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晝喻

原來學生會不止是一個為同學們服務的組織。

還是個早戀的聚集點。

秦恰年曾經把這句話用在她朋友身上,如今也可以用在自己身上。

不過她不是早戀。

她是單方麵的喜歡那個人。

我會永遠記得那個下午。

秦恰年想。

高一上,九月中旬,新一屆校學生會第一次會議。

被借用的黨委活動室裡那麼多人,她卻獨獨看到了他。

也許是他和他們太不一樣了。

明明和其他男生一樣穿著校服,明明和其他男生一樣素麵朝天。

他身上好像有一種,哪怕他隻是站在那什麼都不做,就能吸引彆人目光的特質。

他是好看的。

不是那種一眼驚豔的俊美,但是清朗又明媚。

說光太過俗氣,也不足以描寫他。

多年後,她也依舊記得他那天校服裡穿著的白色毛衣,毛絨絨的衣領,毛茸茸的發頂。

唯獨那雙眼睛清澈的如春日裡的湖水,一眼到底。

原來一個人,是真的可以被形容為“乾淨”的。

“晝喻,你們資訊部的名單。”

團委賀書記拍了拍桌麵。

一隻手從對麵伸過來,拽走了桌麵上的紙。

一晃而過。

秦恰年冇看清那隻手長成什麼樣子,但是很白皙。

好看。

這是她對晝喻的第一印象。

如果當時我能知道,他會在我的青春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

那我一定會抓緊每一分每一秒,光明正大的看他。

這天,她第一次見到晝喻。

也是晝喻,在他高三這一年唯一一次參加學生會會議。

如果我知道……如果能重來……資訊部部長。

晝喻。

我依舊會喜歡你。

但是我希望我能變得更好,變得更優秀,因為我想喜歡你,想跟所有人說我喜歡你。

兩個小時下來,秦恰年不知道聽進了多少演講比賽的事,又有多少元旦藝術節的事。

唯一的收穫,就是發現了一個帥哥。

這在實驗中學實在是普天同慶的好訊息了。

她還記得她初中的時候參加運動會,高中部有很多帥學長,也有很多漂亮姐姐。

現在帥學長不見了,漂亮姐姐也不見了,剩下的隻有不帥的學長和帥帥的姐姐。

晝喻的出現,成功吸引了秦恰年這個顏控的注意力。

於是秦恰年帶著對晝喻濃濃的興趣,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黨委活動室。

最後一眼……她回過頭。

他居然坐電梯走的。

實驗中學的電梯是不允許學生私自乘坐的,要麼和老師一起,要麼腿斷了。

這可是綜合樓,校長室政教處都在這。

我靠太帥了!

秦恰年內心狂喜。

這是什麼神仙學長啊,長得好看就算了,還這麼big膽!!

“徐承宇,你們部的部長……”回到班,秦恰年迫不及待的開始打探晝喻。

她們班也有一個資訊部的。

但是今天開會隻有主席團和各部部長副部去了。

“哎,你今天看見他了?”

徐承宇放下手裡的英語作業,頗為驕傲的抬了抬下巴。

“他手可好看了!”

原來……手不隻白,也那麼好看麼。

“我冇看清啊,他坐我對麵,我能看清他長啥樣就不錯了。”

秦恰年有些遺憾。

遺憾那一眼冇看清他手的樣子。

“真的好看!

你等我回去給你發照片嗷!”

徐承宇知道秦恰年是手控,變著法的吊她胃口。

“好。”

她永遠不會知道,這一聲“好”的開始,讓她記了他十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