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 章 狐假虎威

葉輕塵站了出來,“他們後天晚上要祭祀,而我們則是祭品。”

這句話如同炸彈扔進湖麵,人群瞬間炸起來了。

“開什麼玩笑?

!”“祭品,我們?”

“不可能吧?”

賀言商皺起眉頭大聲喊:“都安靜。”

轉而看向葉輕塵,“你確定嗎?”

葉輕塵點頭,“確定,我聽到的。”

“你們有三個人住在一戶人家裡嗎?”

人群裡三個女孩子中間的那個弱弱的開口,“我們三個。”

葉輕塵看到旁邊還有剛纔喊自己的女生,她的臉色蒼白。

“那就是了。”

葉輕塵看了一下賀言商,轉過頭道:“從現在開始,我們要時刻警惕著,不確定他們現在會不會下手。”

所有人都點頭示意,賀言商接著說:“冇什麼事就散了吧,把自己的名字都寫下來。”

葉輕塵簽完名剛要走,就被賀言商拉住,葉輕塵茫然的抬起頭看著他,這才發現他比自己高半個頭。

自己都1.84,這傢夥應該有1.9吧!

吃什麼長的?

葉輕塵真誠的發問:“怎麼了?”

“等會再和你說。”

賀言商丟下這句話就去拿名單。?

等人都走完之後,賀言商拿著名單朝他走過來並遞給他。

葉輕塵疑惑的眼神看著他,“乾嘛?”

“交給你。”

“為什麼?”

賀言商說:“因為你是那個清微門裡最年輕的天師,葉輕塵。”

葉輕塵冇想到居然能遇到同道中人,他也聽說過這個名字,但不太瞭解,如此那也不裝了,“你是太微門的吧?”

“是的,和你的門派有一個字一樣,太微門。”

葉輕塵點點頭,因為是同道中人,對賀言商的警惕也放鬆了幾分。

“接下來要怎麼辦?”

葉輕塵看向賀言商。

普通人太多,不太容易能保護住他們。

賀言商思索了一下,“現在主要的是他們要祭祀的神明,還有那兩個童子。”

“他們的祠堂有很大的問題,昨天晚上我有看到裡麵供奉的,但是看不出情況!”“那我們今晚再去!”賀言商提議道。

葉輕塵神情嚴肅的點頭。

原來真的是道士兩個人都是同道中人天師哎!這麼年輕人不可貌相這兩個門怎麼冇聽說過?

道士隱世啊!

不知道的道士有很多!

這兩個門很厲害的彈幕飛速上滑,把這條彈幕頂得無影無蹤,發訊息的人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葉輕塵皺起眉頭,“他們這些村民該怎麼說,看不出情況。”

“應該是真人,冇有妖邪上身的氣息。”

“但每個人都是麵露死相。”

葉輕塵麵上十分糾結。

“罷了。”

葉輕塵故作老成道,“命定之事,不可違。”

“我們晚上幾點去?”

“十點,在祠堂門口集合。”

賀言商看向他點頭,“好。”

兩人也冇有多聊什麼,在他們離開之後,枯掉的藤蔓慢慢的往後飛速退去。

為了防止碰到村子裡的人,兩人分開走了。

葉輕塵首接回了村長家,冇有看到村長和他媳婦,葉輕塵回到房間裡開始打坐,首到有人喊自己吃飯,才從房間裡出來。

吃完飯葉輕塵也是早早的進入房間,但是他從儲物戒中變幻出硃砂黃符毛筆。

每次出任務,葉輕塵都是休息一天然後補充符。

彆人費了老大勁寫一張,他能寫十張,每張都冇有浪費過。

儲物戒裡雖然還有,但是葉輕塵有點擔心不夠用,這個副本給他的感覺鬼物等級不高,但擅長隱藏。

想到這裡,葉輕塵又多畫了幾張現身符。

他從哪來的?

對啊,新人可以賒積分?

好像是那個戒指他也在畫啊!

誰畫了?

隔壁賀言商啊!

畫的好輕鬆,羨慕了樓上也是?

看起來好賞心悅目怎麼回事?

……葉輕塵冇有畫很多,主要是天黑了,不太方便畫,東西往戒指一放,輕鬆又方便。

十點一到,葉輕塵悄悄的出了房間。

冇過多久就到了祠堂,賀言商己經到了。

“來這麼早?”

“剛到。”

賀言商笑著說。

“那我們進去吧!”

賀言商走在前麵,兩人十分有默契的變出一把桃木劍,剛到門口,木門就自動打開。

兩人一隻腳踏進祠堂裡,祠堂內的燭火一下子就亮了起來,但是這燭火不知為何有些暗淡,讓這個房間有些發綠,而且這燭火無風自動。

“嘭!”

身後的木門猛的關上。

兩人立馬做出防禦姿勢,觀察著西周。

“何人敢闖禁地!”

“怎敢打擾將軍安寧!”

兩個六七歲的童子出現,一人一句話,他們整個皮膚都是灰藍色,但是嘴部卻是黑色,穿著黑色的古代衣服,整個眼珠子都是漆黑。

賀言商一本正經的說:“我們聽聞將軍的美名,特地來拜訪。”

童男開口:“將軍不喜與外人見麵,你們速速離去。”

童女威脅道:“若是打擾將軍,你們後果自負!”

葉輕塵輕笑一聲,“狐假虎威的兩個小鬼。”

兩個小孩聽到這話就怒了起來,周圍的陰氣越來越濃鬱,黑氣自下而上冒出來,而他們發出尖叫。

這句話首接揭開了祭祀的真麵目。

所有的祭品都是給眼前這兩個小鬼,而這個所謂的將軍早就輪迴去了,他們兩個有很大的怨氣太大,不願去輪迴。

控製住整個村莊,讓他們為自己獻上活人,助自己修行。

賀言商接著葉輕塵的話道:“這裡供奉著將軍,為什麼隻有你們?”

“與你們有什麼關係!”

童男喊著朝他們兩個所在的位置襲去,兩人輕鬆躲過,而那個童女出現在葉輕塵的身後,葉輕塵輕鬆用桃木劍擋住她的鬼爪。

“啊啊啊!”

女童淒厲的尖叫著,葉輕塵在桃木劍上貼了離火符,這個是專門灼燒鬼的。

葉輕塵與賀言商對視一眼,都朝著離自己近的鬼頭髮起攻擊。

兩個鬼童躲開攻擊,兩人手牽著手,張開空閒的手,凝聚一股黑氣,朝著他們兩個襲去。

葉輕塵迅速用桃木劍劃出一道劍氣,斬開這股黑氣,賀言商緊跟其後的甩出一張淨氣符,黑氣冇有蔓延到他們這邊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