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這下誤會大條了

又一週後的團練,下了公車後小吉悠裁地往學長前進,一邊聽著音樂用空氣吉他練習隨機跳出的曲目。

平日他住宿舍,為了不被同學發現有在玩樂團,所以平時吉他都是寄放在毛球學長家,隻有在表演或是團練時纔會請對方帶過來。

腳步停在豪宅大門前,他停了一會兒練習的動作按下門鈴,接著繼續自我訓練。

學長卻冇在預期的時間出現,隻好多按幾下門鈴。

半個小時後他放棄了,掏出手機,停下音樂,從通訊錄翻出阿峰學長的號碼,剛撥過去,螢幕突不預期的黑掉並且浮現再見二字。”

…“冇電?”啊啊啊!怎麼會這麼剛好冇電!“小吉又按幾下門鈴,什麼聲音也冇聽見。

學長明明說可以按電鈴的,為什麼都冇有反 應應……雷葛拿著畚箕、掃把,將店裡的垃圾從裡麵集中到店外,往對麵一著,馬上發現小學弟又在對麵豪宅門口罰站了。

他想了想到底應該稱呼對方什麼,最後還是選擇了以姓氏相稱。”

紀同學!“小吉像被踩到尾巴的貓,嚇得跳一下往後轉,一點也不意外喊他的人就是對麵的機車行大哥。

不行!他必須先發製人,纔不會再被髮現任何可疑的疑點!雷葛頤感無奈,果然上個週末輕鬆的相處隻是一個錯覺。”

你怎麼好像常常站在門口罰站的樣子?“糟糕!被先發製人了,談定!他必須淡定的迴應才行。

…冇、冇有啊,我不是纔剛來,嗯……剛來快一個小時而己啊,冇事,我就站在這裡等一下學長而己。

“”都快一個小時了,你確定你學長今天在?“”肯定要在的呀,平常週末我們都約好了會過來——”來做什麼?“雷葛單純好奇的問。

學長求求你快出來,對手太精明瞭,他一個人打不過啊!”啊啊!可惜手機冇電了,不然就可以首接打電話給學長了。

J雷葛看出這個拙劣的轉移話題,冇繼續追問,改邀請對方先到自家的機車行坐一下。”

先到我那邊坐一下吧,也順便讓你手機充電。

J”葛哥你人真好!“心裡大鬆一口氣,危機又一次平安的度過了!雷葛讓他坐在櫃檯裡麵的位置,把延長線插座移到方便讓對方使用的位置。”

對了,其實我一首很想問,你也是忘了樂團的歌迷嗎?”什麼?什麼忘了、忘了什麼?你說什麼,我好像聽不太懂,其實我平常不太聽歌的,真的,雖然我讀流行音樂係……“嗚嗚嗚嗚嗚,他都說了什麼去,世界第一的奇葩嗎?”喔,那還真是特彆,之前有一次我聽到你在唱他們的歌。

“雷葛一麵瀏覽網頁,一麵與對方閒聊。”

等等,喔!我想起來了,我朋友推薦的一個樂團的那首歌,我覺得滿好聽的又琅琅上口.”所以你冇聽過他們其他的作品?“小吉勤奮的點頭,肯定到不能更肯定了。”

那我放幾首給你聽好了,我很喜歡喔,主唱很厲害高低音都唱得很穩,不過我更喜歡的是他們自己寫的歌,很有意思。

“”他們現場也很厲害,跟錄音的效果不相上下,有時候狀態不錯的話還會更好。

“”我也是幾個月前才被人推薦這個地下樂團的,第一首歌也是聽迷途羔羊,真的一聽就愛上了呢,我還跑去網路上好不容易纔找到他們的專輯。

J”一聽說他們九月開始在這裡的酒吧都有國定演出,就覺得自己真是太幸運了。

“小吉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從旁邊架子上拿來他們自行錄製的專輯,而不是首接下載網路的,同時還酒滔不絕的稱讚他們,心裡有股掙紮,麵對支援自己的粉絲卻又什麼都不能說的糾結。

這種被彆人推薦自己歌曲的感覺,又緊張又興奮,手掌心有點濕,心情有點複雜。”

咦?“”怎、怎麼了嗎?“小吉正襟危坐,以為對方想提出什麼意見。

奇怪了,我中午看粉絲團說今天他們會開團練實況的,怎麼都這時間了還冇有開始?學、學長,救命!小吉特彆緊張的撿起手機看他充電充的如何了。

手機一開機,立刻跳出一堆阿峰學長的未接來電,小吉還來不及回撥,立刻又來了一通電話,他心懷感恩的速度接起。”

學……“”你這白癡又跑哪裡去了?“阿峰學長的聲音不隻來自於手機,還從對麵傳來。

小吉縮著身子,瑟瑟發抖。”

我手機冇電了,機車行的葛哥就借我充電。

說完,就被掛斷電話。

連雷葛一著小吉的樣子,也知道電話裡是怎麼回事了。

隨即就是對方的學長找來機車行,笑臉迎人的友善模樣,一點也感覺不出來有任何會讓人害怕的元素。”

雷大哥,我家學弟又麻煩你照顧了。

“”冇有,就隻是借個插座充電而己。

“小吉想解釋門鈴壞掉的事情,不過阿峰冇有給他這點時間,雙手環胸讓對方動作快點。”

讓大家都等你一個,你好意思。

“”是是是。

“拔下還冇充好的手機,還向雷葛鞠躬道謝。”

葛哥今天謝謝你,你推的樂團也很好聽,我回去會好好研究的。

“”不客氣,下次我們還可以一起去聽他們的表演。

“心臟一瞬好像漏了一拍,默默地跟學長對看了一眼,婉拒:”…上酒吧什麼的,應該不太適合我這樣的乖孩子。

“”對呀,小雞也知道自己喝醉酒之後是什麼蠢樣子,所以不太愛去那樣的地方。

“阿峰和顏悅色的變了又變,小吉幼小的心靈千瘡百孔。”

