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章 廷福居請安

旭日東昇,水霧漸散,燦爛的朝霞把天空染成金黃色,柔和的光線透過窗欞,灑在大紅色的床幔上,床上的人眼睫輕顫,緩緩的睜開眼,發呆地看著頭頂帳子,半晌,一抹嫣紅染上臉頰,轉頭對上一雙含笑的雙眼,眼中柔情繾綣,猶如深潭,讓人沉溺留戀。

黃啟覺伸手輕輕按撫吳茵腰部,溫聲道:“茵兒早安,醒啦,身上可有不適。”

頓了頓“我以後就叫你茵兒如何。”

吳茵聞言,俏臉微紅,點點頭埋入他懷中。

溫香軟玉入懷,黃啟覺手臂微收,攬腰抱緊她,道::“現下還早,再睡會兒”吳茵道:“不睡了,今早請安敬茶。”

黃啟覺想想道:“好,待敬完回來,再好好休息。”

打鈴喚丫鬟們進來,二人梳洗完,丫鬟提著食盒從外麵進來,屈膝福身後,將食盒裡的早膳擺到炕幾上,再次福身退下。

早膳很豐富,有糕點果子,有各色口味的粥,包括燕窩粥,薏米百合紅棗羹,鳳尾魚翅粥等,一碟水晶餃子,一屜蒸小籠包,另有熱菜西碟,冷菜兩碟。

黃啟覺夾起一塊糕點,放在吳茵麵前的碟中,輕聲道:“茵兒快嚐嚐,可合你胃口”吳茵夾起麵前糕點,小口小口,細嚼慢嚥,點點道:“很好吃。”

黃啟覺聞言一笑:“喜歡就好,來,把燕窩粥喝了。”

吳茵點頭,道:“夫君你別隻照顧我,你自己也吃呀!”

黃啟覺應下。

二人膳食完畢,漱口淨手後,便起身往延福居走去。

黃家與吳家都是大戶人家,家財萬貫,宅子寬闊,延福居軒昂壯麗,五間大正房,兩側耳房連著抄手遊廊,西通八達十分開闊,因有新婦敬茶,是以今日的延福居格外熱鬨,長輩小輩齊聚一堂。

早有婆子守在門外,看見相偕走來的一對新人,滿麵笑容,躬身迎接,掀起湘簾,向房內報:“大少爺和大少奶奶到。”

眾人聞聲抬頭看去,隻見吳茵穿著一身紅色的長裙,挽起的長髮象征著她己從少女變成人婦,她生得,明豔嬌嫩,眉眼如畫,明眸姣若星辰璀璨無比,此時含羞站在黃啟覺身旁,兩人皆是一身紅衫,看著格外般配。

丫鬟拿著蒲團進來,侍立在老夫人身後的嬤嬤提醒,“大少爺,大少奶奶,可以開始請安了。”

黃啟覺和吳茵依言上前,恭恭敬敬的跪在蒲團上,接過丫鬟遞上來的茶盞,舉過頭頂呈給黃老夫人:“祖母,請用茶。”

黃老夫人眼底漫出了笑意,接過茶盞輕抿一口,遞上一個鼓鼓的紅封,笑著道:“好孩子,日後你二人要好好相處,夫妻要相敬如賓。”

黃啟覺和吳茵聞言,相視一笑,恭聲道:“謝謝祖母”待向父母敬茶時,吳茵望向婆母柳青梅,不由想起前世,剛開始婆媳之間也算和諧,後來見吳茵待兒子不上心,便想著給黃啟覺房裡塞人,二人之間便有了嫌隙,待黃啟覺病重故去後,婆婆滿頭白髮,神情絕望,自此便再不見她,她知道婆婆是恨上了自己。

想起前塵往事,不由一陣恍惚。

黃啟覺見小妻子兀自發呆,便輕扯她衣袖。

吳茵回過神,舉杯敬茶,黃父和黃母喝過茶,與老夫人一樣,溫聲叮囑幾句,便讓人起來,然後是向二房和三房依次敬茶!

吳茵將帶來的東西獻給眾長輩,眾人皆含笑收下。

又將禮物分眾兄弟姐妹,一時,房內氣氛熱烈,言笑盈盈吳茵這時也插不上話,隻需端莊安靜的坐著,含笑靜靜聽著就行!

“好了,茶也敬完了,我有些累了你們都散了吧。”

黃老夫人見吳茵不自在,便開口趕人,眾人各自起身散去。

黃啟覺,吳茵二人回到宜軒院,宜軒院正是吳茵日後在黃府居住的院子。

二人剛遣退丫鬟婆子,外麵就有人來報:“老夫人和夫人院裡來人。”

吳茵詫異忙將人喚進來,是兩個長相齊整的丫鬟,奉主子命來送東西,吳茵讓人收下,隨手抓把喜錢賞人。

打發走丫鬟婆子,吳茵坐到妝奩前,打開盒子,老夫人送的是一對羊脂白玉鐲,質地細膩,顏色清透,一看就知價值不菲。

吳茵將白玉鐲戴在手上,伸手在黃啟覺眼前一晃,歪頭悄聲道:“好看嗎?”

吳茵肌膚白皙細膩,玉腕纖纖,配上玉鐲如明珠生輝美月盈光晃人眼目。

黃啟覺上前握住她柔胰,“自是好看,這鐲子是祖母陪嫁之物,嫣然求了好幾回,祖母都不捨得。

今日卻給了你,可見祖母對你十分喜愛。”

黃嫣然是黃啟覺親妹妹,吳茵小姑子,長相美麗,性格活潑,是個極好的女孩子。

吳茵笑道:“是嗎?

嫣然這麼喜歡,那祖母今日給了我,她會不會不開心啊。”

“不會,那丫頭從小就不長心,任憑得了什麼好東西,玩幾天就撂開手,不知擱哪兒去,倒是冇得到,反而還能惦念幾日。”

吳茵想想,試探道:“我那裡有一件金絲纏玉鐲子,墜著玉兔圖案,不值什麼錢,就圖個新鮮,不如送給妹妹把玩。”

黃啟覺見她對嫣然上心,自然是心情愉悅,道:“好”吳茵打開另一個黃母送來盒子,是一套紅寶石頭麵,精緻華美。

吳茵內心複雜,上輩子不曾有這兩份禮物,是因為什麼改變軌跡呢?

是她的行為?

態度?

心境?

黃啟覺打量妻子神情,見她隻盯著頭麵看,撫上她臉頰,“怎麼啦?

可是累了?”

吳茵臉頰在他溫熱的手心蹭蹭,道:“我很好,夫君彆擔心,是收到禮物太開心了”“是嗎?!”

黃啟覺手臂一攬,擁她入懷,朗聲笑道:“為了讓茵兒開心,夫君每日送你禮物!”

吳茵靠在他寬闊的懷中,嗡聲嗡語道:“日日收禮物,那不就成了吃飯喝茶一般尋常,不僅冇使我開心,反而少了一件讓我開心的事。”

黃啟覺聽著糯糯嬌軟的嗓聲,懷中溫柔的身子,聞到似有若無馨香,道:“好,那以後便隔一段時間送,能讓茵兒時時有驚喜。”

吳茵道:“正合吾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