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學長的獻吻

隔天,小吉還躺在長沙發上作夢時,忽然感覺呼吸一室,難受的趕緊讓自己恢復意識,大口喘著氣,眼前正上麵是柴拜的阿峰學長麵無表情地拿著抱枕,問候:”早。

“”呼、呼、呼……學長早。

“”我今天要趕報告,你負貢去買午餐回來。

“學長像個暴發戶一樣,抽出藍色的千元大鈔。”

給你去買,剩下的錢給你都跑腿費。

).…彆以為我剛睡醒就會想不起來你們上次拿我的錢去買宵夜的事情。

“小吉揉揉眼睛,拿走鈔票,簡單盥洗後適時出門。

一踏出家門,他便明瞭為什麼今天學長要趕報告了,秋老虎發威中,這種天氣是個人都隻想待在冷氣房。

好熱呀好熱、好熱呀熱…連眼前的柏油路都不知道是自己眼花還是被熱氣蒸的,看起來都扭曲了。”

喂,你一個人去哪裡呀?“雷葛發現從自家機車行以蝸速前進的小吉。”

昨天晚上,你走後冇多久,樂團的團練實況就開了。

“”嗨,葛哥,我去買午餐。

小吉忍不住還是有點緊張,對方會像他們安排的那樣誤會自己就是學長嗎?”是噬,真不巧,冇聽到。

“”我倒是覺得蠻巧的,“”學長還在等我,我先去買午餐了,下次聊吧。

說太多會露餡,小吉決定趁早告退。”

你要搭公車去市區買吧?要不要我騎機車載你,反正我等一下也是要去買,順路。

“雷葛順手抄來一頂安全帽。

不不,這樣不好意思啦,坐公車也是很方便的。

“”你不會還以為我不知道吧,小姬?“”怎麼連你都叫我小雞……“”那我應該怎麼叫,妖姬?巴豆妖?“雷葛趁機把安全帽帶到對方的頭上。”

天啊,原來你就是樂團的主唱,看我昨天對你們讚不絕口的樣子很有趣嗎?真讓人生氣。

小吉抓抓安全帽,被強迫接受對方的好意了。”

冇、冇有啦,隻是我們就……比較低調,對,我們不喜歡公開,然後,你還是叫我名字好了。

“”我知道,你們連現場表演都有喬裝,隻是我一點也冇想過居然有機會認識你們……冠尹。

緣分真是奇妙。

“他把機車牽出來,放下機車行的鐵門。”

走吧,早點去不用排隊,推薦你一間很好吃的炒飯。

“小吉跨上他的汽車後座,心情很複雜。

成功讓雷葛誤認自己是學長後,對方對他的稱讚是源源不絕的,各種你拜與推紫,尷尬爬滿了他安全帽下麵的臉。

雷葛的背很寬厚,跟學長的完全不同。

小吉雙手握在後座後麵的把手,故作高冷的什麼話都冇回。

學長的好他太懂了,實在太能夠理解為什麼雷葛會這麼崇拜。

可惜的是,學長的家庭並不允許他玩這種對他們來說不入流的音樂,即使他對公共議題再怎麼關心,儘管他絲毫也冇為此怠惰了任何事情。

他們的表演因為這個原因而被偏限在地下、校園,多麼想要幫助阿峰學長往更大的舞台前進,多麼想讓更多的人瞭解學長的厲害,他卻無能為力。

太複雜、太尷尬了,小吉決定不跟對方繼續談論任何與因為相關的事情,把話題轉到雷葛身上。”

對了,我之前都冇在那家機車行看過你,怎麼會來這裡工作啊?“”那間機車行是我家的,我之前在外地當汽車學徒,八月纔回來家裡幫忙。

“聊起車子,又是另外一種話滔不斷。

這個部分就不是小吉可以輕易參與進去的地方了。

買完午餐,雷葛又原路把小吉帶回來,車子停在學長家的大門前。”

很高興認識你,我也知道你們樂團低調,希望我冇有表現太興奮而嚇到你,冠尹,下星期三的表演加油喔。”

嗯……冇有啦,謝謝你的支援,我們一定會更努力的。

“他看著雷葛把機車牽回店裡。

小吉全副神經警備著,真的一點破綻也冇有被髮現嗎?像是他的聲音、他的外型、他的談吐……真的跟學長這麼相近?或許隔著舞台,真的有些東西是冇有辦法看仔細的吧。

揣著不踏實的想法,端著炒飯轉身回到學長家。

阿峰學長早著著窗戶外的動靜,知道了他們的互動,涼涼的坐在沙發上看電影配咖啡。”

恭喜你,有工具人的感覺怎麼樣?“”一點都不好!“小吉把便當擺在桌上,自己跑到電風扇前吹涼。”

學長,葛哥超級崇拜你的,一路上都在聽他稱讚你的各種好,雖然不是在說我,不過還是超級不好意思的,真想跟他說本人就住在對麵,那些話留著首接當麵說啦。

“暑氣散去,他纔回到桌邊與學長一同開動。”

葛哥感覺不像是那種會到處炫耀隨便說嘴的人,被他這麼熱情的支援還要欺騙他真相,感覺真差。

“”是嗎?“”嗯嗯,不過冇辦法,少一個人知道學長的事情也多一份保障,不過我跟學長天差地遠的,我是覺得總有一天會被著穿啦。”

我本來也冇期待你能假扮多久,你怎麼就高估自己了?“學長你不要三句話就婊一次他嘛,他的心靈真的很受傷。”

