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突然下雨

我下班時發現半年冇下雨的泰爾突然下了起傾盆大雨。

這半年大家都在乾旱缺水中度過。

泰爾是在中國的南方,夏天溫度常年在38度左右,但今年出奇的熱最高可以達到65度。

看到越下越大下雨大家都歡呼著。

開心的迎接這雨水。

有人喊道,破天氣終於過去了。

一頭紮進雨水享受這難的涼意。

我連忙打電話給父親高興的告訴:“我這裡下雨了。”

父親生氣地說:“當時乾旱叫你回家不回家。

你一個女孩非要那麼拚乾什麼,你做不出一番事業我們又不會逼你結婚。”

我慚愧說道:“當時買了新房子就想裝修好接你們兩老過來一起,誰知道這個附近幾個城市會乾旱呢!”

父親寵愛又略帶責備說道:“我現在說的是你冇接我們過去的問題嗎?

是你一個人跑幾百公裡開外買了房才告訴我們。

你不知道會乾旱?

地理冇學好嗎?你不瞭解你那常年乾旱的嗎?”我敷衍到:“我的錯冇做地形考察,這邊發展好,纔在這買的房嘛!”

“好了好了,不說了車來了掛了。”

大家都過夠了乾旱極端天氣的日子。

可誰都冇想這麼極端天氣是地球給人類的警告,大家都以為極端的天氣終於結束了。

可真的結束了嗎?

隻見雨越下越大。

有的人一頭紮進雨水享受著的感覺。

乾旱的日子長達半年有人己經很久冇有洗澡了。

就連吃喝的水都是稀缺物質。

還好政府有救助政策。

從彆的城市運水過來。

大家都享受這雨水的沖洗。

而我心裡卻又不好預感。

晚上到了家連忙打開浴缸的水準備泡澡。

我也很久冇泡過澡了。

睡覺前往窗戶外看去雨還冇停,但雨小了一些,那些歡呼的人也不見了,估計回家避雨去了吧!

我住在一個新小區也是新開發的樓盤,是在郊區。

小區叫鑫福華園。

也是江河邊,冇有太多的高樓大廈。

小區很小一共隻有5棟樓,一棟都38層,每層有2套房。

第38層是天台。

我住在37層。

37樓3701另一套房還冇賣出,另一套是3702的窗是對著後麵樓房的。

之前溫度高的時候,頂樓真的又悶又熱。

是冬冷夏熱的樓層。

可能這也是冇賣出去的原因吧!窗戶前麵冇有高樓大廈剛好麵對江河。

可以看到過河的高架橋。

大家都覺得乾旱的日子己過。

極端的天氣到頭。

苦難的日子己過,乾旱時空氣溫度平均48度到55度左右。

熱輻射也害死了不少人。

下了雨空氣中溫度也降了下來。

降到了29度。

溫度很舒適。

我查了一下天氣預報,這三天都會持續降雨,冇有看到什麼時候會停雨的訊息。

這晚我睡的很舒服,很久冇有這麼安心過了。

第二天我醒來往窗戶雨還在下。

由於我所在的城市泰爾城市位比較低,離水也近。

所以常年遇到洪水。

平時都有防洪水措施。

由於乾旱為了獲得更多水源。

己經把防洪水的建築和措施給取消了。

政府眼見下了一天一夜的雨連忙釋出防洪水措施,但是大家都不在意。

以為雨很快就停。

大家也都是各忙各的。

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

當然我也一樣。

早起上班。

但是上班不太順利,有的地方己經被水堵了,但是並不高,也才10厘米左右,可我穿的高跟鞋為了避開,繞了很遠的路。

而且雨也大,下雨去哪裡都不方便。

也冇有要停的跡象。

讓我心裡很不安。

等我坐上公交去公司。

看了時間快遲到了,發現大家趕車去上班,基本都是濕的。

基本臉上都不耐煩,說出門不方便,要遲到。

半小時後,我到了公司。

發現還有很多同事冇到。

此時又覺得心慌。

兩小時內同事陸續到齊。

老闆也說:“這次因為天氣不算遲到,遲來多久,推遲多久下班。”

可能老闆見自己所在的城市下起雨,以為乾旱結束所以開心,不和我們本計較吧!

午飯時間,我和小鳶一起吃飯。

小鳶是我大學的好朋友,她比我大3歲,現在28歲。

我上學時候很靦腆很內向,同學都說我擺架子,看不起他們不和他們玩,然後大家一起孤立。

我隻有小鳶幫我說話。

鼓勵我支援我。

也是唯一一個畢業3年還能常聯絡的好朋友。

曾經我一起約定一起上下班。

冇想到在三年後同時入職了一家公司。

小鳶和我也住的很近就對麵。

但他的樓盤是5多年前父母給她準備的嫁妝是個一居室。

45平米左右。

她一個人住。

小鳶暴躁的說:“煩死了,這年天氣真陰晴不定來的時候都濕了衣褲。”

我不安的回到:“是呀!我也來時衣服也濕透了,我還是最心疼我的高跟鞋。”

畢竟上班賺錢也辛苦,一雙高跟鞋也不便宜。

小鳶:“希望下班停雨吧!

不然回家就麻煩了。”

聽到這句話我心頭一顫。

讓我感覺到這次的雨冇那麼簡單。

吃完午飯過後!

大家也都回去各忙各的了。

到了下午雨依舊冇有要停的苗頭。

快下班看到天氣預報明天,天氣紅色預警。

要長時間降雨。

寫著溫馨提醒,注意關好門窗,避免冇必要的損失。

要求停止所有戶外作業,儘量不要出門。

我去茶水間的窗戶看了看。

烏雲密佈,天空的烏雲看著很壓抑。

好像是在預謀更大的雨勢。

茫茫大霧籠罩大地,整個城市如仙境般,我站在窗戶前己經看不清,我對麵離我所在大樓,隻有70米左右的寫字樓了。

我公司是在一棟寫字樓裡。

寫字樓高18層。

而公司在12層。

我心裡極其不安。

10分鐘後。

工作群裡收到一條資訊。

老闆:@所有人!

明天開始大家居家辦公,等雨小了再來公司上班。

後天要不要上班我在群裡通知大家。

下班前我越來越不安,我始終覺得這場雨冇不那麼簡單。

讓我想起那場200萬年的大雨。

我連忙發資訊提醒父母注意防洪。

父母回覆,“一切正常。

我這邊城市無雨。

我今天在看到新聞冰川融化,水平麵上漲。

沿海城市通知居民3內天全部搬離。

海水有要淹冇沿海城市征兆。”

收到資訊有種心慌的感覺。

讓我想起這幾十年天災不斷。

饑荒,**,禽流感,颱風,地震,乾旱,疫情。

讓我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

覺得要長期居家。

6點半下班,時間一到。

我立刻衝出公司,趕車去往超市囤貨。

去趕公交的路上雨勢變小。

但是還是全身濕透。

下雨,濕噠噠我就不想出門。

而且這幾天可能都不用上班,下雨的話更不會出門。

車來了,上公交發現公交比平時少人了。

可能下雨不用上班的人們,都不出門玩了。

車上還是有出來玩人的,他們並不嫌下雨不方便,還說下多幾天唄!

不下雨熱死了!

他們享受雨水的沖洗。

還享受著,這雨天合適的溫度。

可這場真的這麼簡單嗎?25分鐘後到了東站,我在東站公交站下車了。

東站後麵就是一家大型國際廣場,是離我家最近的一個商圈了。

但是走路回家還是要18分鐘左右。

下車後,進入國際廣場開始囤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