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洗車奇遇記

頭兒肩膀膝腳趾,你血液在血管中流竄,跟我有什麼不一樣。

半夢半醒間,小吉聽見吉他聲音,是他連續聽了好幾天的旋律與歌詞,以為自己做夢到具現化了而嚇一跳,砰的一聲從長沙發上掉下來。

悅耳的自彈聲戛然而止。

沙發…喔對,他在學長家過夜。

抬頭一看阿峰學長穿著悠閒的汗衫與休閒長褲,抱著吉他停止彈奏,正著著自己。”

學長求求你繼續!“小吉對自己的尊嚴向來冇什麼要求,立刻根據剛纔的姿勢磕頭請求學長繼續被打斷的表演。

……,他們西個人對這孩子的教育方針到底哪裡出錯了?”不要,心情被打斷了,連不起來。

“”學長拜話拜話啦,我想聽你自彈自唱表演,好久冇聽你彈吉他了。

“”老衲收山了。

“那你剛纔彈什麼意思的嘛!擺明吊人胃口!!小吉抱著學長大腿苦苦哀求,任憑阿峰踹3又踹也徒勞無功,好不容易等到小吉安靜片刻的時間,卻隻有小誌的肚子餓到傳來一聲特彆刷存在的聲音。”

喂,小吉。

“小吉尷尬的紅了一臉,茫然地抬頭著學長叫他做什麼,難道決定他們先去吃飽了回來就可以表演了嗎?”報告學長,什麼事?你真的很懂得利用全身上下所有的器官製造噪音,不簡單,老衲佩服。

阿峰對小吉抱拳表示敬佩。

學長拜托,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除了傷天害理的事情,都可以,真的,拜托你彈唱給我聽啦。

算了是他自己天真了一把,學長怎麼可能這麼好說話。”

真的?“”真的真的!“阿峰又一腳踹開學弟,一邊說一邊往樓上走。”

我考慮一下,你等著。

“小吉一副委屈小媳婦的樣子跌坐在地上。

從樓上房間下來,小吉還是原來的姿勢坐在原來的位置,癡癡向著樓梯的方向盼望。

阿峰學長嫌棄道:”擋路,去沙發那邊坐好。

“學長把三份譜攤在桌上。”

這幾份是凱貓給我,我們十一月份表演的預訂曲子,你拿去填詞,十月中的時候拿給我就好,填多少算多少。

J小吉激動。”

是的,學長!“然後,又擺了三張紙。”

這幾份是我寫到一半的詞,你拿去接著填下去,要修改也可以,隻、要本來的概念不要動就好,順便譜曲,也是十月中拿給凱貓。

“…好、好的,我知道了。

“戒慎惶恐的接下學長頒佈的任務,開始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做得到。”

然後。

“”學長,你對我期望太高了!雖然我真的很想聽學長的表演,但是我怕我的能力不足以勝任呀!,創作第一首歌的經驗在那裡,他覺得自己可能有天分,但是絕對不會是高產型創作者!”你以為學長我會把所有的雞蛋都壓在你身上嗎?,阿峰仰頭用鼻子看人。”

前麵交代的隻是你的作業,能不能拿來用還說不定呢。

然後,你給我拿著刷子抹布水桶跟國蠟去清洗我的愛駒。

“小吉一手提桶子,另一手抓著刷子,站在學長家的大門旁。

阿峰學長正把他黃黑分明的愛駒牽到他家大門旁停放,一邊還細細叮嚀各種他似懂非懂的注意事項。”

小吉,你聽進去了冇,這台車子對你可是恩重如山,要讓他上麵多了任何一道不應該存在的痕跡,你等著當他的第一條車下亡魂。

“”是的,學長!“他戰戰兢兢地接下學長頒佈的第三個任務。”

洗好之後我再來檢查。

“小吉蹲在車子旁邊用刷子沾著清潔劑,像是嗬護小北鼻一樣輕柔又仔細的檢查車子每一處汗穢。

好不容易初步把車身的泥沙油汗都清掉3,肚子傳來一聲咕嚕,他纔想到自己起床到現在還什麼都冇吃。

意識自己處在空腹狀態之後,他突然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

不行不行,男子漢大丈夫豈能被區區一個肚子餓擊敗!想想學長的難得一次的表演,他必須堅持住!”小吉?“誰?是神仙嗎?難道說他就這麼餓死在路邊了嗎?小吉,你這樣擦車子,久了會有刮痕的。

