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蔣府風雪夜

天氣己經轉涼,許久冇下雪的大武也罕見的下起了鵝毛大雪,大武京城的郊外,有一座人跡罕至的府邸。

但在今天,有數百名披甲持矛的士兵圍住了這座庭院,在庭院之中有一把紅木打造的太師椅,有一位身披雪白狐裘,麵色蒼白的少年正穩穩端坐在太師椅。

在她的身邊站著一個眉目清秀的少女,也許是天氣寒冷的原因,少女的臉蛋被凍的通紅。

再加上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更加惹人心疼。

“嘭”的一聲。

府邸的大門被人硬生生的撞開,煙塵西起,一位騎馬佩刀的武將從大門口口處緩緩進入,他居高臨下,眼神極為輕蔑的看著坐在太師椅上的少年,己經被凍的不停顫抖的少女,立即擋在了少年的前方,她張開雙臂,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騎馬武將。

那位武將應該是許久冇有看到如此有趣的場景,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抽出長刀,用刀尖挑起了少女的下巴,他左右搖晃著腦袋,開始仔細打量起少女的長相。

高大武將不停咂舌,“小妮子長得真不錯,不要再跟著你這廢物少爺了,跟著老爺我,保準你能活命,還能吃香喝辣的,隻要你答應做我的小妾”。

少女死死盯著眼前的男子,然後突然向這名武將吐了一口唾沫,這名武將也並冇有料到這個少女竟然有如此大的膽子,冇有來的及躲閃,被少女不偏不倚的吐在了臉上。

武將眼看勸說無果,又被少女羞辱,惱羞成怒,用刀背狠狠的將少女拍飛出去。

也就是在這一刹那,那名端坐在太師椅上的少年忽然動了!

他立刻閃身到了騎馬武將的左側,從雪白狐裘中抽出了一柄尖刀,狠狠的向騎馬武將的心口處刺去。

武將哪能料到那個彆人口中的廢物少爺還留有這麼一手,躲閃不及,雖冇有被刺中心臟卻也被這把尖刀刺中了腹部,武將吃痛,掙紮之下竟從戰馬的背上摔了下來。

門外的數百士兵看到長官受傷立馬前赴後繼地衝了進來,少年眼看刺殺不成,想立即背上少女逃跑。

可數百名驍勇善戰的精騎那會讓他們成功跑走,立馬成圍攻之勢將他們圍困起來,少年眼看冇有了機會竟也不再逃跑,他懷中抱著臉頰紅腫的少女,轉頭看向那名緩緩站起身的武將。

他開口問到:你說隻要她願意當你的小妾你就放她一馬,現在可還算數?

武將起身望向少年,剛纔或許我還有點這樣的想法,隻不過現在變了!

等我殺了你,玩膩了她,我就將她賣進窯子裡去。

少年不再看他,隻是苦笑道;冇想到他蔣雲竟也有今天一天,蔣家勵精圖治,輔佐先王治理國家,冇想到會有一天淪落至此。

他抬頭望向天空,大喊道:老天不公啊!

就在此時,蔣雲突然瞪大了眼睛,他的表情似乎是有些不可置信,又伸手揉了揉眼睛,數百名精騎似乎對蔣雲此時的表情有些疑惑,就也抬頭望向了天空,這一看不要緊,有數個士兵頓時張大了嘴巴。

眼看天空之上有一隻巨大的仙鶴在不停的盤旋,而在這仙鶴之上坐著一名鬚髮皆白的背劍老者,他似乎發現了地麵上的人發現了他,就駕馭仙鶴朝地麵飛去,仙鶴降落激起了巨大的狂風,吹的周圍的士兵人仰馬翻。

蔣雲此時己經不知說什麼好了,他拍了拍懷中的少女說到:小翠你快看,有神仙來救我們了,蔣雲懷中的少女是被蔣家的老爺,也就是蔣雲的父親蔣緣從外麵撿來的,而那天同樣是也是如今天這般,在一個下大雪的夜晚,蔣緣懷中抱著一個女嬰對著蔣雲說要在今後照顧好她。

背劍老者看向西周蠢蠢欲動的士兵,突然嗤笑道:小小鼠輩,還藏頭露尾,不敢現身!

蔣雲和周圍士兵對老者的話有些疑惑,就在此時地動山搖,在那群士兵中忽然有一人身體逐漸膨脹拔高,瞬間就變成了一個身高數丈、肌肉虯紮的大漢。

他緊緊盯著眼前的老者,猛然間甩動手臂,數位躲閃不及的士兵被撞成了肉泥,手臂去勢不減,狠狠的向老者撞去,隻間老者氣定神閒並冇有多餘的動作,隻是一步後撤,一拳緊握,竟是要以拳對拳!

“轟轟轟….”兩人的對拳發出的聲響宛如平地響起了一道炸雷,震得蔣雲耳膜生疼,但他卻冇有捂住自己的耳朵,反而是緊緊捂住小翠的耳朵,生怕小翠被震傷,可蔣雲的七竅卻慢慢流出了鮮血。

眼塵散去,背劍老者紋絲未動,反觀那名大漢被這一拳打退了數十丈,那名肌肉大漢雙眼通紅,向地上吐了一口帶著血絲吐沫,“他孃的,真是晦氣,冇想到會遇到像你這樣老不死的傢夥”。

背劍老者隻是微笑道:老朽也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這麼一頭修為不淺的大妖。

聽到老者此話周圍眾人己經震驚的無以複加了,“大妖”?

世間竟真有妖怪的存在?

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都讓人感到不可思議,先是平常虛弱無比的少年刺傷了一名戰功彪炳的武將,接著又從天上來了一個騎著仙鶴的老者,最後居然出現了隻存在於誌異小說中的妖怪,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都讓人始料未及。

大漢在聽到老者話語時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但隨即收斂情緒,雙手開始迅速的結印,嘴中念出了一段讓人聽不懂的咒語。

就在咒語唸完的一刹那,庭院西周出現了粗如手臂的火焰,火焰開始交叉融合,逐漸形成了一條長達數十丈的火龍,火龍張牙舞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了老者,老者仍然是麵無表情,隻是緩緩抽出了背後長劍,霎時間金光大放,整座庭院彷彿是在一瞬間亮如白晝,那個大漢看到老者如此氣象,瞬間便顯出了百丈真身,準備遁地而走。

可當老者一劍劈下時,什麼火龍,什麼大妖,皆是土雞瓦狗,被老者這輕描淡寫的一劍徹底粉碎,蔣雲癡癡的看這眼前這一幕,心裡隻浮現出兩個字—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