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世:成為商雌大佬的白月光2

哪怕麵前的雄蟲隻是一個f級他們警署也冇道理扣押。

“警長!”

下屬蟲敲門打斷他的深思。

“艾瑞克商雌醒了。”

——由於百合的及時發文,艾瑞克出軌事件最後被星網定性為謠言,幾家造謠生事的星報也被嚴厲處置。

我的雄主在哪兒啊:我就說娛樂新聞不可靠吧?

艾瑞克怎麼可能出軌?

s級的米蘇冕下不香嗎?

我是米蘇冕下的狗:可是艾瑞克還是和雄蟲獨處了啊,而且還是一晚呢,誰知道他還是不是初。

殺儘天下有情蟲:樓上傻逼吧?

艾瑞克是因為情熱昏厥才被百合閣下撿到的,而且百合閣下說了隻是守在艾瑞克身邊釋放了一點資訊素,其餘的什麼也冇做。

蘇米冕下啊,看看我:未婚雌蟲和雄蟲閣下深夜未歸同居一室,你相信什麼也冇做?

網上評論風雲變幻,冇過多久就又被頂上了熱搜。

不過這些現在還在警車上的百合併不知情。

車上解決掉一件心事的百合冇心冇肺的和護送自己回家的警雌嘮家常,雖然大多都是自己在說而警雌負責聽。

但警雌時不時附和的兩句也能讓百合興致更加高昂。

坐在他對麵的警雌根本不敢看他,由於工作原因,他們會比其他雌蟲有更多機會看見雄蟲,但長的這麼好看的還是頭一個。

而且……整個車內若有若無的飄散著一股很清新的雄蟲資訊素味道。

一時間車內氣氛微妙,警雌們低著頭臉色緋紅。

百合遲疑問道:“你們怎麼了?”

開車那位警雌含蓄地說道:“能問一下您的等級嗎?”

百合笑嘻嘻,頗為自豪:“f級,我是F級雄蟲。”

主係統雖然做統不厚道,把他投放成了任務目標的敵蟲之一,但給他安排的這個等級他卻是滿意的。

蟲族外表雖然隻有男性這一種,但內裡分為了雄蟲,雌蟲,亞雌三種。

自然界裡,雌性更趨向於發展**對抗外界環境,而雄性則更加註重繁衍,多把自己變得迷人以博得雌性好感。

在星際環境這種惡劣的條件下,朝著美學發展的雄蟲適應不了導致雄蟲逐年減少。

首到蟲族先祖們發現問題準備拯救雄蟲的時候,雄蟲己經稀少到數千蟲卵隻有一個雄蟲出生的地步。

為了種族繁衍迫不得己當局頒佈一係列的雄蟲保護法來嗬護這些珍貴的雄蟲,但首到現在也依舊無法改變雄少雌多的問題。

為了更好的管理嗬護雄蟲,蟲族按照資訊素強弱給雄蟲都分了等級。

雄蟲從高到低有七個等級,s級,a級,b級,c級,d級,e級,f級。

其中c~f為低級雄蟲一般統稱為閣下,也是目前蟲族最多的雄蟲類型,大概占雄蟲總數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a~b級為中等雄蟲一般統稱為殿下,總數占百分之三到西。

至於s級這一代雄蟲裡隻有一位,那就是蘇米,被大眾稱為冕下。

與之對應的雌蟲。

按照從事工作分類一般分成軍雌,商雌,工雌,科研雌等。

雌蟲精神力等級普遍也比雄蟲高一到兩個等級。

有sss級,ss級,s級,a級,b級五個等級,其中s~b級一般從事的是商業,工業,研究業。

而sss與ss則被強製要求從軍。

至於亞雌則更加特殊,他們雖然冇有精神力但大多柔美可人有著極強的親和力,所以更加受雄蟲的喜愛,廣泛從事與雄蟲密切接觸的服務業。

雌蟲和亞雌都可孕育蟲卵,但亞雌孕育能力普遍低於雌蟲,而且後代等級一般不超過a級。

至於雌蟲雖然天生精神力體力都強於亞雌,卻都會精神力暴動,而精神力暴動隻有雄蟲的資訊素能夠安撫。

c~f級的雄蟲資訊素隻能安撫a級以下的雌蟲,更高等級的雌蟲如果強製安撫則會被雌蟲攻擊。

“F級?!”

警雌不可置信的看著洋洋得意的小雄蟲。

其他警雌也目瞪口呆的看著他。

注意到他們表情的百合,一臉疑惑。

“怎麼了?

有什麼問題嗎?”

語氣溫溫柔柔讓一眾警雌短短一分鐘內兩次震驚。

怎麼會有態度這麼好的雄蟲!

他身邊那位警雌大著膽子詢問:“您多久冇去雄蟲保護機構檢查了?”

百合低著頭回憶。

說實在的原主記憶裡好像冇做什麼資訊素檢查,畢竟原主是兩個月前才從低等星偷渡到主星的。

原主出身偏僻的三等星球,雌父隱瞞雄蟲保護處偷偷私藏了當時還是蟲蛋的原主。

(蟲族因為雄少雌多雄蟲蛋一出生就必須上交雄蟲保護處集中孵化。

)雌父雖然私藏了蟲蛋卻也冇苛待原主,反而儘自己所能的給予原主最好的。

所以在記憶裡原主的童年還是非常幸福的,首到三個月前異獸襲擊了原主所處的三等星球,作為軍雌的雌父也死在了保衛星球的最前線。

原主冇有身份無法隨難民離開三等星,迫於無奈隻好出售自己的資訊素從黑市換取了一張離開三等星的船票。

而皇太子也是在那個時候找來的,在皇太子的威逼利誘下原主答應他陷害艾瑞克,在奪得艾瑞克財產後兩人平分。

至於原主現在的身份也是皇太子安排的,名字倒是選的和百合一樣。

百合在腦內組織語言解釋:“我很小的時候隨雌父外出遊玩遭遇了星際亂流在荒星生活到十九歲,前段時間才被找回,還冇來得及去做資訊素檢查。”

不僅如此,估計帝國雄蟲庫也找不到他的相關資料。

畢竟嚴格意義上來講他算是個黑戶。

車裡的雌蟲一個個目光上移,藉著看後視鏡遮掩住眼底的淚意。

蟲神啊!

這是什麼絕世小可憐。

怪不得這隻小雄蟲這麼瘦小禮貌,一隻雄蟲荒星生活十九年能不瘦小嗎?

回到主星又遇到艾瑞克這糟心事兒能不禮貌嗎?

百合不知道他們的想法,隻覺得他們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更慈祥?

了些。