1小吉立馬停下動作,瞪大雙眼集中精神檢查剛纔他擦的區塊有冇有留下任何不自然的痕跡。

確認自己冇有鑄下難以挽回的過錯後,他鬆了一口氣,向那聲音的主人道謝:”謝謝喔,還好你有提醒我。

“”不客氣。

“雷葛不太在意的回話,心想他們第一次正式交談原來可以這麼和諧。”

對了,你…你又怎麼了?“小吉確認對方是誰之後立刻石化,腦中質問自己:他剛剛叫了自己什麼?同時也脫口而出:”你叫我什麼?“”小吉。

“”誰、誰是小吉?我纔不是小吉!“”可是你學長——“”不是,你聽錯了,學長喊的是小紀,對我姓紀座,你好,我叫紀冠尹。

“小吉生平第一次覺得原來自己也有所謂的聰明機智,他伸出自己被油汗沾得臟兮兮的手。”

大哥你好,你也叫我小紀就可以了,比較親切嘛。

“這麼熱情大方,有種內容物不符合預期的錯覺。”

你好,我是雷葛。

“”原來是葛哥啊,你是在對麵機車行打工嗎?“掩飾過曝光的危機,小吉安心且正常的與對方熱切的攀談——關於洗車的正確方式。

阿峰著時間差不多,確認桌上的幾樣小菜冇有問題,往窗戶外看了一眼洗車小弟,有點不解蹲在他身邊那個很像對麵黑手大哥的陌生人是打哪裡來的。

他探出大門喊:”喂,這位是?“雷葛先起身向對方點了個頭。”

小紀的學長你好,我是雷葛,對麵鬱車行的員工,閒著冇事過來教教他怎麼洗車,我剛纔檢查了一下,你車子保養得很好呢。

“”小紀?“阿峰的聲音升高幾個音階,不太明白狀況的盯著愣住的學弟。

小吉想到自己還什麼都冇跟學長套好,要是一個不小心露餡就危險了,一緊張就猴起嘴猛搖頭,皮誠的祈禱上帝讓他們的默契在這時候能至少有個九十百分比的同步率。”

他跟你說他叫小紀啊,學弟真不誠實。

“阿峰不懂為什麼要隱瞞昵稱,不過還是順著對方的意思。”

雷大哥,你著他那張嘴嗽的樣子,不覺得叫他小雞比較恰當嗎?“”我纔沒有噘嘴!“雷葛不禁莞爾。”

我有印象,原來小紀你自己不知道嗎?“”我——“剛開口抗議,就發現自己下意識又撅起的嘴,隻好默認事實。”

學長,你看車子我都弄好了,連蠟都打好了,絕對零缺點!“阿峰繞著車子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三遍,連輪胎都冇放過的也各檢查了三遍,才點點頭滿意的表示:”還不錯嘛。

“”即是,學長的愛駒那是必須細心叫護明。

“小吉在學長英明的決定之下,放棄了原本的綽號。”

我們先進屋了,改天見。

“”葛哥掰,謝謝你教我洗車喔!小吉跟在學長後麵,進了屋後又繼續表達抗議:”學長,我真的很用心的洗你的車子,還有我不要叫小雞啦!“”原來小雞這麼努力呀,那你要不要先跟我解釋一下關於雷先生的事情?“把車子停到角落,用防塵套嚴實的蓋好。”

為什麼不敢跟人家講你的名諱?“”哪有,我連本名都說出去了哪有不敢講名字……“招牌小雞嘴猴起,小聲地嘀咕,這些舉動當然冇有被阿峰錯過。”

那我自己去找對方問問好了。

“”啊啊,學長不要!“小吉抱住學長的手臂,隻好結巴的開始解釋。”

是、是這樣的啦,上次星期三表演回來的事情…“”等等,先去洗手,一邊吃飯一邊說。

“擺擺手,走在前麵先回到餐桌。”

學長煮菜了!“小吉雙眼睜大,歡呼:r呀呼!今天太幸運了,我要拍給阿木學長看,耶耶耶耶耶——“”神給病。

“學長的手藝好,但是小吉現在卻有如嚼蠟一般索然無味,他小心翼翼的解釋對麵軸車行大哥雷葛的事情,眼神三不五時瞄過去觀察悶峰學長現在的表情變化。”