被拆穿的話,葛哥會不會很生氣?“”大概會吧,你著光他的二頭肌就比你的大腿還粗了,你還是快點去買好保險比較實在。

“看學弟真的一副嚴肅的態度看著自己。

r你覺得他是個能說實話的人,我也不阻止你,況且也不至於一下子就猜到我就是巴豆妖。

“”不過你很瞭解對方?真的那麼有把據對方不會說出去?你彆忘了,不隻是我,凱貓跟你的家長也都是不支援的態度。

…也對。

“不能說,絕對不能讓他說出去,更不能知道學長的事情!貝裡斯酒吧後台,小吉早早戴上假髮,緊張的反覆彈奏自己作的歌,深怕等一下的表演出差錯。”

小吉,八點了,要準備上台囉!“阿木學長拍拍小吉的肩膀,喚回神。”

放輕鬆,你出錯了我們也會掩護你的。

“”是!“他們五人一首線,小碎步跑上舞台,就自己的定位站好。

阿峰戴著一頂嘉年華用的華麗麵具遮掩上半張臉,拿起麥克風先高呼一聲。”

各位人客,晚上好,我們是忘了!“”首先宣傳第一件事情,十月二十五的同誌遊行雖然我們不會到場,不過小吉他為此寫了一首歌表示我們支援人權平等的態度,我們不唱情歌,但是每個人都有自由談戀愛的權利!“”第二件事情,貝裡斯老闆新推出的燉飯係列非常的爆炸好吃,自從吃了以後,考試都一百分了,請大家記得一傳十傳百的用力宣傳!“台下觀眾配合的大笑,有些人立刻向櫃檯加點一份頓飯立刻來試試味道。”

那麼廢話不多說了,小吉他音樂請!“小吉深吸一口氣,彈起前奏,小聲地數一二三,其他團員也加入演奏。”

小吉他長大了。

“確認小吉緊張的聽不見他的話,阿峰纔拿開麥克風低聲說給觀眾聽。

阿峰在舞台上邊唱邊散步,邊揮手邊環視台下觀眾,人高馬大的雷葛就算在昏暗的酒吧也顯眼。

如果他冇察覺雷葛的企圖,那麼他就太遲鈍了。

不知道己經第幾次了,被他們私下解決掉想靠近小吉的男歌迷。”

鍵盤手,凱貓!“小吉在演出時好像莫名的特彆吸引男同性戀的目光,本人卻又傻又天真,他們纔會做出讓他在表演時戴上女孩子假髮的決定。”

烏克麗麗,阿木!“誰想得到百密一疏,還會出現雷葛這樣的意外。

說他們過度保護也好,但像小吉這麼笨的孩子,肯定著不穿對方對他的歪主意,傻楞愣的認為對方隻是單純的粉絲、歌迷,傻傻地當朋友然後被吃乾抹淨。”

鼓手,毛線球!“阿峰帶著審視的態度走過去,發現對方也用著不同平常粉絲的眼神看著自己,冷不防打了個寒顏。

又想到對方誤以為小吉就是自己,厭惡感又提升一個層次。”

吉他手,小吉他!“晃到小吉身邊時,突發奇想的,在小吉彈下熟練的小蜜蜂獨奏之前,捧起他的臉,親了下去。”

祝福天下所有的愛侶都能公平的得到幸福美滿,我是主唱巴豆妖!“台下靜默三秒,爆出一陣叫好聲。

一個小時的表演結束之後,他們回到後台休息室,放下緊張狀態的小吉把假髮拿下來,閉緊雙眼、全身無力的癱在椅子上,看起來貌似無法應付剩下的一個小時。

阿木與毛球學長特彆鬼祟的在他的兩側觀察,太奇怪了,以小吉平時的表現來說,反應不應該這麼平淡的…還是說,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早就己經發展出什麼不正常的關係3?”嘿,阿峰,你為什麼這麼做?不像隻是表演效果。

凱貓看那兩人休息時間不休息,情願把時間浪費在這種小事情上麵,著了礙眼乾脆自己來問問始作俑者。”

臨時起意,不過這是有原因的。

“他解釋3關於雷葛的事情。”

老衲也是為了愛徒著想呐。

“”但是小吉的反應不太正常吧?“最後,他們兩人還是忍不住也加入了圍觀小吉的行列。

阿木提議:”或者,阿峰你再親一下會正常?“”纔不要,你以為我的吻很廉價的嗎?“獲得短暫休息而恢復精力的小吉總算捨得睜開眼睛,一睜開看到的卻是西個學長的大頭,眼珠子轉了一圈,有種被盯上的獵物的錯覺。”

請、請問我怎麼了嗎?“”請問,被偶像親吻的感覺是什麼?“毛球學長手持一捲紙張,裝作是麥克風的遞向學弟。”

什麼跟什麼啊?“阿木:”剛剛在台上唱到要結尾的時候,阿峰不是親了你,你怎麼完全冇反應?正常運作的時候至少也要有個臉紅吧。

“……阿峰學長親我?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我冇印象?我剛纔睡著了嗎?開玩笑的吧!“這種玩笑太無聊至極啦!阿峰表示難以置信。”

真的不記得了?唉呀,真是太可惜了,看來你是無福消受我尊貴無比的一吻了。

J”我要記得什麼啦!“”小吉你著這個。

“凱貓拿出手機在論壇上滑出相關的評論。”

你跟學長的配對要準備紅嘍。

“”這都什麼鬼東西啦!“小吉他的性彆、小吉他好可愛、小吉他一朵花……這些都是小鬼玩意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