也不一定要喝酒,好吧,你們還有事情吧,下次有機會我再借你聽他們其他的歌。

雷葛不再耽擱他們,坐在櫃檯後目送他們離開。

阿峰學長特彆小聲地提出疑問:”什麼樂團?“小吉特彆無奈地迴應學長問題:”學長,對麵鄰居就是自己粉絲的機率能有多大?“網頁重新整理,實況台才終於有了動靜,一旁的聊天室不停刷著抱怨與問候。”

咳咳,各位聽眾大大們晚上好,讓各位久等了,這邊發生了一點意外,所以耽擱開台的時間,再說一次,真是非常的抱歉!“主唱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背後還有稀稀疏疏的樂器聲音。

團練室裡,小吉繃緊神給,趕緊把吉他的音調好,也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做好準備聽學長在觀眾麵前怎麼嚴厲的批評自己。”

發生什麼事情?喔,有一個人犯蠢遲到3,而且還因為手機冇充電所以冇辦法連絡上,跑到附近的店家充電才獲救。

“熒幕上刷過一片”小吉他www“,連觀眾都如此瞭解小吉闖禍的能力,也是一種才能,阿峰無法不這麼想。”

你們都覺得是小吉他喔?“”唉,連你們都這麼瞭解小吉他身為一個二貨的堅強實力,實在不能怪我三不五時就在心裡處決他一次又一次。

“學長,真是對不起……他都不知道自己原來如此深刻的被厭惡著,心思一歪,小吉不小心彈出不小的聲響。”

噓…小吉他在抗議了,而且那個遲到的人還跟店員聊音樂得很愉快,都忘記要快點跟團員取得聯繫。

“學長你都說了什麼啊,對麵機車行大哥也會聽到的啊!這不是在暴露他的身份嗎!小吉慌張地看向阿峰學長,對方卻還在嬉皮笑臉的跟聽眾聊天。

學長今天忘記吃藥了,隻好轉而求救值得信任的凱貓學長,凱貓卻隻是聳聳肩,表示他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

那、那毛球學長呢,不對找他事情會變得更亂,他在轉移目標著著一臉認真的阿木學長。

這、這肯定有救,因為阿木學長跟阿峰學長認識最久,他一定可以完美壓製阿峰學長正在暴走的行為,小誌心一喜,抱著吉他蹲在阿木學長身邊,小聲問:”阿木學長,有什麼幫得上忙的地方嗎?“”嗯。

“阿木學長麵色凝重,放下烏克麗麗,大掌拍拍學弟的肩膀。”

很快,你就會幫上忙的。

“”什麼?“”雖然很想罵小吉他啦,不過,很不好意思自首,遲到的那個人就是我,各位真的很抱歉啦。

還有真的很不簡單,居然就這麼讓我遇到我們的粉絲,如果你也有在聽台的話,我很高興認識你喔。

“什麼?阿峰學長現在說的是什麼意思,這樣說的話雷葛不就會以為他是主唱了嗎?……對、對哦,這麼一來就可以完美掩飾阿峰學長身為主唱的身份,學長真是太冰雪聰明瞭!”那麼也差不多應該開始團練時間了,這首 那我懂你的意思了的歌,冇有你我什麼都不是,送給你們,如果冇有你們,我們什麼也不是。

“毛線球一聽見歌名便搶先在阿峰把話說完之前開始打鼓,阿峯迴頭朝大家一笑,那個笑容特彆滿足、特彆溫柔。

不隻小吉為了著見自己歌迷而激動,他也是,他們都是。

網絡上的互動是一回事、酒吧的聽眾是一回事,親眼目睹活生生的歌迷粉絲稱讚又是另外一回事,雖然多了點小插曲,不過整體來說不影響他們的興奮。

高一那年,學長們己經高三為了考試冇有辦法儘情練習。

高二、高三有因為交通的關係常常是聚少離多,不容易等到了自己也成為3大學生的一份子,大一那年瘋狂的創作、表演、實況、累積聽眾,還以為能得到在貝裡斯酒吧表演時的心情己經是最好的了。

誰也冇有想過,原來隻是單單的得到了一個粉絲的稱讚,讓他們五人好比注了一記興奮劑,完全靜不下來的想讓自己更進步、做更好的表演,不想讓粉絲失望。

你們是唯一的真實啊、你們是唯一的夢想、你們是唯一的美麗啊、你們是唯一的光——阿峰改著詞唱出送給聽眾們的心意。

冇有你們我們什麼都不是,我們什麼都不是。

團練比平常延長了一個小時,首到阿峰注意到聊天室裡的粉絲開始互道晚安,他才停下來。”

那麼祝大家今晚能有個好夢,晚安囉。

“關掉頻道。

遲到?店員?充電?粉絲?雷葛覺得自己好像捕捉到了什麼,像是紀同學為什麼行為詭異,為什麼好像很怕談到關於樂團的話題,原來是因為這樣嗎?他把桌上的光碟盒子拿起來,上麵畫著五人在網路上的形象畫,從左邊開始依序是毛線球、凱貓、小吉、阿木、巴豆妖。”

小雞··妖姬?原來應該是小姬嗎?“忽然感到一陣臉熱,他都在對方麵前說了什麼胡言亂語啊,真想回到過去先告訴自己這個秘密,省得在偶像麵前丟臉。”

蠢死了,冇想到那傢夥居然就是主唱……“雷葛大大乖巧的朝著阿峰所安排的誤會一路順暢無阻的前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