然後我擔心被他發現樂團的事情,所以纔沒跟他說小吉這個彈號。

“”我整理一下,那天回家的時候,因為你一路高歌所以被特彆注意到了?“小吉點點頭。”

接著隔天人家找你搭話,你就被嚇跑了?“小吉想了一下,點點頭。”

昨天人家盯著你看,你就嚇得跟撞邪一樣?“小吉忍不住說:”好像哪裡不太對,可是學長好像又冇有說錯。

“”你是白癡嗎!“阿峰學長氣得大摔筷子。

r就算一開始冇懷疑,現在也覺得你有問題了吧,我看過豬腦袋,冇看過長在人頭上活生生的豬腦袋,你真是天兵一個!“”噗咳咳咳--“他被學長一時之間的怒氣嚇到嗆咳。”

學、學長,你的毒舌又突破一個層次了.J”還真是多虧有你啊!“吃完飯後,小吉自動自發的收拾桌麵,學長無奈在客廳做自己的事。

洗碗收拾乾淨,還很人妻的把餐桌、廚房清潔乾淨,他才一邊注意著學長的狀態,一邊抱著吉他罰站在學長的身後。

阿峰知道對方就眼巴巴地站在自己身後,用著十分專注的眼神盯著自己看,持續半個小時後依然熱力不減。”

唉,你還記得你昨天的冰淇淋嗎,快去解決掉,佔位置。

“阿峰向對方伸手。”

謝學長大恩大德!“上繳自己的寶貝古他,接著去冷凍庫翻出自己的冰淇淋,席地坐在學長的麵前等著聽表演。

吃飽喝足還能吃甜點看高級表演,死而無憾。

阿峰調了一下音,又確認幾眼桌上的紙,簡單開了個頭,接著開始昨天小吉彈過的兒歌抒情變奏。

頭兒肩膀膝腳趾,你血液在血管中流竄,跟我有什麼不一樣。

我汗水在皮膚上劃過,跟你冇什麼不一樣……小吉聽得如癡如醉,學長彈奏吉他的技巧他不是不會,但從來冇辦法像學長這樣如此信手拈來。

這樣的機會太難得了,他忍不住想起高一時候認識學長時,為了讓自己能提早跟上樂團的程度,時常兩人留在教室裡進行特訓的事情。

時間過的真快,他還以為他這輩子都冇有辦法看見學長彈唱自己作的歌,不過話又說回來,他其實根本冇正經想過寫歌這件事情。

間奏開始跟自己昨天彈奏的版本有些出入,曲子的力度提升了一個層麵取代原本的柔和感,歌曲中控訴世人不公的味道更加凸顯出來。

阿峰把最後一句唱得特彆悲壯,彈下最後一個音,蹙眉看著眼前唯一的聽眾。”

地板給我擦乾淨。

“”什麼?!小吉低頭一看,發現手上的冰淇淋隻吃了一口,其餘的全融成奶昔流了一地。”

啊啊,好浪費。

“熟門熟路的從廁所拿來拖把,輕而易舉地把地上的汗穢清理乾淨,後知後覺的想起一件事情。”

對了阿峰學長。

昨天哪個學長先幫我付的錢,如果是其他學長的話,方便請你幫我給一下嗎?“”喔,不用,一隻冰而己,又冇有多貴。

“阿峰轉著電視不以為然。”

真的喔?那謝學長請客囉。

“這麼一想,就不覺得隻吃一口就冇了的冰淇淋被浪費掉了,抱起吉他,坐在旁邊兩人座的沙發,試圖嘗試剛纔學長的彈法。”

不用學我,照你原本的方式來就可以3。

“阿峰學長說。”

重點應該放在你自己的特色,而不是模仿。

“”可是,學長彈得又帥又好聽,我也想試試嘛。

“阿峰學長特彆高冷的看著學弟。”

老子的技術,不是你能輕易複製的。

“為了不再自取其辱,小吉決定練起樂團裡其他的曲子。

到了晚餐時間,學長問他今天要吃什麼,小吉表示為了感謝中午學長的辛苦,晚餐他請客。

上樓在昨天團練的房間裡找到自己的揹包,翻出錢包檢查預算時,白了臉色。”

阿、峰、學、長!“這星期才領的大鈔,怎麼睡個覺起來就隻剩下幾張孤單的小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