回頭一麵放緩腳步,可還楚冇停下來。”

老師不好意思,我有點急事要先去趕車子,下個星期我再去老師辦公室吧,或有急事的話也可以用信箱聯絡。”

上課專心點,有老師反應你最近上課不是在睡覺就是在做自己的事情,聽到冇。

“”是是是,老師再見!“小吉抬手致敬表示瞭解。

老師話還冇完,跟著走出教室,己經看不見學生的身影,一聲歎息,心想又一個學壞的。

雷葛正在加車行外麵試著發動一台送來修的機車,抬頭一看對麵豪門的大門前站著幾天前才見過的那個孩子,一臉見到冠的樣子著著自己。

他想,打招呼嘛可能又把對方嚇跑了,視而不見呢好像又冇什麼禮貌,真是讓人困擾的一個孩子。

雷葛黨得他們說在像是水裡的第一次浮出水麵看見陸地生物一樣又陌生又特奇,都不動任何聲色的在觀察彼此。

雷葛沉不住氣,先開口喊出聲:”喂—“”欸“對麵豪宅大門不知道該說識時務,還是不識時務的剛好打開,阿峰學長探頭出來喚回學弟的魂。”

你是在我家門口鬼打牆嗎?人到了為什麼不打個電話或是按個門鈴。

“”學學學學長!快快快快讓我進去!“小吉拉著學長衣袖,像滋水的人找到了一塊浮木般激動。

原來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青蛙看到蛇,不敢輕舉妄動嗎?雷葛第一次懷疑自己長得是否特彆凶悍。”

你是癲痢發作還是接邪啊…大家都在樓上房間了,就等你一個。

“學長往自己住處外麵左右注意了兒眼,除了對麵的加車行大哥以外並冇有什麼異霧。”

還是,機車行大哥對你假了什麼?“-報告,什麼都冇有!學長,你著這個,這是我寫的詞你看看,我還有用阿木學長給的軟體模擬喔!“小古掏出揉成團的紙,也拿出手機要播放音樂。”

這是我上網查了很多同性患的故事寫的,你著,下個月剛好也有同誌遊行,剛剛好也可以拿來用。

“”“兒歌?“學長一抬眉,略帶嘲調的朝學弟看了一眼。”

其實要說的話比較情歌,但是也不是很正統的情歌,我這首歌訴求的是人權!“”情歌?“嘲諷的眼神變成警告。

小吉試著堅定自己的立場,企圖不要被髮現自己就想挑戰一下學長的極限。

“學長教的嘛,我們要關注社會上所有的不公不義,又剛剛好““”好,我知道,我公拿去跟凱貓討論,你等一下先彈給我們聽聽。

“阿峰看了一眼紙張最上麵的大字。”

頭兒扇膀膝腳趾……這種破歌名你媽意思拿出來?“”可是,可是——“”歌名改這句冇什麼不一樣。

吧,順耳多子。

“團長一句話決定了這首歌新的人生。”

學長英明“,學弟自甘伏小,冇有提出任何反對意見的權力。

他們回到樓上的大房間,這房間嚴格說正經用途不是用來練樂團,而是一間充滿古奧美的慧房,原本應該風光擺在房間中央的三角鋼琴被司鈴兮兮的移動到角落。

阿木學長用手指隨興的撥弄他可愛的小鳥克麗麗,小吉他們一進房間,他立刻嚇了一跳。”

小吉你臉色怎麼這麼差,不是買了新吉他所以這幾天神冇吃飯吧?“”冇有啦,就最近冇有睡好覺而己。

“小古找到自己的吉他,像找回失散多年的愛人一樣,抱在懷裡蹭了蹭。

凱貓看了幾眼。”

冇睡好不至於會讓你雙眼浮腫吧。

“”對呀,而且你鼻音好重,感冒了吧?小吉他你都這麼大了,睡覺還踢被子呀。

“毛誡幸災樂禍。

小吉乾笑,解釋:”冇有冇有,隻是哭過頭了。

“”哭?,這有解釋好比冇解釋,誤會感覺更大條,西位學長圍著學弟,逼問:”說,怎麼了?“”哈?就、就最近著很多同誌的辛酸故事,然後就覺得很悲傷很難過,晚上睡覺的時候就躲在棉被裡哭個不停啊。

一邊說明一邊看學長們例落的翻白眼,這種蠢事發生在小吉身上那還真是一點都不意外。”

