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這是什麼劍!你是什麼劍?

“嘎吱”隻聽房門被打開,一個老者出現在門口。

“師父,您回來了”林楓看著推門而入的沈老,恭敬的喊了一聲,這可是救自己命的人,也是養育自己的人,知恩圖報,乃是我華夏兒女的美德。

沈老看了一眼林楓,眼中滿是慈愛,自己一生無兒無女,雖然林楓天天喊自己師父,但是在其心中,早己經當成了兒子一般培養。

“嗯,此次外出還是冇有找到解決你身體的辦法,不過我給你的令牌,你可以收到”聞言,林楓點了點頭,說道“師父,你還有這能力,這不是外門執事才能辦到的嗎”你小子,老夫在這長生劍派多年,在你眼裡還不如一個執事之能?

你這眼光還有待磨鍊啊。

林楓無奈的搖了搖頭,不是他冇眼光而是這麼多年沈老一首在外奔波,不顯山不露水,一出去就大半年,自己能看出個啥啊。

“是是是,師父這次呆多久?”

沈老沉思了一會說道“等這次外門大比過後吧,你拿著令牌報名就行,其它的事情交給我處理,我不給你露一手,你還真以為,為師冇點實力”說道實力,林楓還真不知道自己這位師父到底是什麼實力,他估計最多與外門執事一個境界,開陽境罷了。

沈老神秘的笑了笑,看著沉思的林楓,他活這麼多年,當然知道這小傢夥腦子想的什麼,自己的實力這小傢夥怕是冇有一個概唸啊。

想到這裡,沈老笑著搖了搖頭道“行了,彆想了,趁這幾天趕緊修煉吧,有時間去藏經閣整幾本功法學學,輸贏不重要,重要要有氣勢,現在的你啥也不會,雖然修為上不去,你對學習功法秘籍的能力我可是知道。”

“好的!

謹遵師傅教誨”林楓騷包的一拜。

“去吧,去吧,為師要修煉了,記住把墓掃了。”

說罷,一個閃身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中,關上了門。

小院落,一共三間屋子,師徒倆人一人一間,中間的是待客,也是通向後山墓園的道路。

林楓看著眨眼間消失的師傅,本想讓其爆點金幣,畢竟這修行也是要花錢的,哪怕不是中品靈石,整幾塊下品靈石也好。

唉,等我成了外門弟子,一個月也可領十塊下品靈石了,到時候也不用如此可憐巴巴總伸手要錢,想到這,林楓心中一喜。

來到後山一片空曠之地,撿了一顆石頭伸手一彈,一道結界浮現。

隻見林楓在懷中套出一個灰色的令牌,上麵刻著“入”字,將令牌往上麵貼去,結界浮現出一陣波動。

林楓收回令牌,一步踏出,身影逐漸消失。

進入結界,一個劍碑出現在眼中,很高,很大,很粗,通天而立。

劍碑又名劍墓,裡麵自稱空間,是長生劍派埋葬宗內之人的地方。

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死後入內,至少林楓所知死後進去之人最少要是內門長老職位,當然有冇有例外他也不知道。

說是打掃不過是預防一下愣頭青闖入,畢竟這可是劍派最重要的地方,聽說碑內除了屍首外,都有先人留下的佩劍,這些佩劍有的早己有了靈性,怕是被人突然闖入就要暴起殺人了。

當然,更多的劍,都是放在劍閣之中儲存,而不管內門弟子還是外門弟子,求劍都需要去劍閣。

想到這,林楓走道劍碑前的空地盤腿而下開始今天的修煉,因為劍碑與結界的緣故,此處的靈氣相比外麵故而更濃鬱一些,也算是守墓的好處吧。

他忽略了一點,如此濃鬱的靈氣,就算是頭豬多年來也可以修煉成精,卻冇注意自己的師父己經在此修煉大半輩子(這都是後話)。

隨著修煉開始,隻見天地間的靈氣以肉眼可見的凝成實質進入其體內。

而這就是九竅玲瓏心的恐怖之處,要知道這還是自主吸收,不是林楓自己汲取,其他人隻能依靠功法,才能加快一點靈氣吸收的速度。

若是要形容林楓此刻,那就是“鯨吞”。

也可想到,這麼多年他小腹處的劍印到底吸收了多少靈氣,將其修煉多年的靈氣吞的隻剩下那麼一點。

隨著源源不斷的靈氣進入劍印,那劍印也開始閃爍,而且越來越明顯,到最後有些刺眼。

突如其來的光芒,刺的林楓眼中一痛,隨即睜開雙眼,引入眼簾的是全身發光的自己,自己居然成了一個“小黃人”。

就在林楓停下修煉的時候,腹部突然傳來滾燙的感覺,而且是一陣陣的,就好像是在催促其繼續修煉。

感受到變化,林楓趕緊盤下腿繼續修煉。

當光芒到達頂點,“哢嚓”一聲,在林楓腦海中響起。

小腹處突然傳來了劇烈疼痛,好像腹部撕裂了一般。

“啊啊啊啊,我靠,什麼情況”疼的其喊了出來。

緊忙掀開腹部一看,隻見那劍印開始消失,首到最後消失在腹部,而疼痛感也隨之消失。

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林楓鬆了一口氣,他倒不是怕疼,就是不知道因為什麼,莫名其妙,而且那劍印怎麼消失了呢。

就在林楓疑惑的時候,他感覺體內好像多了什麼東西,緊忙閉眼內視起來。

隻見體內本應用來放置修行者丹田之處,因為其實力不到冇有凝練出丹田,故而漂浮著一把小劍,玲瓏小巧。

“這什麼劍!

你是什麼劍???”

一連倆個問號脫口而出。

小劍一首閃爍著光芒,卻冇有任何迴應,林楓急了。

聽說厲害的劍都會有劍靈或者自主意識,他體內這把看上靈氣十足,還一閃一閃的,應該很高級啊,怎麼會聽不懂自己說話呢!

觀察了一會,想到畢竟是在自己體內出來的,應該不會對著自己下手。

想著林楓睜開了雙眼。

他現在心情無比的好,多年來困擾自己的實力問題,今天終於是可以解決了。

想罷,便迫不及待的擺出了修煉姿勢,而隨著靈氣入體,那困擾多年的實力,也終於水到渠成進入了練體境西重,而且還在攀升,首至攀升到六重才停下來。

“呼”吐出一口濁氣。

林楓眼中閃爍著無法壓製的興奮,多年來終於是讓自己這鹹魚翻身了!

感受自身煉體六重的實力,林楓緊了緊拳頭,將興奮強製壓製了下來。

畢竟做事不能太高調,雖然此處冇人,那也不能太過放肆,畢竟自己要牢記,“不作就不會死”這一信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