把我剛纔的擔心還來!“阿木揪著小吉的衣領搖晃。”

好了,大家各就各位,我要開台了,“悶峰拿起擺在電腦前的麥克風,滑鼠點下幾個按鍵設定特軟體,開始對電腦前的聽眾說話。”

各位聽眾晚上特,這裡是忘了占樂團,我是主唱巴豆妖。

“”在這邊首先第一件事情呢,還是要先宣傳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三,晚上八點到十點,我們將會在貝裡斯酒吧演出,請有時間有閒錢有興趣的各位粉絲大大務必前來參與。

“”第二件事情呢,我想常聽我們音樂的朋友是知道的吧,我們大部分的曲子是是由我跟鍵盤凱貓一起創作的,今天有一首新歌很特彆,創作者不是我們兩個,大家來猜猜著吧“阿峰丟出一個問題後關掉麥克風,拿起旁邊的水一邊喝一邊看聊天室的留言。”

猜阿木的比較多,小吉,在粉絲心中你果然冇有腦袋。

“”學長太過分了,毛球學長也冇什麼人猜呀。

“小吉表示抗議。”

我覺得這隻是因為我表現得非常文靜,所以冇有存在感而己。

“”冇存在感是事實,但是,你,文靜?“阿峰學長把麥克風架在小吉的吉他旁邊。”

小朋友,不要睜眼說瞎話了,你這叫文靜,猴子都可以考台科大了。

“小吉被嗆得說不出話,噘嘴做怪表情,其他學長鬨堂大笑。”

公佈正確答案,創作新曲子的是我們可愛的小吉他小朋友,這首新鮮出爐的曲子我們跟各位一樣是今天第一次聽,接下來的時間交給小吉吧。

“阿峰拍了幾下手,席地坐在小吉的麵前著他彈奏。

小吉深吸一口氣,這樣的表演不是冇有經驗,但是第一次演奏自己創作的曲子,阿峰學長還特彆惡意的就做在自己的麵前,這就讓人無法不緊張了。

不過麥克風開在那邊,他不能開口要求讓學長換個位置,而在他緊張拖延的後果就是……所有學長都離開他們原來的位置,坐到他麵前,壓力山一樣大啊!”小吉怎麼了,忘記了嗎?來,這是你剛纔給我的譜,好好表現吧。

“阿峰知道他緊張,離開原本的位置,坐在電腦桌前看聽眾的留言前奏是一段知名兒歌抒情變奏,接著婉轉、高亢,間奏。

阿峰聽完一遍,回到麥克風前,跟著唱。

儘情訴說心底的熱愛,無關他人的眼光。

我們的愛我們決定。

眼耳鼻和口,我們冇有不一樣。

隨著吉他最後一個音的殞落,室內一片安靜,連阿峰也冇主動拿起麥克風。

小吉處於高度緊繃的狀態,想這樣冷場太久不好,隻好祭出最擅長的表演曲目:小蜜蜂。

聊天室刷出一串又一串的www,差點兒電腦當機。”

小吉,虧我還正想誇你進步了……你到底什麼時候纔能有長進,從小蜜蜂進步到頭兒肩膀膝腳趾就值得你囂張嗎?“小吉刷了一段冇頭冇腦的和絃表示抗議。”

小吉安靜,冇準你出聲。

“喝斥一聲,回到聽眾這邊時又回復和顏悅色的好嗓音。”

以上,就是小吉的新作品,正式發表會在十月的酒吧表演,各位敬請期待囉。

“接下來的時間就跟往常地開台流程差不多,先練自家自創曲、練網路上的紅曲再開放觀眾點歌,差不多十一點時收台。

毛球伸了個大懶腰。”

哇啊,宵夜,阿峰肚子餓了,我們叫宵夜來吃。

“半過數表示同意,阿木歡樂的拿出手機撥號,阿峰則負責向大家確認餐點。”

小吉,吃什麼?“”冰淇淋。

“他還抱著吉他細細研究自己舉世無雙的曠世傑作。

點完餐後,阿木跟毛球跑到樓下客廳看電視等外送,阿峰與凱貓抄了一份小吉的譜子,也移動到客廳討論,冇打擾傻孩子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時間。

外送的餐點送過來時,凱貓上樓去叫人下來休息,隻看到那個傻孩子抱住吉他、流下口水神智不知道己經夢遊到哪邊去了。”

真是的,想做的事情就一股腦地做,也不衡量一下自己的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